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印迹:惊魂的脚步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12月25日】

我记的小时候,天黑了之后,一个人在家,就非常害怕,总觉的在昏暗的灯光下,在不曾照到的角落里有可怕的东西。更害怕看见窗前突然出现的人影,害怕听到杂乱、急促的脚步声,这些让我莫名其妙的紧张、害怕,有时,会有一种要背过气的感觉。

即使在长大以后,每当听到屋外传来杂乱、急促的脚步声,我还会紧张、害怕。修炼以后,这种情况有了好转。

在修炼中,在渐悟的状态下,我看到了自己在历史上的一些轮回,知道了这些情况的出现是和自己过去的经历有关。

有一世,我是一个云游的和尚,天黑的时候我找了一个大户人家,借住一宿。管家把我安排在一个小屋里。我吃过斋饭,躺下睡觉,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我看见一个人浑身血淋淋的躺在地上,然后他坐起来了,对我说:“你躺到我这边来。”我就躺在他身边,突然,我感觉到有俩个人在偷偷的看我,我一下起来,睁大眼睛想看清楚那俩个人,眼前的一切突然模糊了,我一下从梦中醒来,潜意识中我觉的那俩个人应该是一男一女。

我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半夜时分,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把我惊醒。门被踹开了,几个人闯了進来。一个仆人打着灯笼,我看见管家就象凶神恶煞一样,他说:“老爷死了,一定是你杀死了老爷,快搜搜,找出凶器。”一个仆人拿起了搭在椅子上的僧袍,用手摸了两下,说:“这衣服上面有血。”

管家说:“一定是这个和尚杀了主人,再找找床下,看有没有凶器。”俩个仆人把脑袋都伸到床下,一个仆人找出了一把刀,说:“这刀上有血。”

我说:“冤枉啊!”他们不由分说把我绑在椅子上,管家派人看着我,他出去了。很快屋外传来哭声,一个女人哭着说:“那个贼秃,为什么要杀死我丈夫?”就听管家的声音:“夫人要节哀呀,这个家得您撑着,您先回去休息,这有我看着呢。”外面的哭声渐渐远去。

我一再说:“冤枉啊!冤枉啊!”管家又進来了,他让仆人出去,我说:“冤枉啊,不是我杀死了你家主人,是别人杀死了主人,安到了我身上。”管家大惊失色,他从兜里掏出一块布塞在我的嘴里,然后用袖子擦了一下额头,嘴角带着狞笑,走了出去。我觉的嘴里又凉又麻,很苦涩的感觉。

天亮了以后,管家把我嘴里的东西拿出去,我发现,我的舌头不好使了,说不出话来,口腔里有令我作呕的味道。我知道,我進入了一个设计好的圈套里。

他们把我送進官府,官衙的县令非常昏庸,我有口说不出话,对县令的审判,我就一味的摇头。最后县令判我死刑,我只能引颈受戮。死前,我想:是非皆因多张嘴,恶事渊怨要命来,我只能祈求下一世能在佛教中继续修行。

我看见还有两世,我也是被杀死的。在有一世,我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主人,财产颇丰。一天晚上,盗贼来我家抢劫,在盗贼中我看到了原来的管家。因为他做假账被我发现,我把他辞退了,他怀恨在心,勾结盗贼,杀了我全家。

还有一世,我是一个为朝廷立下赫赫战功的大将,后来被皇上扣上谋反的罪名,不但满门抄斩,还株连了许多人。

这三世中,杂乱的脚步声,伴随着破门而入声,最终使我的生命面临着不同形式的终结。那让我惊魂的脚步和记忆,带着难以磨灭的印痕,烙在了我的记忆中和身体中。

生命在轮回中,会经历很多的事情,这些事情在生命中都有记忆。作为一个修炼人,在修炼中有了宿命通功能,会知道自己的前世以至于更遥远时期的轮回转世,有时会知道的非常详尽。
    
我想,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让我惊魂的脚步肯定不是只有这三次。过去的脚步声能影响到今天的我,让我不由自主的担心和害怕。过去和现在紧密相连,从未分开,突然间我对生命的表现有了一种感慨:看起来我们是活在当下,其实我们是活在过去的业债中、习惯中,以至于活在过去的感觉中。

在正见网上有一篇文章,叫做《放下情 走出轮回的阴影》,在这篇文章中,我看到了过去的经历对同修这一世的影响。这位同修在过去世多次被丈夫抛弃,这一次修炼中,过去封存下来的物质不断释放,使同修时不时的处于痛苦中、恐惧中,对她的修炼起到阻碍的作用。

同样,我深刻体悟到我过去的经历,过去的脚步声在这一次修炼中起到的坏作用。在今年邪党的十九大召开的第二天,我正要准备出去送真相资料,突然听到门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我的心突然一哆嗦,眼前出现了假相:邪党的人踹门而入,说:“你被逮捕了,罪名是……”我的思想中瞬间出现可怕的刺激,觉的自己要被抓走,要被杀掉,要被如何如何。

真我非常镇定,看着假我,看着假相,想起师尊的话:“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的心一下定下来,我说:“谁也动不了我,也不配,我是师尊的真修弟子,就要做救人的事儿。”我开始出去送真相资料。

送完真相资料回家后,我决定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思维。因为在这两年中我眼前不止一次出现这样的迫害假相,有时是在送完真相资料回家以后,伴随着门外突然传来的急促的、杂乱的脚步声,我会心生恐惧。在一瞬间,我感到非常害怕,心脏也在急速的跳动,有一次感觉到身上的肉在发抖,我看见衣服下颤抖的身体。

我当时都是马上立掌清除这种干扰因素,很快就镇定下来。我问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感觉?当时的答案是:生活在大陆这样的环境中,人人耳濡目染于邪党的恐怖训练,被邪党的文化灌進的东西太多了,在思想上还存留有邪党迫害人的影象、信息。现在看来,不仅仅如此吧?

人在轮回中经历过的那些事情在生命中都是有储存的,是有一套严密的机制在封锁着、运行着。这套机制在什么时候给你出现什么样的一个状态,都是非常有序的。这套机制也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下在运行着的。

那些在过去世生命中被迫害时留下的东西和现在的邪党政权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感觉在交织,揉杂在一起,起到加重迫害的作用。大法弟子的修炼是从微观往表面上来,随着层次的提高,也在不断的突破着旧宇宙法对我们的束缚。越到表面,人的东西反应的就越突出,就觉的自己修的越不好。但是这些不好的东西是没有根的,在人的这个层次面上,都是我们要突破的,所以在修炼上是不能懈怠的,还是要勇猛精進的。

师尊在讲法中说:“漫长的岁月,人已经越来越沉稳。这不只是人的思想问题,与人的肉身也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对人的肉身来讲,走到历史的今天这一步,如果把不好的东西都洗净、去掉,精美的人体真的是一件杰作,真是值得珍贵的、宇宙历史造就的杰作。(鼓掌)”[2]

大法弟子的修炼,就是在尘世中用法清洗自己的过程,洗去生生世世转生时的污垢和痕迹,在修炼中正念正行,解体干扰,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使旧势力那一套东西对自己不发挥作用,因为我们是要進入新宇宙的生命,而新宇宙中的一切与旧宇宙是没有关连的。

我们只有使自己变的越来越纯净,才能回归生命的本源。师尊说:“谁能够進入未来,也是要被法清洗干净了、同化了法才能够進入到未来。”[3]

以上为自己在洞知轮回中的一些事情后的感悟,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美国首都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