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见证师父法理奥妙的几个实例(3)

大陆弟子 轻舟

【正见网2017年10月22日】

每个人入门学法都有一个障碍甚至更多,我也一样。在看第一遍《转法轮》时,看到第六讲炼功招魔的色魔时,师父讲到,“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有些人把它看的很重,我们作为炼功人,就得把它看的很淡。”我就是一个把情爱看重的人,所以看到这我心里就犹豫了,自己能不能修能不能行,如果修这门会不会影响夫妻感情和生活啊。思想刚冒出疑问的时候,师父就在下一句话解开我的疑惑,师父说:“所以,这些事你也不要把它看的太重,你过份担心的话也是属于执著了。夫妻之间没有色的问题,但有欲望,你把它看淡了,心理平衡就行了。”特别是这一句“你过份担心的话也是属于执著了”。是啊,我们不看重,放淡就行。担心也是执著。

我自己在色关上过得不好,到第三次自己才感觉自己守得住了,在1998年色关考验就有6次。

《转法轮》讲到灌顶,我也亲历好几次,大多在炼功时灌顶,特别是炼第二套功法抱轮出现次数比较多。灌顶的状态跟师父说的一样,突然间一阵热流从头顶向身体下面运行。但有时也不完全一样,有一次是在打坐出现灌顶,是从盘腿向头顶灌。有时也不只是一次,也有连续两次、三次的,每次七八秒左右时长。有一次很特别,是中午自己躺在床上休息,还没入睡时就出现灌顶,这一次不是躺着灌,而是身体被提起二十度左右的倾斜角(头部离开床,脚在床上),整个身体仍象睡的一样,直直的,不是坐起来的,这样灌。那时自己真是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在常人看来没有一个师父这样做的,我可以说是一个自学者,没见过师父,没参加师父的传授班,没花一分钱的学费,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下法轮,开天目,灌顶,还打开轮回的记忆,让你在常人百思不解的问题看到这些内在的因缘关系,还给你演化你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的功和一切修炼必备的物质,世上有哪一师父这样做呢?又有哪一个师父能做到呢?这不是《转法轮》说的“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在兑现在实践吗?

师父在《转法轮》说:“所以说开着天目修也难,心性更难把握。”确实如此。

在自己第一次梦中考验见到师父法身后不久,魔就出现了,这也是相生相克的理造成的,这是那时自己的悟。梦中听到一个女子用很流利的英语在讲法,没有看到她的面容,讲了很久,讲的是什么自己也不清楚,但自己很佩服她的英语口语标准。这一念头出现时,她就显现出形象,背着面教我练功动作,我开始还跟她比划,一想不对,不是五套功法。这一念一闪,她就消失了,然后她用普通话说“炼得挺不错的”。醒来后知道这是魔的干扰,也是考验。

低灵的东西是丑陋的,修大法的人不受其影响,它也不敢干扰大法修炼者。98年有一次在集体炼功时,自己就看到一个低灵的东西,它在公园里一个常人烧香烧纸的土堆里,它就从那个插香的地方钻出来,一下子就出现人形,身高比我们一般人矮点,头发长长的,赃而乱垂到胸前,脸也是丑陋,皱纹密而深,肤色徽墨,穿一身破烂的黑色衣服,一看比街上的乞丐还要赃兮兮。他从那出现后一直在走,经过我的身旁,用眼睛斜视我,我也不动,我想起师父讲法中谈到这个问题,它是不敢动大法修炼者的,所以我静静看着,互不干扰。其实那个公园离我们炼功点还有一段距离,我也不知道它为何来到我身旁,只是记得有一次我们全家三人去公园玩时(那时还没修大法),孩子到那个烧香的地方,我叫孩子别在那玩。再后来,99年时,在一次打坐炼功时还见到它去了一个居民小区。

98年在我的记忆中还有两件难忘之事。一件是参加周边一个小镇的心得交流会,我们一个同修用胶卷相机拍下几个交流的学员照片。洗出照片后发现这些交流的学员的胸前都有一个圆圆的白色光圈,有些光圈从胸前到头顶。那位同修将一张最圆的光环的照片送给我,我一直珍藏着,这是法轮的奇妙作为,这是另外空间的现象在物质空间的显现的真实写照,从实证科学角度永远解释不了。现实空间没有的东西却能感光反映到现实空间中来?没有实物那有影子啊?遗憾的是,2000年被另一个同修拿去讲真相后丢失了。

第二件事,是见证了师父讲到的《转法轮》的字在深层上看是佛道神的形象,最后是师父的法身。

修炼后自己出现一个现象,睡觉少却精力充沛。因此一段时间夜里睡不着觉。我就起来抄《转法轮》,后来我就有空抄书。有一次自己抄书,手酸了就停下来,抬头一看我正在抄的《转法轮》那一页,全是小小的光着头的和尚盘腿坐着,双手结印。我一激动,两三秒时间就消失了。

再有一次就是夜里睡前,我用手机MP3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突然天目看见了天空出现的许多佛,排成方块,非常整齐,也是盘腿结印,因为我是从这个方块的对角线看的,所以显得整齐和庄严。那时自己悟到是另外空间的佛道神也在听师父讲法。后来这事跟站长讲,她说师父点化我要敬法。(待续)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