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走出病业假相的一点认识

海外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10月20日】

最近我在过病业关时,读了很多明慧网走出病业假相的交流文章,深受启发,下面把我领会到的一些粗浅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对之处,敬请指正。

特别是一些对法理的理解是用常人的逻辑思维来写的,这方便新学员阅读,但真正的修炼人对法是不会用人的观念来思考个为什么的,他们就是百分之百的接受,并百分之百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做。这样的心态才是最纯净的最佳状态。

炼功人没病 求得病 魔就来

我们常说病业是假相,过关时那切切实实的病变状态不是真实感受到了吗?人认为那些症状是真实的,但修炼人认为是假的,因为产生这些病症的原因不再是病业,而是邪恶干扰。即使是720以后得法的新学员在消业时,也有旧势力在搞破坏,在制造假相。

只要我们真修,一上来师父就把我们生生世世不同年轮里的病业全部消除了,只剩下一点黑气往出冒,让我们承受那么一点难,只要我们提高心性,这些关都能过得去。师父为我们消业,替我们承受并善解我们的一切恩怨,重新安排我们的人生道路,这些大恩大德是我们永远也无法报答的。师父讲过,“弟子们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 (《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师父帮我们消业时,早就根据我们的承受能力,把我们能够承受的剩下来让我们来承受,承受不了的师父就帮我们承受了。只要我们提高心性就能过关。若病业状态老是没完没了,那就是邪恶在干扰了。

从师父的讲法我们知道人得病的三种来源:最主要的是业力场引来的不好的灵体,还有密集度很大的小灵体,还有祖辈往下积的。作为修炼人,师父一开始就把我们身体上那些灵体给拿下去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 (《转法轮》〈第一讲〉)所以,我们出现的身体不正常状态,就是旧势力制造的假相,那里面已经没有我们过去业力造成的、与我们有业债关系的不好的灵体了,而是旧势力凭空强加的,旧势力虽然能制造出类似的病态,但它是没有根的,按照旧宇宙的理也是不应该存在的。只要我们正念强,瞬间就能破除。

既然是病业假相,为什么还有人“病死”了呢?师父讲过,“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 (《转法轮》〈第六讲〉)师父还专门讲过蒙上眼睛放血的故事,明明流的是自来水,他以为是自己的血在流,在“缺血就会死亡”这个人的观念作用下,他的精神导致他死亡。假如我们把病业假相当成真事,旧势力就会上演同样的戏法,只是旧势力会演得更逼真,会让你的身体感觉到各种“病态”,你相信了,那你就上了旧势力的圈套,你认为是病的时候,你就降到常人的层次了,常人就是应该得病的,于是病就真的来了,最后就被“自己得了绝症”的想法给害死了。

多强的正念 多大的威力

遇到病业干扰,我们都会发正念,同时向内找。“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正念来自法,正念强弱取决于我们修炼的层次。跟清净心一样,不是自己想要入静就能入静的,必须把各种执着欲望去掉之后才能静得下来,正念也是,不是人为的想正念强就能强起来的,这需要修炼的基础。不过在过关当中,也是个提高的过程,开始可能正念不强,后来提高了,正念强大起来了,也就能过关了。

发正念时有两个手势:立掌和莲花掌。我个人理解,立掌就是我们调动我们已经修好的那部分来清除比我们低的邪恶,莲花掌是开光时请师父加持的手印,可能就是请师父加持我们来清除比我们高的邪恶,也就是说,所有邪恶在我们发正念时都能被清除,不存在我们功力不够、能力不足的问题。

师父讲过,“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 (《北美巡回讲法》)师父讲过,我们的改变是从最微观上最本质上开始的,修好一部分就隔开一部分,我们最微观的那部分、我们的最高位置,肯定是远远超出三界的,三界就在九大行星范围,所以发正念时我们意想自己像顶天独尊的神,具有捣毁一切、唯我独尊的气势,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的,哪怕我们什么也感受不到。

有同修交流,发正念时废除过去在迷中与旧势力签订的所有协议,只走师父安排的路,这一点很重要。同时,与讨债的生命善解,也是要做的一步。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心里不稳本身就没达到标准,拉长时间也不会发生变化。为面子坚持更是执著加执著。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 ”

放弃过关意味着什么?这可能还不同于常人的补考,一次没过,等下次。师父在去色魔关时谈到,“如果第一关过不去,第二关就很难守的住。”(《转法轮》〈第六讲〉)我们过病业关时放弃了对大法的正信,屈服于病魔而进了医院,这就好比大陆学员被恶警折磨时写下了所谓悔过书,假如不是师父慈悲,再给机会,按照旧法理,可能就再无改过的机会了。

