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讲真相的五个建议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11月26日】

中国有句古话叫:对症下药。意思是只有针对相关的疾病开相关的药才能把病治好。那么这里就包含两点,一个是准确了解病人的病情,另一个是找到相关针对治疗的药。

救度众生也是如此,如果我们不了解被救者的障碍在哪,是根本救不了人的,我在劝退本地区的老百姓时,发现了这个问题,就是真相资料与与老百姓脱钩,同修散发的都是最新的资料,说以前的过期了,我调查了八十多人后发现,本地区老百姓真正的障碍是:九评说的是过去的事,共产党现在改好了。在这种情况下,你给他吃多少别的相关的药也不可能治好他的病,象这样的药吃多了,老百姓就厌烦了,这就是药的副作用。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救人,得有针对性地讲清老百姓的阻碍问题,无论是么时间的资料,只要好,有针对性,就要做,就要用。

我还认为,最好本地同修调查调查,详细了解本地区老百姓的心结在哪,不信神的我们补充神存在的证据,迷信共产党的我们罗列党的邪恶,执着于舒服生活的我们讲清大法不重形只重心的宽容。救人就像炼金丹,缺什么,得补什么。杂质什么,得化去什么。

各地区有每个地区的实际情况,不能一概而论,循规蹈矩,如果没有,还得反映到编辑组,我们自己做最准确的资料,现在有个实际问题就是医生与病人脱钩,我想最好我们能够形成这样的机制,劝退的同修第一线接触老百姓的给我们散发资料的的提供详情,接触的世人中,障碍的问题是什么,一百个人中,这个问题的占多少比例,那个问题的占多少,这样,就把大家联合到一起来了,使眼,耳,头,口与手,足联合起来。正法到今天,大家应该看清了,救人的事,不是一个人的事,要想做到实处,不但要做大,更要做细,如果我们细到每家每户,一思一念,我想,我们一个人都落不下。

救人,就得考虑人的文化背景,风俗习惯,人文特点,在西方,你谈民主,人权,一百个人种一百个赞同,因为那就是他们的立国之本,文化之源。可是在中国,你讲这些,是很难达到他们心里的共鸣的,这不单是共产邪党几十年来有意造就的奴化教育,还有就是邪党扭曲中国古老的文化内涵。中国古代,儒家思想左右了几千年,忠君爱国,君教臣死,臣不得不死。文死谏,武死战的观念深入人心。这就是有的人已经退了,心里还有留恋的原因,一旦共产邪党假装改好,心就又随着去了。我看到中国哪个地方一大批人困在这个地方,心死在那里,觉醒不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仅从“我”的角度,想当然的编辑真相资料,是不行的,我看到网上的很多资料都偏离了这一点,不是同修编的不好,而是大家没观察到这一点,师父在救度宇宙众生时有一点,就是不改变你世界中原有的,只是补充最好的。我想师父讲的这个法我们应该好好悟一悟,为什么我们推進的这么慢,这是有原因的。历史上曾留下这样一个故事,周朝成立后,武王派姜子牙和他的弟弟分别到两个属地去推广教育,姜子牙三个月就完成了,而武王之弟却用了三年,武王问起缘故,姜子牙说,我去了之后,没改变他的风俗习惯,我把我的教育溶在了他们的风俗之中开展,他们积极接受,所以迅速就改变了。武王的弟弟说,我去了之后禁止了以前属地的一切风俗习惯,重新规划一套教化,所以用了三年。

共产邪党的党文化我们是要抛弃的,但是仁义礼智信的做人理念是我们要复苏的,我想,如果我们在真相资料中潜移默化的加入这一点,可能效果要好得多。

拿同修的钱证实法,过后得还上,已经得到大家的公认了。可是我随之又发现了一个问题,想寄信的同修怕还不上钱不敢寄信,有钱的同修没有时间又不能寄信。所以我想,是救人重要,还是侧重于这些问题重要,今天大法弟子在人中修炼,有家的,没家的,有钱的,没钱的,有时间的,没时间的,等等等等。我认为,真正的准确做法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很多问题上我们得转变观念,为什么不把寄信看作一个项目,你出钱,我出力。实在不放心,给钱的监督,花钱的公开,这样就行了。

这种情况引申一下,就是有的同修有大志向救度更大范围众生,却没钱没有相应的工具,我建议同修在详细考察后确实没有问题的,我们不妨为同修创造这样的条件,买摩托或其他的办法,真发现有问题,再收回来也行。救人要着眼于大处,细节可以圆容,不能走极端。

建议同修快起来,别你等我,我靠你,拖拖拉拉,救人是救命,救火的大事,我们拖一天,就可能损失很多生命,我们快一天,就可能挽回很多损失。正法十八年了,从不会做到怎么做,我想大家应该明白了,想要把一个地区做好,得先打好基础,形成完善的机制,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就要求我们平时就要有目地的培养各方面的人才,成立各个项目组,协调,编辑,资料,书写,修理等等,要有眼,有耳,有口,有心,有手,有脚。到用的时候,各个项目各司其责,各就各位,聚之成形,化之为粒。

出现迫害,调查组立刻调查情况,发到网上,编辑组立刻编辑反迫害传单,小册,发到网上,打印组打印,协调组分发给大家,组织去做,如果我们能形成这样的机制,救人的实效就要大的多。

师父说:“单位不太景气,人浮于事这个状况不行,单位要改革,要承包,多余人员得下来。”(《转法轮》)

我们地区同修怕心重,讲真相不积极,不主动,邪恶迫害严重,我认为,师父讲给我们的这个法就点到了一点,就是改革。不能任由这种情况发展下去,

如果是学法小组的问题,就合理的搭配以下人员,年轻的带一带年老的,做得好的带一带做得不好的。

如果是协调人问题,就换一换协调人,找对师父要求做的明白的,积极主动的。

如果是资料点问题,那就该撤的撤,该合并的合并,资料点遍地开花是对,但开花得结果,同修成立一个资料点投入大量资金不说,我们不能为你凑数混事负责。

市里同修过剩,那就想办法走出去,到偏僻农村去,既把当地带起来,又把无人的地区做了。

每一个地区都关系到将来千秋万代,大法弟子今天解决不了某个问题,未来这个地区永远也解决不了,我们就在打开天辟地的根基,有的时候很多同修认识不到这个责任,感觉不到那么重大,可是那是无比真实的,一个地区永恒是我们今天修出来的,绝不是一个口号。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认识,供大家参考,引用师父讲法部分还有更深内涵,希望同修不要局限在我的层次之中,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