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故事:夙世灾星起,命中贵人来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11月05日】

在修炼中,我逐渐的知道了前世的一些轮回往事,在这里,给大家说一件过去发生的奇异事情,我给这个故事起名叫“夙世灾星起,命中贵人来”。

故事发生在唐朝中期,我是扬州一个富商家的小姐,家中有疼爱我的父母和哥哥,还有许多的仆人。故事发生的那一年,我十四岁。

父亲在外经商,有一天,走在街上,一位算命先生拦住父亲,说父亲脸上有煞气,非要给父亲算卦。父亲就让先生算上一卦。先生排卦,算出煞气对应家里亲人。父亲问对应哪位亲人,先生说是对应女儿,在半年内会有灾星降临,性命堪忧。父亲很惶恐,问先生是否有办法,先生直摇头。父亲一再请求,先生就带着父亲去找他的授业恩师。老先生说:“小姐遇到的是连环灾星,灾星启动,小姐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但是小姐命中有个姓童的贵人,一个月内找到他,他肯帮忙,灾就能解,此后一生平安。如果一个月内找不到贵人,性命难保。”老先生写了三句话:“缘随心起  童在四方  事不过三”。父亲付了重金给老先生,然后怀揣纸条,把买卖交给下人打理,开始四处寻找贵人。

父亲夜夜虔诚跪拜皇天后土,祈求白日里能找到贵人。20多天过去了,还没找到贵人,父亲忧心忡忡。期间也遇到过姓童的人,父亲总感觉不是想象中的贵人。当到了第28天时,父亲非常疲惫,觉的希望渺茫,他蔫头耷脑、饥肠辘辘的路过一家酒楼时,决定進去吃饭。在酒楼入座后,父亲看到邻桌有两个佩剑的年轻男子在饮酒,不一会,父亲听到一个男子说:“童二哥,此去一别,不知何日相见。”父亲一听,打起了精神,注意观察邻桌那俩个人。只听那个被称为童二哥的人说:“我奉师命,要去华山一趟。半年之内,闲云野鹤,行踪未定。”

父亲想:这个气宇轩昂的童二哥会不会是女儿命中的贵人呢?感觉象。父亲就先去替他们结了帐,然后在一旁等侯着。那俩个人吃完饭,要结账时,发现有人结过帐,觉的奇怪。父亲就上前搭话,知道了俩个人一个叫童乙,另一个叫苏方。父亲对苏方遂以本家相称,说自己叫苏腾,一向仰慕江湖人士,愿意结交豪杰。那俩人见父亲一脸诚意,又受惠在前,就邀请父亲去茶楼。出了酒楼,父亲抬头一看,才注意到,酒楼叫“四方酒楼”,父亲暗暗称奇,心里稳了下来。

饮茶时互道年庚,父亲35岁,童乙25岁,苏方23岁,父亲遂以长兄自居。交谈中父亲知道俩人从小炼武,武艺高强,心中很是敬佩。苏方有事,先离开。父亲力邀童乙上家做客,童乙问父亲是否有事相求,父亲离座叩拜,童乙赶紧搀扶。父亲对童乙说了算命先生的话,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童乙想了想,说:“如果我是小姐的命中贵人,能解除灾难,我定不辞让。这样吧,我先去府上,后去华山。”父亲听了,大喜过望。

父亲回到家时已是晚上,父亲让母亲备好酒饭,又让我和哥哥穿戴整齐来见客。我和哥哥由母亲领着,来见客人。父亲让我们管客人叫童叔叔。对童叔叔说:“小儿英杰,17岁了,小女仁凤,14岁。”童叔叔一身白袍,英姿飒爽,笑容温和谦逊,在我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吃饭时,童叔叔举杯对父亲说:“嫂夫人端庄贤惠,公子谈吐得体,小姐典雅秀丽,大哥享有人生至福,遇难事自会化解。”父亲说:“天意所在,不敢谬承,有贵人在,方能放心。”母亲听了,微微一怔,看了父亲一眼,笑着对童叔叔说:“二弟文质彬彬,我以为是书生,不料却是侠客。”童叔叔笑着说和我家人甚是投缘,有回家的感觉。

哥哥很快就崇拜上了童叔叔,哥哥对我说:“童叔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文武双全,很了不起。”

童叔叔到我家两天后,我去寺院敬香,父亲请童叔叔跟随。一路上,我偶尔掀开轿帘往外看一眼,过了一会,童叔叔突然骑马上前,说:“小姐,不要看了。”我看见他面容沉毅,眼神严厉,我马上放下轿帘,心里却很好奇,心想:童叔叔温和的笑容哪里去了?为什么要这样啊?