大陆很多交流文章都谈到周围同修帮助的重要性。我们遇到病业关感觉自己无力应对时,就要主动找同修交流,不要执着于自己的面子等人心,主动剖析自己,曝光自己的阴暗面,才有利于清除邪恶。当过关的同修被折磨得主意识不清楚时,其他学员的面对面发正念和鼓励交流就更有必要。

天目关着修的同修发正念时,有的会想象自己的功以排山倒海之势追赶着邪恶,或以巨大力量在和邪恶搏斗厮杀,有的表情都很严厉。师父讲过发正念时的状态是“非常舒服,好象什么都静止了,身体完全被能量包容着。”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们应该“除恶只当把尘拂” (《精進要旨三》〈全世界大法弟子、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中秋节好!〉),不必把邪恶想象得那么厉害,不要偏离了纯正的“灭”的状态。有的同修不能一次就力可劈山,就增加发正念的时间和次数,这也很有效。

向内找是法宝

发正念时前五分钟清理自己思想中不好的念头、业力、不好的观念和外来干扰,由于我们是一层一层的修,修好的就隔开了,剩在人体表面的都是还没去掉的执着,几乎每个执着都有,只是强度不同而已。

比如怕心,自私心,名利心,自大心,做事心,争斗心,妒忌心,色欲心,欢喜心,显示心,贪婪心,自卑心,虚荣心,好事心,狂妄心,懒惰心,贪吃心,安逸心,强为心,面子心,怀疑心,急躁心,走极端的心,贪玩的心,逞豪强的心,想管别人的心,有求之心,想当然、自以为是的心,瞧不起人的心,不能被说的心等等。

还有各种思想业,比如不由自主的想邪念的,不敬师敬法,不信师信法的,不遵守天条规矩的,还有各种不好的观念,如以前修佛修道时的旧观念,所谓为众生承受、舍尽,把肉身当臭皮囊不珍惜的等等。

外来干扰很多可能来自家人。他们苦口婆心地劝我们去医院,或骂我们自私、不顾及他们的感受等来逼迫我们去看病,其实这个时候家人已经充当了旧势力的工具,目的就是拽下这个修炼人。

有时思想业很难去除,自己不断清理,但总是还有,这令人很沮丧。这也是对我们信心的考验,我们真能坚定不移,师父就会帮我们。“能坚定者,业可消。” (《转法轮》〈第六讲〉)。

我们的修炼是直指人心,平时遇到矛盾了,在矛盾中去掉某心,我们发正念时也可以直接去掉某心。比如妒忌心,不一定要等到出现什么事、自己产生妒忌了,才去修掉这颗心,平时发正念就清除它,到时就不会出现妒忌现象了。

过病业关时向内找,从明慧网的交流来看,很多同修一找到执着、去掉后,很快就恢复了健康,但也有的找出很多执着,努力去掉,但身体状况没有多大变化。即使没变化,也要不间断地清除执着,因为这是修炼人每天必须做的功课。

去怕心 信师信法

有时我们向内找和发正念一段时间后不见好转,就容易生出怕心和疑心,这就是修炼没有达到标准的结果。用常人的话说,我们怕了,邪恶就不迫害我们吗?只会迫害得更严重。

“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这段法我们经常学,遇到病业关时,我们能否自始至终地坚信这句话就非常关键。

过关时,信师信法是唯一的出路。师父讲过:“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三》- 走出死关)有怕心就成不了神。师父还专门讲了佛教故事,那个人要修成罗汉了,有那么一点怕心,他就得掉下来。所以过病业关时一定要把怕心去掉。

师父讲:“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经常背这段法,就能增强我们的正念。

有同修过病业关时,去查看常人对相关病情的描述,这无意中就承认自己得的是这个病,越看就越像,人的心就越不稳了。过关时,有时会觉得孤独无助,其实师父的法身一直在看护着我们,我们一点也不孤单。师父在《悉尼法会讲法》时说,遇到磨难时,“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一放下的时候,你发现难就变小了,你就变大了,你一步就过去了,那个难变的什么也不是了,保证是这样的。过不去,实质是他放不下执著心,或者对法不信。大多数不是放不下这个心,就是放不下那个心,都是有放不下心的原因才造成他过不去。”那我们就放下执着心,我们就变得高大了,坏事也就变成了好事,过病业关就成了我们强壮本体和提高层次的好机会了。

