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神韵音乐有感

曾铮

【正见网2017年10月19日】

昨日有幸,在卡内基音乐厅聆听了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出,出来后第一个,也是最大一个感想是,必须“发明”一个新的名词,才能描述、也才能涵盖神韵交响乐团的音乐,这个名词就是:“神韵音乐”!
    
也许有人会说,“神韵交响乐团的音乐”,不就是“神韵音乐”吗?这叫什么“发明”?

不是的,我指的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在音乐界、艺术界、学术界,必须造出一个新的专业术语和专用名词来,这个名词就叫“神韵音乐”;而在人类音乐史中、在音乐系学生的课堂上,也必须加上一个新的篇章、开设一门新的课程,这个篇章和课程也叫“神韵音乐”!

    这是我听完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出后,最直接、最深切的感受!

为何这么说呢?从2007年初在澳洲看一次观看神韵至今,十年过去了,笔者看过的神韵演出,在现场聆听过的神韵演奏,没有上百场,也有几十场了,多少次想找出准确的语言来写出心中所感,然后每一次都觉得语言是那样的苍白、写起来又是那样的词穷才尽、言不达意……

昨夜再次坐在卡内基音乐厅,身心全然溶化在音乐中,同时细细领会每一个音符、每一个瞬间、每一种乐器、每一种单色时,才终于想到:“神韵音乐”就是“神韵音乐”,她既不是西洋音乐,也不是中国音乐或东方音乐;既不是我们听惯了的古典音乐,当然就更不是什么现代音乐。那要描述她怎么办呢?只能造出一个新的专业名词来,就叫“神韵音乐”!

多次听过“神韵音乐”的朋友们,看到这里,一定能够对“神韵音乐”的内涵有所心领神会,而对于还没有听过“神韵音乐”的朋友们,要去解释她的内涵,真的就很难。但笔者既然提出这个名词,总得要试着解说一二吧!

昨日坐在音乐会现场,我一直在品咂神韵音乐的独特和不同凡响。中、西两大体系的音乐和乐器,在神韵的规范和融合下,变成了一种全新的音乐——“神韵音乐”。她平和中正,洋洋盈耳,既气势磅礴,又节制规范,就算是在鼓乐大噪的最高潮,听众感受到的,亦是佛国世界的光明大显,而绝无半分脱离轨道之“偏移”。

很多时候,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消失,而生命则完全融合在音乐中了,是那样的美好、纯正、美妙、光明……此时此刻,禁不住去遐想:如果人类能够时时沉浸在这样的美妙境界,世间哪里还会有什么丑恶凶险,你杀我抢!
    
谈“神韵音乐”的内涵和独特,印象很深的有两首乐曲,一是蒙古的《顶碗舞》,二是《藏鼓豪情》。

在《顶碗舞》的开场,眼里看到的,明明是二胡与数把小提琴的合奏,耳中听到的,却是马头琴特有的音色,一下子将人带到辽阔的草原,好像已经闻到了蒙古奶茶特有的芳香。

《藏鼓豪情》这支曲子的开场也是一样,眼里看到的,明明是西洋的铜号,耳中听到的,却是青藏高原上特有的铜钦吹出的号角声,那悠扬辽远的“呜”声,让人一下子就站上了西域神山,眼中印入的,是那不一样的白云蓝天。

最后一曲《梅花》亦是如此。之前听惯了邓丽君温婉细腻的通俗风唱法,而神韵女高声耿皓蓝的《梅花》,却给人完全不一样的感受,让我屡屡感动落泪。

记得以前曾听一名西人观众说,耿皓蓝的音波之高亢强悍,足以震碎玻璃;笔者2012年第一次在林肯中心听到耿皓蓝的演唱时,不由自主想用“金属”二字来形容她的音色。

这两个字也许有点怪,那么美妙的女高音怎么会跟“金属”挂上钩?

我想,这是因为人的声带是很娇气易破的,大部分人的声带,稍微运用不当,可能就坏掉了,而耿皓蓝的演唱,却让我觉得她的声带像金属一般坚强,无论唱多高的音,她的声带与音色照样是坚不可摧,裂石穿云……
    
昨天再听耿皓蓝演唱《梅花》,脑中不再有“金属”二字呈现,而完全是另一番感受。

当她在交响乐团恢宏的伴奏下,以同样恢宏而又深情坚毅的歌声,唱出“梅花梅花满天下,愈冷它愈开花;梅花坚忍象征我们,巍巍的大中华时”这几句时,我的脑中所展现的,是一幅恢宏的历史长卷,是中华民族数千年来的仁人志士的英勇气节,是过去十八年来,以血肉之躯承受惊天罪恶,在山摇地动、泥石俱下般已不可逆转的人类下坠洪流中,以坚定的信念“寸土不让”,从而“截窒世下流”的大法弟子们,是李洪志先生的诗句“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是金刚不破,绝不向邪恶妥协的坚强意志,更是为宇宙众生可以舍弃生命的大忍慈悲的如来境界……

这些,也许就是“神韵音乐”独一无二的内涵。
    
就算是人们已经耳熟能详的西洋经典乐曲,由神韵演绎开来,也拥有了全然不同的音色,更加优美,更加规范节制、平和中正。
    
我不知该怎样去解释我为何会用“规范节制”来形容神韵音乐,也许可以举石墨和金刚石的例子略加说明?石墨和金刚石,从成分上讲,都是一样的碳单质,要写化学式的话,都一样是元素符号C。然而,就因为两者的结构不同、规范程度、规范方式不一样,一个就是自然界中天然存在的最坚硬的物质,另一个就软得只能做笔芯和润滑剂。
    
也就是说,宇宙中是有天道存在的,合于道的结构,以天道基准规范自身的人或物,才能长久,才能因合于道而散发出不一样的纯正能量。神韵音乐给人的感觉正是这样,她不但从作曲、配器、对音乐的理解,再到整个乐团中不同音部、不同乐器、不同演奏员之间的配合、指挥与乐团之间的配合,等等,都合于天道、乃至宇宙大道,更由于,正如神韵节目册所介绍的那样:“神韵艺术团的艺术家们修炼法轮大法,通过打坐、修炼心性使身心得以不断净化、升华。……您将在今天的演出中体会到这些注重自身修炼的艺术家们所焕发出的纯善、纯美。” 乐器,说到底,是由人来演奏掌握的,通过修炼以使自身更合于天道的艺术家们,所展现出的一颦一笑,一曲一歌中,所携带的能量,所蕴藏的内涵,所带给人的感受,当然会全然不同。
    
同样道理,随着神韵的横空出世,音乐界、艺术界、乐评界,当须亦步亦趋,紧紧追随,方能不至于被落下太远。
    
也因此,我们必须造出“神韵音乐”这样的专有名词,才能跟随神韵的发展和步伐。
    
以上,便是笔者对“神韵音乐”的肤浅认识和理解。笔者对音乐知之不多,斗胆写出来,是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指点斧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