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坚定正念 走师父安排的路

北京大法弟子 祥瑞

【正见网2017年12月05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农村大法弟子,风风雨雨走过二十年正法历程,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凭着信师信法坚定的走了过来,下面分享几个修炼中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亲身经历的小故事。

一、否定对同修的迫害

江魔头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我们地区有一对夫妻同修不敢炼了。到二零零六年的时候,这位丈夫脑出血,头天晚上他妻子给我打电话说,他丈夫的脑袋像糟木渣子,医生通知说,病人已经不行了,没有希望了。我就在电话里跟她说:“你别听医生的,他说了不算,你跟你丈夫说悄悄话,跟他沟通,我明天就过去。”

第二天,我通知学法小组的几个同修一起去了医院,同去的还有一对七十多岁的老夫妻同修,大家分两组,一组四个人在病人床边发正念,另一组三人在医院外面发正念。就这样,我们分组安排轮班去医院发正念,一个多月的时间,他脱离危险出院了,但是还是有同修失去了信心,剩下来我们三位同修坚持到她家,继续帮助发正念。

他们的儿子不炼功,也不让他们炼功,说是没有用。我说:“你爸爸现在虽说这份上了,他心里放不下,你还是让他炼功吧。”他儿子同意他们炼功了,但是怕影响自己小女儿的前途,就说:“这事只能你知道,我二舅知道。”我说你知道你妈付出多少吗?他态度有所转变。

在同修们的配合鼓励下,他们夫妻又捧起了大法书。我和同修每天到她家发正念,他们心中信师信法,找自己的执着。现在这位丈夫已经能在搀扶下走路了。谢谢伟大的师父!这次我们能在师父的加持下,自始至终信师信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使我们当地形成整体,给世人展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二、否定对我的身体迫害

在整体配合过程中,也有旧势力对我个人身体上的迫害,但我每每都能想起师父就在我身边。比如有一次,我牙疼,疼得不行了,我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同时向内找,我想我得修口,再有我悟到要敬师敬法。我给师父敬贡果之前自己先吃几个了,这是不敬师父,我深感对不起师父。我自己归正自己,那也不能让旧势力迫害我,请师父加持我。后来我牙齿就不疼了。

还有一次连拉带吐,非常痛苦,简直要命来了。我守住一念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我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喊师父救我,我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打到脑子里点我是情,知道是情,但找不到哪儿做得不好,这时正好同修来了,说是姐妹情。给我指出我那件事是情,我认识到同修说的对,没多会就好了。谢谢师父点悟!谢谢同修帮助!

三、正念对待敲门警察

2017年8月2日,本地派出所的两名警察和村里的一个工作人员到我家敲门,我开门后在门口堂堂正正的跟他们讲:“你们把那个(胸前的执法摄像仪)关了”。他们刚要开口,我就说,“听我说完你再说,为什么我对你们不相信,前些年我还在干活的时候,两个610工作人员来了,伪善的骗我跟他们走,结果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非法判了我两年的劳教。”他们马上说法轮功是X教。我说公安部公布的十四种邪教里面没有法轮功。他们的脸色逐渐缓和下来,客气地说:“要炼您就在家炼吧。”

我说:“江泽民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跟他一起迫害大法的人都被习近平以贪腐的形式绳之以法。江泽民在任时没干一件好事,弄出来一个贪腐、淫乱社会。他利用手中的权利把你们推到老百姓的对立面,司法新政推出《办案终身负责制》,你们想想,将来法轮功平反的那天,你们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这时我儿子从屋里出来了,他们就走了。

现在我们当地的同修都正念正行,形成整体,一起学法,做好三件事。有一次我去县城,路上碰到五个年轻女孩子,我为了给她们讲真相,让她们都坐在我的三轮车上,我拉她们一路,给她们做了三退。我60岁的人,身体这么好,能这么做,这些都是师父的加持。我要多学法,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以上是我在修炼过程中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