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环球游记:神的救赎

开元

【正见网2017年12月15日】

要写神韵巡演的环球游记系列文章,这个题目太大,几乎大的没边没沿的,一时间不知在哪里下笔才好,以至于思考了两年之久才有勇气动笔来写。

自从人有了这个肉身就有了名利情的束缚,再配套常人的思维,把欲望当成了自己,局限在这个迷的空间,纸醉金迷无休止的沉沦,偏离道德人性就很难超越了,所以末法末世就需要神的救赎。然而生命的来龙去脉,天地人宇宙的真相,又岂是人的语言,文字能确切表达清楚的!

幸好创世主的智慧早已安排好了一切,届时神韵会以舞蹈,声乐,舞剧等形式,以超凡脱俗的德音雅乐,优美的肢体语言,变化莫测的动态天幕,将包罗万象,光艳无际的宇宙真相,神的伟大慈悲,迫害中大法弟子坚忍的意志,身处生死边缘神性光辉的蜕变,在舞台上真实的展现给世人,救赎迷失的心灵。所到之处每一场的演出都是几千人的救赎,真善忍触及灵魂的震撼,善与恶的分明对比,面对人性道德的取舍,众生的良知正念在觉醒,世界因此而重现希望。

但作为助师正法的弟子这些成就远远不够,放眼世间救赎与灾难同在,已不可能没有遗憾,只能是尽量把遗憾降为最少。既然被赋予了神圣使命,那世间所发生的一切都有一份要承担的责任。记得迫害初期的一个清晨,被噩梦惊醒,梦中站到了一片废墟瓦利之中,到处硝烟弥漫,第一感觉就是来到了异常惨烈的战场,心情很沉重知道死了很多人,只是来晚了,已无力挽回,一眼望不到边的废墟该是多沉痛的灾难!又感到牙很难受,就用手去摸,抓到一根针往外拽,接着一根一根的往外拽,越拽越粗,越拽越多,后来变成了钢筋断壁,从牙里抽出来很多,接着就大口大口的吐,吐出来的都是瓦砾砖石,尘土飞扬,吐的很痛苦,就醒了。

当时身困劳教所承受最邪恶的迫害。醒了思索一会,知道那发生灾难的地方对应着我的身体,不知道应在哪里,会有多少众生应劫失去生命,恐怖痛苦的气氛压抑着我。去车间干活心里也一直很沉痛,知道会有不幸发生。中午吃完饭刚到车间干了一会活,就突然叫紧急集合跑步回宿舍,急急火火被集中到会议室看新闻,刚打开电视喘息未定,就看到画面上出现911的恐怖袭击,真是晴天霹雳,被震惊的心里空荡荡的。

发生在地球另一端美国的灾难,提前几个小时梦到,而我身处牢笼,自身难保,就是提前知道,对应着身体的一部分生命的毁灭,此时又能做些什么?一时情绪波动,被困在牢笼不作为都有犯罪感,恨不能插翅而飞,破墙而出,一秒钟都呆不住了,更是心乱如麻,感觉承受能力到了极限,有要发疯的冲动。但我很清楚在邪恶黑窝里,每一分每一秒都要面对邪恶生死的考验,一旦有缺口任何漏被捉到,都会遭到致命的攻击。

不给邪恶迫害的借口,只有保持平静,心如止水,任何情况下情绪都不能有丝毫的波动,才能做到慈悲众生,百毒不侵。心情很快平静下来,因为只有平静如水,一念不生时才会正念十足,始终保持最强大的状态,就会拥有最大的能力——慈悲。担负起神的使命,就能感知到另一个我的存在,继续做着我被抓前做的事情,行走在世间四处洪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有时也会被抓,被迫害,但很快就能闯出去,那个我比在牢笼里的我做的好。因此很多时候平静的都忘了身处牢笼,意识跟另一个我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原地不动就能做世间事,做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如此方可心安!

出来后想了好多年都没想明白,为什么在劳教所时会清楚的感觉到世上有两个我在修炼,自由的环境里却感觉不到了,难道是分身转生?正法时期不太可能,又不是元神离体,主元神根本就出不去,副元神能独立做正法的事?也不像另外空间,就是这个现实的人间有两个我存在,一南一北坐镇一方,一个被困住,另一个就照样助师正法,还能齐心合力的做。或许修到最后身体每个细胞都会有独立正法的能力。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是师尊让我体验到神的无所不能。所以终于下定决心写神韵的环球游记。现今神韵有五个团全世界巡演,是不可能同时跟着都去亲历过程,但我大可不必苦恼分身乏术,因为我的神笔与智慧却可以无处不在,写到哪里就能启动哪里对应在脑中的机制,会有更深的脉络层面打通运行,汇聚巨大的能量助师正法,也是开智开慧的过程。

其实很多时候缺乏自信,归根结底就是信师信法的问题。师尊什么能力都给了,就是不会在实践中运用,学了法不运用在实践中,又如何得法?往往困难越多越能锻造神的意志,阻力越大越能激发无量智慧,正法修炼,全宇宙的生命都在陪练,机会难得定要全力以赴。

推神韵是修炼过程的最后一个环节,也是最后兑现神的救赎的机会,2018神韵来了,你准备好迎接了吗?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