在敬香回家后,晚上时母亲让我住在了她的屋子里,父亲守在屋外。我习惯住自己的绣楼,但是不能违背母亲的意思。当天夜里,童叔叔让仆人来找父亲,父亲出去了,母亲让丫环跟着去看。不一会,丫环回来说:在我家的后花园出现了一个受伤的黑衣人,他倒在花丛中,行动不得。童老爷搜了那个人的衣服,搜出了迷魂香和一些暗器,童老爷和老爷耳语了几句,老爷命令仆人抬来轿子,把黑衣人放上去,送往官府,童老爷和管家亲自跟随。我笑着对丫环说:“这贼的待遇真好。”母亲听了这些,表情严肃,默然无语。

从那以后,白天我在绣楼里,晚上就住在母亲的屋子里,父亲守在母亲的屋外,我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半个月后,我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窗前走过,父亲出去了。我觉的害怕,母亲搂着我,我感觉到母亲也很紧张。后来丫环惊慌失色的跑進来,说:“小姐住的绣楼進贼了,被童老爷抓住了,真奇怪,这个贼和上次的那个贼长的很像,穿的一样,也被送進官府了。”

过了一会,父亲和哥哥進来了,哥哥说:“这贼,怎么就断不了呢?多亏了童叔叔。”母亲双手合十,发自内心的说:“二弟真是恩人哪。”父亲命令仆人加强夜间的戒备。第二天,我发现,童叔叔在我的视线中消失了。

几天后,童叔叔回来了,我远远的看见童叔叔大步流星的走着,走近了,我发现童叔叔表情严峻,眼神中闪现一种慑人的光芒,这是我不曾见到的。我躬身施礼,问候童叔叔。瞬间,童叔叔眼神中那震慑人的光芒不见了,温和的笑容又出现在脸上。那一天,童叔叔和父亲在书房里谈了好久。

在一个月后,有几天,我心神不宁的。丫环告诉我,家里多了几个新面孔,还说,府里气氛很紧张,好象要有大事发生。一天晚上,我心里突然非常害怕,心惊肉跳的感觉。我发现父亲也很紧张,他带我去密室,让我和金银古玩在一起,告诉我千万不要出去。父亲扭动机关出去了,我觉的时间过的可真慢,心里就一直在发慌。过了很长很长时间,父亲终于回来了,表情也变的轻松了,摸着我的头,说:“我女儿的灾星终于除了。”

后来丫环听到了一些事情,回来告诉我:“小姐,你躲过了劫难。”

这时,我才知道父亲算命的事情。才知道我去寺院敬香时,被一个淫贼盯上,童叔叔觉察到了。童叔叔回来后,在后花园淫贼可能落脚的地方,做了机关,淫贼进院后,受到重伤。在官府,淫贼说出了名字,童叔叔大惊,他知道此人来自一个名声很坏的武术之家,做坏事的不可能只有一个人,可能还会有其他人在作奸犯科,童叔叔没敢放松戒备。

第二次抓到贼人后,童叔叔验证了自己的想法。他听说了一个大户人家同时发生过的两件离奇奸杀案,官府一直未破,童叔叔决定出去寻访江湖好友,帮助寻找线索,最后根据提供的各种信息,童叔叔断定是那个家族中某一支脉中的哥仨,经常奸杀美妇和少女,劫掠财富,在不同的地点同时作案。童叔叔的同道好友开始分头帮忙,他们有监视恶人的,有传递信息的,有在我家布下埋伏的,终于等到并抓住了第三个淫贼。官府把淫贼们做的二十多起恶性事件一一核实,最终杀了这三个恶棍。

童叔叔成为我家的恩人,从家人到仆人,都非常尊敬他,他的朋友也受到非同寻常的礼待。那几天,我家就象过年了一样,很热闹。过了几日,童叔叔要去华山,父亲挽留不住,赠重金童叔叔又不要,没办法,父亲请求童叔叔,把钱捐给寺院。

我觉的童叔叔就象家人一样,虽然不常见面,感觉非常亲切。尤其童叔叔那温和的笑容,暖暖的印在了我的记忆里。半年后哥哥结婚时,童叔叔来了。母亲关心童叔叔的终身大事,问童叔叔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童叔叔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父亲说:“二弟不娶大家闺秀,也不娶小家碧玉,喜欢的是同道之人。”

