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故事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10月20日】

我今年67岁,修炼法轮大法已经有二十一年了。这短短的二十一年,我经历了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锤炼,成了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苦度。

一、得法   

1996年3月,一次到对面邻居家借缝衣针,听邻居丈夫说他妻子去听“神的报告”去了,我很纳闷,等她回来后我就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是参加了本地的法轮功义务教功学习班,我便要她带我参加。于是,她晚上就带我一起参加了法轮功学习班,从此我走進了法轮功修炼者的行列。

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我原来一身的病(扁桃体炎、神经衰弱、胃病、关节炎等等),很快便奇迹般的彻底康复了,精神状态也变好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吃过一粒药,更没有進过一次医院,为家庭节省了医药费;更重要的是,我按照“真善忍”宇宙最高法理去修炼,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心变得真诚、善良、包容,遇事先为别人着想,再也不与人争名夺利了,整个人就像全面更新了一样。随着修炼的深入,我真正体验到法轮大法是教人修心向善、返本归真的超常大法,是末法时期“走出三界外” [1]的唯一天梯,我衷心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二、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修炼法轮大法,不但给我个人带来了身心的巨大改变,也惠及了我的家人,正如师父所讲的:“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我的丈夫也因为师父的帮助而获得了第二次生命。那是2009年7月的一天,我正准备到同修家去学法,刚出门不远肚子突然疼得难受,便又回家上厕所,谁知丈夫也正在上厕所,看见我后忙说:“我不行了,快把我扶起来”,说完就向后面一仰。说时迟那时快,我赶紧一把将他抱住。他说:“我头发昏、眼发黑,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了。”说完,就昏死过去了。

我把丈夫送到市人民医院抢救了一夜,医生说治不了;又转到省会医院救治,医生也治不了,还叫我们准备后事。这时,正好有一位同修给我打电话要我发正念请师父救我丈夫,于是我便发正念求师父帮助,发正念时我清楚的听见耳边有人问我:“你丈夫在什么医院、多少楼、哪个病房?”我睁眼一看身旁一个也没有,我知道是师父在问我,便从心里告诉师父医院的地址及丈夫所在的楼层与病房。半小时后,奇迹出现了——抢救室的丈夫醒过来了,后来很快就康复了。我的几个亲戚见证了我丈夫被师父拯救的神迹,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

我的儿子也是大法的受益者。没得法前,我不会教育儿子。儿子不爱读书,经常玩游戏,打群架。我当时脾气很躁,不能忍,经常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打骂儿子,打骂之后儿子更加变本加厉,不听我的话。正如师父所说的:“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 [1]得法后,我经常引用师父的话来教育儿子,如:“做了好事得到白色物质——德;做了坏事得到黑色物质——业力。”[1]告诉他骂人、打架、得了不该得的钱都会造业、损德,会有不好的报应; “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51]告诉他遇到矛盾,不要跟别人去争去斗,要学会忍让。经过一段时间的教育,儿子不怎么玩游戏了,也没再出现过打架的现象。儿子的转变,是师父的功劳,是大法的威力。
 
三、反迫害、证实法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2000年3月2日,我与三位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湖北驻京办事处三天三夜,随后又被我市公安局政保科警察和商业局局长蔡某与食品公司经理吴某非法劫回,非法关押在我市看守所三个月,期间我市公安局政保科陈姓警察打了我几耳光,打得我昏头转向。我对警察说:“我师父教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都做到了,要是没学法之前我会跟你拼命。”他说:“你们不该去北京,你们是在反党。”我回答说:“我们不是反党,我是个党员,71年入的党,当时是按照‘为人民服务’做好人;学了法轮大法之后,我觉得我师父教的‘真善忍’比这个‘为人民服务’还要好,师父教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使我道德升华,身体健康,家庭和睦。这个法这么好,我一定要好好学,一学到底。我师父是被冤枉的,作为弟子的去北京评理,还师父一个清白,不应该吗?”他理屈词穷,气急败坏的扇我几个耳光,边扇边说:“我把德给你呀,让你长功啊!”看守所警察还逼迫我手脚伸直面壁趴墙罚站,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还逼迫家属交纳5000元罚金。

2001年6月,我市公安局政保科警察非法闯入我家将我非法抓捕关押在市拘留所十五天,还非法将我家中的大法书籍等物品抄走。警察审问我说:“听你的某某同修说,你把资料给谁了?”我否定的说:“没那回事,是他们冤枉我的。”警察盘问了半天,也没从我口中问出半个字来。他们见来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利用我的家人用亲情来使我屈服。这些伎俩我一眼看透,根本不动心。丈夫与儿子来看我,丈夫居然跪在地上,求我快说出来,说出来就可以回家;儿子则在一旁哭泣。我正视丈夫,义正词严的说:“他们的话在骗人,你还听他的!?”他一听,明白了,转身带着儿子就回家了。

2002年,我去同修家拿真相资料出来,刚刚下楼,警察正在抓小偷,旁边有很多人,因为他们不认识我,警察就把我当作嫌疑人抓住我,发现了我手里的真相资料,于是把我非法绑架到M派出所。他们打电话叫我市公安局把我接来。在公安局大厅里,610头子审问我:“你手里拿的100份资料,是从哪里来的?谁给你的?你准备给谁?”我说:“是我检的,准备发的”。警察说:“别人才几份,你怎么搞了100份。”我说:“可能是别人怕,不敢发,丢在地上。”又机智的问他们:“是不是你们丢的?”警察笑了,不再问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你们做这种事,是在犯罪啊。”我说:“发真相资料,怎么是犯罪?可惜我没读过书,不认识字,没文化。我要是会识字,会写文章,我会写出来到处去发。这么好的法,人人都应该去宣传。”警察说:“你真是看不出啊,说的话蛮厉害。”我说:“你们不要犯罪,我真的为你们伤心,你们好坏不分啊。我师父说了:‘正邪不分谤天法 十恶之徒等秋风’。[3]”警察笑了,说:“你不读书,不认字,还能讲出大道理,真看不出来啊。”我说:“这是我师父教的,我替你们伤心啊,你们正邪不分,善恶不明。”警察笑了,要我签字,我说:“这个不能签。我要签字我犯罪,你们签字你们犯罪。”警察拿我没办法,就把我放回去了。

四、跋

大法升华了我的道德,健康了我的身体,和睦了我的家庭,这一切的改变都来自于师父的浩荡佛恩。弟子无以为报,唯有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好自己的责任与使命,跟师父回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济南讲法答疑
[3]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 善恶已明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