行为上彻底否定旧势力

我们的病态都是旧势力干的,师父要求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否定旧势力,不光是在思想上,还要体现在行动中。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时讲过,过病业关时,“表现上只是悟到了还不行,要正念正行才可以。修炼中正念不强就关过不好、会持久,而且达不到正念强也会使信心受挫折,因此不是有的人失去信心甚至邪悟了吗?”(《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比如病魔让我们身体痛,无法炼功,无法学法,那我们就要咬牙坚持炼功,坚持学法,在炼功学法的同时就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眼睛肿得睁不开,那就要咬牙睁开,不能顺从邪恶的安排。

有同修交流,过病业关时,保证每天学三讲法,炼二次功,才能比较容易过关。过关时才认识到自己平时学法流于形式,学法没有入心,才后悔以前没有背法,魔难来时难以应对。那现在就更得多学法,多炼功。

得法即是神 自我正信

过不好关有几种情况。一是认为自己没修好,无可奈何地认为迫害是不可避免的,从而变相地承认了迫害。

师父在《洪吟》“广度众生”中写道:“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我们已经得法了,已经在大法中修了这么久,谁来迫害主佛的弟子,谁来迫害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谁就在犯罪。一个大法弟子不光代表着自己庞大天体里的无量众生,他在讲真相中能救度那么多世人和他们所代表的无量众生,迫害一个大法弟子等于破坏了创世主那么多的安排,师父能允许吗?众神能允许吗?我们能允许吗?绝对不允许。

哪怕我没修好,哪怕我还有很多执着,我也不归旧势力管,我有师父管,其他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有同修交流,信师信法,也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被大法救度,相信自己能修成。

师父在元宵节讲法时谈到高层次上如何看待修炼,“再高层什么消业呀,什么吃苦啊,什么修炼哪,没有这些概念了,就是选择!宇宙的高层次上就是这么一个理,看谁行就选择了他,这就是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既然师父选择了我们,师父就会把我们洗干净,洗净后让我们重返天国世界。师父选择了我们,我们就能修成,不是我们怎样强,而是师父的法力无边,师父伟大、法伟大。

从这个角度看,不要小瞧自己,我们“得法即是神”,我们是“神在世,证实法”。对自己要有正念,任何自卑、胆怯、懦弱、怀疑、困惑等负面情绪,都要排出清理,特别是在病魔折磨下,很容易生出这些消极无奈的想法,我们一定要保持对自己的乐观和自信,这才是坚信法的表现。

持之以恒 方得正果

有急躁心的同修,往往会自己定个目标,比如一周内闯过病业关,我一定要在某某时间之前走过来,一旦这样的主观计划落空后就容易产生失望,多次失望后就容易丧失信心。其实,这是党文化自大心的表现,总想自己决定一切,总想自己掌控一切,这是非常错误的,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心。

人是很渺小的,很多进程不是自己能掌管的。修炼上都是“修在自己 功在师父”,我们能否达标,很多都不是自己所为,我们只是有这个愿望,并努力去做好,真正做这事的是师父,师父的安排总是最好的,我们一定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病业关拖得时间长了,有人从求佛就变成了怨佛。有学员开始是一个劲地求师父帮忙,而自己并没有做到正念正行,最后情况恶化了,他就开始埋怨师父不管他了,从而生出怨恨心。这是非常错误的想法。一旦不敬师敬法了,他心性掉下来了,自己的功也掉下来了,旧势力更会趁机加重迫害,往往这样的学员很快就会被邪恶拖走肉身。

明慧网上有篇交流,同修表面上得了肝癌晚期,肝腹水让她肚子鼓得很大,发正念、向内找也没有太大变化。她说:“我是把自己交给师父了。什么样的结果我都能接受,不喜不悲。我知道,发生在大法弟子身上的事儿,绝没有偶然的。那是你自己修炼状态的反映。”这样她把磨难当成提高的好事,坚持到了胜利。

很多时候走出病业假相的过程不是一条直线,而是曲曲折折,反反复复,这种反复也是假相,是来考验我们的信念,当病情好像恶化时,你还信不信自己能走出来。修炼就是修这个信,我们要时刻保持正信正念的状态不偏离。

2015年师父在西部法会上讲法时提到:“现在干的都是什么东西啊?都是虫子之类的,细菌乱七八糟,”“你灭完了,不一会,时间不长,它又渗透过来,它又来,你再灭。就是不断的这样发正念,要坚持一段时间,才能够明显见效。”“它们就是用这个办法在耗你,耗你的坚定信念”。(《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守住正念,不被表面的情况所带动。中国古代有愚公移山的故事,山不增高,而子子孙孙无穷尽,我们也一样,发正念时病魔越来越少,而我们越来越强大,总有一天会走出魔难,何况师父的法身一直在旁边帮助我们,我们没有理由不走好这一关。面对病魔,我们守住坚修大法这一念,“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最后祝愿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除尽邪恶,救度众生,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