一年后,我结婚时,童叔叔来了。结婚当日,我妆扮整齐,拜别父母,父母忍不住落泪,拜别童叔叔时,我看到童叔叔眼中闪烁着泪花,笑容还是那样温和。

童叔叔两年后路过我家,正巧我也在家,我抱着儿子给童叔叔看,童叔叔非常开心,我还请童叔叔给孩子取了个小名。那一次,童叔叔带来一个弟兄,长的很清秀。童叔叔让我们称他为甄叔叔。母亲凭直觉猜到和童叔叔一起来的是个女子。母亲把他们照顾的很周到,又亲自把家中的一个精致的套间布置的很舒适,让童叔叔和甄叔叔住。我知道,那个套间是带密室的,是可以分开住几个人的。

童叔叔走了以后,当地一个恶霸在半夜时候被杀,官府里的捕快来我家,问童叔叔来过没有,母亲说:“没有。”我家的守门人和管家的嘴也都非常严,他们也一律摇头。丫环告诉我,捕快走时,对太太竖了两次大拇指,我想:捕快是敬佩童叔叔除去恶霸,敬佩母亲守口如瓶吧。

童叔叔在31岁那年结婚,新娘叫沈皓贞,25岁,武艺高强,就是当年随同童叔叔闯荡江湖、女扮男装的“甄叔叔”。父母、我、哥哥都去了童叔叔家,童叔叔家是武术世家,我看到了“行侠仗义   除暴安良”的牌匾,母亲告诉我那是家训。童爷爷、童奶奶把哥哥和我当孙子、孙女看待,童奶奶拉着我的手,说:“真是个美人呀,好象从画中走出来的。”父亲帮童叔叔操办婚事,母亲把新娘打扮的满头珠翠,漂亮极了,我觉的童叔叔见了新娘,也会惊奇的。

那一次,我见到了许多练武之人,他们都彬彬有礼,极为友善。哥哥告诉我,他们喝酒喝到高潮时,很是豪放,他们划酒令时,取笑童叔叔,说:“甄兄弟,假兄弟,娶回家里去。”大家都笑了。

在童叔叔家,有一次,我在花园里无意中看见童叔叔给婶婶往鬓角上戴花,童叔叔的手臂上有一道伤疤,赫然進入我的眼帘。后来,我悄悄问婶婶:“叔叔行走江湖,有受伤的时候吧?”婶婶笑了,看着我,淡淡的说:“刀枪无眼,剑戟无情,我身上也有伤疤,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些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

两年后,童叔叔的儿子满月时,我和父母去了童叔叔家,童叔叔抱着儿子,笑容中带着光华,目光里满是慈爱。在童叔叔家,我看见给小孩洗澡的盆里放着草药,父亲说:“那些药能起到强筋健骨的作用,二十年后,又是一个侠客。”

千载的时光悠悠而逝,当这个故事象一幅画卷一样,自然而然的展现在我的面前,我看见了童叔叔俊朗的面庞、温和的笑容,暖暖的记忆中那备受呵护的过去,让我难以忘怀;童叔叔和沈皓贞,联袂行走江湖,除暴安良,行侠仗义,是如此的荡气回肠。

透过画卷,我见到了我所不知的秘密,童叔叔在南方类似于今天九省的范围内,可以联络和调动很大的江湖力量,铲除邪佞。而父亲的商铺遍及许多城市,父亲不为人知的提供场所和钱财,支持童叔叔和好友除暴安良,让我惊讶于侠义之道和商道竟可以如此结合。

在这个大唐故事画卷的最后,我看见满头华发的我在给儿孙讲故事,我讲的故事的名字叫“连环灾星,遇童而解。”我讲的栩栩如生,儿孙们听的津津有味。

在那个走过的岁月中,我不曾见到黑夜中暗淡了的刀光剑影,却见到了白日里侠客们的才华和从容。这是一个印在我心里的故事,经历的一切是如此的宝贵,我感谢童叔叔和好友,给我留下了这样一个美好的记忆。

我知道身边的同修中有两位同修是曾经的童叔叔和沈皓贞。在修炼中,我们互相配合,共同精進。同修中的确有一种非常友好的缘分,横亘千古,依然是真诚的呵护、友善的提醒、无私的协助,没有一丝隔阂。

我不由的感叹:人生不易,百代韶华,匆匆而去。我们生活在轮回打造的缘分里,一路同行,过去和现在从未分开、紧密相连。

我们的灵魂经历了漫长的下走,在三界中又饱经磨砺,我们从一个舞台赶赴另一个舞台,从一个朝代迁徙到另一个朝代,经历的一切都在积淀,在法中,我们都要洗净那些铅华,去提升生命的质地。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