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圣为疾才是疾 古今皆是痴迷人

赵晓亚

【正见网2017年11月12日】

在《史记•陈涉世家》有一句名言叫“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很多时候我们是理解不了别人的,是因为不在对方的境界。而很多人之所以做不了圣人,是因为圣人的标准,在一般人看来是“病”,有人甚至达到了圣人的标准,却自己都认为自己有 “病”。

在《列子》-仲尼篇中记载了这样一段对话:龙叔对文挚说:“您的医术十分精湛了。我有病,您能治好吗?”文挚说:“一切听从您的命令。但应先说出您的病症。”龙叔说:“全乡人赞誉我,我不以为光荣,全国人毁谤我,我不以为耻辱;得到了并不喜欢,丧失了并不忧愁;看活着像是死亡,看富贵像是贫穷;看人像是猪,看自己像是别人。住在自己家中,像是住在旅馆;看自己的家乡,像是西戎南蛮之国。所有这些病,爵位赏赐不能劝慰,严刑惩罚不能威胁,盛衰利害不能改变,悲哀快乐不能动摇,我这样做自然不能辅佐国君,交结亲友,管教妻子儿女,使唤奴仆臣隶,这是什么病呢?什么药方能治好它呢?”文挚于是叫龙叔背着光线站着,文挚从暗处向明处看他。过了一会儿说:“唉!我看到你的心了,你的心里已经空虚了,几乎是圣人了!你的心已有六孔流通了,只有一孔还没有通达。现在人把圣人智慧当作是病,可能就是这样的吧!这不是我浅陋的医术所能治好的。”

在修炼人看来这可是梦寐以求的境界,几乎是要得道的地步了,但在普通人的眼里却当作是“病”,这就是境界的问题吧。今天的人大概也是这么认为的吧。反过来讲,认为圣人有疾病的人,自己才是有疾的。对利益情欲的痴迷,才是一种疾病吧。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