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弃婴到神童

小净莲的故事
大陆大法小弟子净莲和外婆口述,外婆和同修整理

【正见网2017年12月07日】

我是大法小弟子净莲,今年八岁了。我有两个家:一个小家、一个大家。小家里我有四位家人:外婆、爸爸、妈妈、妹妹;大家是由全世界法轮大法弟子组成的,家人无处不在,遍布全球,所有大法弟子都是我的亲人!现在我想和有缘看到这篇文章的你们分享一下我的故事。

我在妈妈肚子里还不到29周时,她要放弃我了,就到私人诊所,用了一种名叫“利凡诺尔”的引产药,于是就像瓜藤上的生瓜, 我被硬生生地掰下来了!据说离开妈妈,以这种方式出生的我,注定是死路一条。听外婆说,我蹬了几下小腿,却哭不出声来,随后胎盘、血水、纱布等垃圾与我本人一同被塞入黑色垃圾袋,躺在手术室冰冷的水泥地上,医生们离去吃饭、休息了。三个多小时后我能哭了,给我接生的医生被我越来越大的哭声吵醒,她不算是那种心狠的医生,不想直接弄死我,就到输液室给主任打电话,让派人来“处理我”。输液室的值班护士(我现在的外婆)随医生来到手术室,她想看一下我,在打开黑色垃圾袋的瞬间,四目相对的刹那,阴差阳错,彼此的命运就此改变!

征得诊所主任同意后,外婆找了块消毒用的包布(被她保留至今),裹住体重一公斤左右的我,放到纸箱里,请了半小时假,把我送到出租屋。外婆问自己十九岁的未婚女儿(如今成了我的妈妈):“我做了件事,不知对不对?”妈妈说:“救一条命总是没错的。” 给我喂了几口水后,外婆把我交给妈妈就去上班了。还是个大孩子的妈妈从未见过初生婴儿,更没见过像个小猫样皱巴巴的小孩儿,但是尽管害怕,妈妈还是坚持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外婆下班。外婆看我各方面还好,就跑去买奶粉等我需要的东西了。

外婆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失去了家庭、工作、住房、金钱,妈妈还失去了学业,她俩被迫来南方打工。她们自己刚刚稳定下来,经济困难,根本不具备养孩子的条件,做梦都想不到要养一个孩子。但她俩是修善的呀,最后决定,反正已经抱来了,养一天算一天吧,一遇到信得过的人就送出去。

我没有被放在保温箱里保命。外婆说除了打过一次破伤风针外,没给我用过任何药物,可是我奇迹般地活下来了!不知不觉中我满月了,外婆给我量体重,刚好两公斤,外婆抱我去诊所,还买了水果,小小地庆祝了一番;转眼间我三个月了,白嫩漂亮,人见人爱。第一个想要我的是一位炼法轮功的奶奶的亲戚,是做生意的,她生了两个儿子,想要个女孩,她很喜欢我,还答应给几万元的辛苦费,但外婆和妈妈最终没舍得把我送她。她不甘心,还磨了几个月呢;第二个想要我的是门诊部主任;第三个;第四个……总之陆陆续续想要我的人超过十个了。

外婆和妈妈错开上班时间照顾我,想实在养不起再把我送人,但白白送人也不甘心,养条狗时间久了还舍不得呢,何况她们说我小时候超级聪明可爱。知情人说啥的都有,但大部分不支持养我,说养大要花多少多少万,有多辛苦多辛苦;不知道实情的人,说的就更多了。但无论面对多大的压力和困境,外婆和妈妈始终把我当成她们的孩子。

我一岁时,妈妈和爸爸结婚去了外地,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外婆每天上班七小时,把我放在婴儿床里,把奶瓶、水瓶挂在婴儿床上,再把大法光盘放出来给我看和听,她就去上班了。外婆讲很奇怪,在这一年里外婆出门前,我没有一次哭着喊着要跟外婆去,每次都挥小手儿笑着跟外婆再见。在每天我必须独自面对的七小时里,我是怎么过的?我当然没有一点记忆,但外婆说我每天都吃了、喝了、睡了,却没有一次拉便便,更没有哭过——因为周围没有人听过我的哭声。因为如果我哭闹,被邻居听到告诉外婆,那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外婆辞工照顾我,那我俩就都没饭吃;一种是我俩各奔东西、各寻生路。这两种结果我都不要,所以我能做到不哭不闹。我怎能这么“超常”啊?外婆说其实她求了师父帮忙,其实是师父在照顾我呢!谁都知道照顾一两岁的婴儿有多操心,如果没有师父管我,我怎么可能不哭不闹呢?

两岁时,妈妈要生妹妹,外婆才辞工,我才能得到外婆更多的照顾。那时爸爸还在黑窝,妈妈又做刨腹产手术,外婆要照顾我们大、中、小三个孩子,那段时间是我们家几方面最艰难的日子。

这几年家人为了我的户口问题到处奔波,该找的办事机构都找了,但至今没解决。有次县公安局户籍警竟说外婆非法收养我,要把我送到福利机构统一抚养,真是吓到我了。在中国大陆没户口寸步难行,别说上学,乘车都不行,现在的政策是消灭黑户,不知我这个“黑户”哪天能消掉?我想这一天不会太久了。

没户口我上不了学,只能自学。知道我是如何识字的吗?我的启蒙教育来自法轮大法,其实从一岁多我独自在家听和看大法影音就开始了,这让我开智开慧,因此三岁开始外婆教我念宝书《转法轮》,很快我就能认字了。我认字特别快,四岁时就能读《转法轮》了,而且是正版字体的。严格地说,我来到外婆家的第一天,外婆她们学法,我就跟着听师父讲法、听大法音乐,听外婆和妈妈读法。

