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报答

紫童


【正见网2017年12月20日】

立冬后的一个上午,我急着去赶公交车。路上见一位清洁工正猫着腰认真的在清扫人行道上花池边的枯叶。我猜不出他的年纪,但见那宽大的工装裹着清瘦的身躯。看到他穿着单薄,我顿觉寒意,不由自主的向他走去。

这是一位已年奔七旬的老者,我们一见如故。我表达了对他的担心,他开心的笑着,安慰我似的一再告诉我他一切都好,并感谢我。当我问他有没有听过法轮大法真相时,他说已有好几个人给他讲过了。得知他还没有护身符,还没等我从挎包里拿出来,他的双手已经伸向我在等待着了。我告诉他要常念九字真言,神佛保佑善良人。他说他知道法轮大法好,相信神佛是存在的。接着,他给我讲了下面这段往事。

那是他十六、七岁时的一段经历。他家养的狗(小虎)被别的狗咬坏了,表现起来是有些疯了,家人担心这狗会伤及他人,要把它杀掉,当时他极力阻止。他觉得这狗已经很可怜了,非但不能杀掉,而且还应养牠到终老。可是等他再从地里回来时,远远的就见到杖墙上挂着狗皮,找小虎已不见了。他嚎啕大哭,伤心地哭了很长时间。之后不久的一个夜晚,他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在梦里他见到了多日来日思梦想的小狗小虎,他非常兴奋激动:这不是小虎吗?他叫着小狗的名字。只见小虎从远处向他跑来,他蹲下身来抱起小虎,小狗亲昵地舔着他的左下颚,舔哪舔哪,他蹲在那里,陶醉地任由牠舔着。说到这里,他还仰起头,指着自己的左下颚,我看到那里有一片疤痕。原来,在他十二岁那年,一次左侧下牙疼痛的厉害,疼来疼去,在下颚上鼓出来一个浓胞,最后出头破口,流浓淌水的,并且多年不封口,衣领处总是湿漉黏糊的。可就在梦见小狗的转天晚上,他回家脱衣服时,习惯的去摸衣领处,发现却是干爽的,他赶紧摸摸下颚:天那!封口了!多年顽疾没花一分钱神奇般的好了。他平静的向我讲述着,可眼神却流露着激动,仿佛在讲述着昨天刚发生的事。他说:其实我还没有救了它,只是想要保护它。这狗不就是报恩来了嘛。现在的人很多都不相信神佛了,不相信善恶有报了,多糊涂啊!

听了老者这番话,我心里有庆幸;有担忧;当然更多的是感动。感动的是在中共邪党几十年的无神论的洗脑下,还有象眼前这位老者一样的普通百姓从心底里坚守着善良本性,且敬畏神明。担忧的是还有多少同胞不能识破这无神论割裂历史且阻断我们民族之魂的害人伎俩,至今还不肯接受大法真相、不敢了解真相。这可是大难来前生命得救的唯一希望啊!更让人遗憾的是仍有一些公、检、法、司等机构的不法之人不能顺天意、顺民心,不能抓住上天留给人的最后机会而还在毫无理性、不计后果的迫害法轮大法修炼人。天理不容啊!多可悲啊!

从那天起,我的脑海中常常浮现出老者的音容笑貌。他分明是一个生活在中国社会底层的普通农民,本是几十年的岁月沧桑,而从他白净、祥和的面容,和蔼的眼神中,你找不到艰辛所留下的痕迹;他分明已是年近古稀,却仍在为衣食而奔走街头,但心中没有不平与哀怨。我认为皆因他珍爱生命、心中有善。善能抚平一切,因那是神的使然。

从那天起,每当再经过那里,我总要努力的去寻找一番。因为那天在临离开时老者对我说过:我常在这里。他那不舍又期盼的眼神,无法从我脑中抹去,那分明是对真、善、忍的向往、渴望!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