乐舞文学赏析:诗经.君子阳阳

仰岳

【正见网2017年12月27日】

《诗经.国风.王风.君子阳阳》

君子阳阳[1],左执簧[2],
右招我由房[3]。其乐只且[4]!。

君子陶陶[5],左执翿[6],
右招我由敖[7]。其乐只且!

参考注释: 

[1]君子:指舞师,也可解释为某贵族子弟(男女皆是),妻子称呼丈夫也可为君子。阳阳:得意,快乐之貌。
[2]簧:古乐器名,似笙。
[3]“右招我由房” 此句有多种解释。
◎由:从也。房:可解释为房俎,周时祭器。此句可解释为:右手招呼我献上房俎。
◎由房:为一种房中乐。《毛诗故训传》:“由,用也。国君有房中之乐。”郑玄笺:“君子禄仕在乐官,左手持笙,右手招我,欲使我从之于房中,俱在乐官也。”此句也可解释为:右手招呼我一起来演奏房中乐。
[4]只且:感叹的意思。
[5]陶陶:和乐的意思。
[6]翿(音dào涛):乐舞所用道具,用鸡羽毛做成的手杖(另一说为羽扇)。
[7]“右招我由敖” 此句有多种解释。
由敖:舞位名。郑玄笺:“右手招我,欲使我从于燕舞之位。”此句也可解释为:右手招呼我一起跳舞。
陆德明 释文:“敖,游也。”马瑞辰《通释》:“由、游,古同声通用。由敖,犹游遨也。此句也可解释为:右手招呼我一起去游玩。

参考译文一

夫君得意洋洋,他左手握笙簧,右手招我奏房中乐。心里真是快乐啊!

夫君乐陶陶,左手摇着手杖,右手招我一起去游玩。心里真是快乐啊!

参考译文二

舞师快乐自得,他左手握笙簧,右手招呼我献上房俎,一同跳着祭祀神灵的乐舞,这是如此的快乐啊!

舞师真是和乐,他左手摇着手杖,右手招呼我一同跳着祭祀乐舞,这是如此的快乐啊!

题解及赏析:

关于此诗表达的意涵历代有很多种说法,《毛诗序》认为是君子为远离祸源,保全自身性命所以招下属归隐,其中一起祭祀做乐自得其乐的场景。朱熹则认为此诗是写征夫归家与妻子自乐的场景。

由于《诗经》中的诗歌没有署名作者,而创作背景仅能推测其年代在孔子之前,所以历代的学者对于其意涵都有着不同面向的解读。

从字面上来看可以了解文章是以叙事的手法描写了一位舞师跳着祭祀乐舞,那欢乐怡然自得的过程,跃然纸上。 而作为主角的舞师是谁呢?

或许是如《毛诗序》提及的君子,他是一位乐官。当时周朝日益衰亡,人心不古,觉者老子留下五千言骑着青牛西出函谷关,那位乐官或许也想着归隐山林,在庙堂上他仍然跳着祭祀乐舞,但从舞蹈中流露出了归隐之意,他的同伴们从他的舞蹈中看出了他的心之所在,所以就记下了这一段。

或许主角是一位战士,历经奋战归来,妻子摆着宴席迎接他,在酒足饭饱后跳起舞来,自得其乐,想与妻子一同出游暂时远离尘嚣,其乐夫复何求。

不论是哪一种说法,都可看出此诗篇中流露出的欢乐气氛,其情溢于言表。如同孔子在《论语》中提到的:“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那种纯净、纯正,不流于淫乱、逸乐之感。

(大纪元)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