学法:三岁开始我就会读、会背正体字的《洪吟》,到2017年秋天我能背诵《洪吟》、《洪吟二》、《洪吟三》(歌词部分除外),《洪吟四》能背诵四十来页。师父的《各地讲法》我读了很多,但不是全部,因为还不能全部读懂呢。我能保证的是每天学半讲《转法轮》,一次我两天学了五讲《转法轮》。我都是双盘,捧着《转法轮》念,老同修们夸我读法“字正腔圆”,夸我不会读错字,现在我开始背《转法轮》,还差几段就背完第一讲了。

炼功:我没能做到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这点我今后要努力哦!我打坐比较多,一般打坐一小时,能入静一小会儿。集体学法我基本双盘,没事儿看书我也喜欢盘腿,早已突破腿痛的关,盘两、三个小时不痛。我六岁的小妹妹也突破了盘腿关呢,有时能坐一小时。爸爸从黑窝回来后一度消沉,不愿意炼功,一次看我打坐,他也默默地坐过来搬上腿双盘。

发正念:我每天发两次正念。一次我发正念时看到大魔头,长着狮子头,穿西装,我打莲花手印,看到一朵大莲花里面飞出去枪和剑,大魔头一下就化成水了。

救人:这方面我做的不够,有点怕。我一次跟外婆去楼里发过资料,也出去发过资料。

八年来我沐浴在师父慈悲的佛光中,从未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预防针,消病业也能正念对待。家人很疼爱我,在我和妹妹之间,给我付出的要比妹妹多,给我的爱也比妹妹多,无论大事小事,好事第一个考虑我,因为我的家人都是修炼大法的!

外婆说,现在八岁的我,达到小学三年级认字水平没问题了。我现在是上午学法炼功,下午学习常人文化。长这么大,我特别庆幸能在大法的能量场中少受污染,少接触变异文化,没被“洗脑”。我从不看电视、不玩游戏、不玩手机,相反大法网站的视频、电子书、小册子、能看到的我都看了、听了,包括能从新唐人网上下载的《天庭小子小乾坤》和章天亮博士的《笑谈风云》。我最喜欢看书了,尤其是历史故事。师父法中讲到的历史故事大部分我都看了。四大名著里除了《红楼梦》,其他三本书我都看了,《水浒传》五天看完,《三国演义》七天看完。妈妈说很多我看过的书她都没看过,尽管妈妈小时候就是远近闻名的小神童呢。我认为自己的字写得丑,但一位同修阿姨请我们吃饭,看我自己写菜谱,夸我写得还不错。因为看正体字多了,我会写的正体字也多些。一次一位读高中的哥哥不相信我会的正体字比他多,非要比试比试,结果也服气了。

说这些不是显摆我能耐,其实我是在大法中开智开慧了,要不是幸遇大法救度,别说开智,我的小命儿早归西了!外婆说我不只是家里的孩子,更是师父的小弟子,幸存下来,就是为了修大法,一定要师父把我给带回去!

我的梦想:我想学英语,梦想读英文版的大法书;我梦想上明慧学校、上飞天大学;我特别羡慕神韵的姐姐们,每年我最盼望的就是看神韵全球华人新年晚会。

这几年我随外婆从南方到北方,再从北方到南方,得到很多同修的无私帮助,借明慧一角感谢所有给我帮助和温暖的大法弟子!

作为一个可怜的弃婴,我不但奇迹般地幸存下来,还有了完整的家,有了疼爱我的家人。尽管我们家生活拮据,我和妹妹经常穿同修阿姨、奶奶拿来的家里的旧衣服,但我们是健康的、内心快乐充实的;尽管我没能上学,但我却在大法中开智开慧,我认字、读书的奇特经历,我过早的知书达理和懂事、不任性(来自别人的评价),我的一切都拜法轮大法所赐,我的经历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可贵的中国同胞,小净莲真心希望您能理性地了解一下法轮大法,如果您想更聪明、更健康,也请您去看看《转法轮》这本奇书。也请您记住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真心希望您也能得到大法的恩泽和救度!

我的家人:
我外婆98年得法,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后,她坚定地信师信法,两次去北京上访,三次被抄家,七次被非法关押,短则几天,长则近一年,她丈夫是军人,怕受牵连无奈地离婚,好端端的家被拆散。

妈妈得法前是远近闻名的小神童,五岁半上小学,六岁半跳级到三年级,八岁半报考初中被录取,老师同学都很喜欢她。那时外婆的目标是让妈妈报考少年科技大。妈妈上初中两个月后得法。妈妈看《美国法会讲法》中师父的法像对她笑,觉得好神奇,再翻到下一页的法轮图,看到四个太极在转动,妈妈看了那么多书,从没见过这等神奇事,就一口气儿看完了仅有的几本大法书。《转法轮》中讲的功能妈妈亲身体验了:天目开了,宿命通功能也有了……从此大法书伴随她成长。迫害开始后,妈妈也去北京上访,从此失去正常生活、学业、家庭、父亲、小小年纪就和外婆一起被恶人劫持到洗脑班,被一群人围攻洗脑。妈妈的父亲去接她,恶人逼迫妈妈写不炼功的保证,妈妈说,那我就不出去了。气得恶人撵她出去。无论多难,妈妈都坚强乐观地挺过来了,当地派出所警察都佩服妈妈。

爸爸也是上初中得大法的。爸爸曾经是留守儿童,大法就是他的信念支撑,也让他开智开慧。高考中爸爸凭六百多分的成绩考上了重点院校,在大学时半夜起床炼功,学法也一直在坚持。因为坚持信仰,爸爸也被迫害过。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