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情和观念 坚定正念 走出魔难

海外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10月19日】

我怀着无比感恩的心情写下我前不久经历的劫难。我是1996年得法,第一次读《转法轮》一口气读到天亮,明白了人活着就是为了修炼。1999年7月21日我给先生留下字条“请照顾好我们的儿子”,就独自一人去天安门上访。2004年参与媒体写作,2011年全职做媒体。自从师父要求我们要修炼如初之后,我几乎每天睡眠4-5小时,早起学法炼功。但由于没有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被人情和旧观念带动,招得魔难上门。

一错再错的假善

2016年10月,我去台湾办事,随便去看望我奶奶的弟弟,一位抗日英雄。舅爷爷90岁了,吃不下饭,我当时心生一念:发点功让他稍微舒服点。就这样一想,什么也没说,很快就离开了。回来后同修说我瘦了,我没在意。同修问我是否要帮我发正念,一秤体重,少了10多公斤。向内找也没发现什么原因,很困惑。

今年3月参加纽约法会前,我认识到我这不是出于慈悲心偶儿帮人一下,而是出于人情做出了违背大法的事。我还找到自己有颗“自以为是”的心,表面上是慈善助人,但内心有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和自大。这就是过去旧神成为旧势力的根本原因:他们不按师父要求做,固守自己的安排,从而成为干扰正法的魔。

写下汇报后,我并没有真正花时间下功夫去清除这些错误观念,就匆忙去参加欧洲神韵报道。几天后我的左脚开始痛,后来就肿起来,走路都非常吃力。当时我只悟到这是邪恶干扰,绝不能承认它,我咬牙做完近两月的神韵报道后,腿才好了。

纽约法会回来后,我感觉有些疲倦,好几天早上都没能起来炼功。6月26日,得知一个同修被邪恶干扰得出现生命危险,我就放下手上的工作一直为他发正念,后来通知说他还是生命垂危,我发正念时就心生一念,绝不能让邪恶得逞,我帮同修承受点吧。

那一念出来后,我的眼睛就痛得不行,傍晚身体发热,心跳得像打鼓一样,无法入睡。第二天我的两个眼球都鼓出来了,眼皮睁不开,炼功时我腿站着就发抖。我继续发正念,傍晚时我先生帮我做事,被梯子莫名其妙地夹住手,鲜血直流,骨头都裂了好几处。

接下来我更瘦了,体重不到40公斤,而且眼睛痛得睁不开,但我必须要完成写作任务。记得那段时间,我睁开眼看一下,就痛得闭一会,再看几行字就再闭一会,再看、再闭,我就是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干扰,不能退缩。就这样艰难地完成每周4万多字的杂志写作和编辑工作,还整理出版了三本通过时局向大陆人讲真相的书,在香港卖得挺好。

我也在不断发正念向内找,但一直没找到根本的漏,直到我听明慧网大陆大法弟子的交流,才猛然发现自己有三个天大的漏洞:

一、是悟错了师父的法,把自己的理解加進去了。

修大法前我曾是佛教居士,一次母亲做大手术,我就发愿为母亲承受点,结果我被摩托车撞断一根骨头。现在我修大法了,怎么脑子里还有佛教的旧观念呢?师父从来没有叫我们为同修承受什么,师父也从来不允许大法弟子给常人发功,为什么我做了呢?这是多大的错啊。后来我明白了,我想帮同修承受,但被师父法身给挡住了。真的承受了,我早就死了。师父只是利用这事让我吸取教训。不争气的弟子给师父添麻烦了,在此向师父认罪。

从这事我认识到,一定要严格听师父的话,绝不要引申、绝不要加入自己人的理解,否则就会出错,就会乱法。

二、是色魔利用思想业来控制我发出恶念。

大陆同修交流说,色魔有时很难除去。一个老年男同修这些年三退劝退了10万人,一天最多劝退了200多人。但有一天早上炼功时他突然死了。小弟子天目看到是一个色魔演化成观音菩萨的样子,他就跟它走了。还有个老年女同修,一天突然出现严重的病业假象,开天目的同修看到她是色欲心没去。原来是她的情欲没去。丈夫对她不好,她就想起她初恋的情人,结果被色魔迫害。

我在没得法前就很讨厌那种事,得法后我觉得这一关我早已过了,不用过了,先生回国探亲时还向我母亲告状。师父说人人都要过这一关,我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我没有过这一关。记得那是很多年前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先生和别的女人在干那种事,我在旁边静静地看着。醒来后我不知这个梦意味着什么,还以为自己没有妒忌心,其实这就是色魔关,色魔不能动我,但色魔就在我面前,我也没有去清除。

后来我发现,有时我看一个人会突然冒出一个不好的念头,那根本不是我想的,而是色魔操控思想业发出的。这次纽约法会上,我正看着师父、听师父讲法,一个恶念又冒出来,闪一下就消失了。那么神圣庄严的法会,我冒出这么不纯洁的一念,多大的罪业啊。当然这不是我干的,是旧势力利用色魔和思想业干的,但我能被利用,说明我的空间场非常不干净。

三、是思想业让我在敬师敬法上有漏洞

大陆同修在明慧网上谈到,一个同修突然遭遇病业,天目开着修的同修发现,她是因为不敬师敬法而遭旧势力攻击。老同修每天在饭桌上学法,学完后书就放一边,吃饭时不小心把菜汤掉书上了,旧势力就利用这个来迫害她。

我发现自己思想业很重,修炼初期不敢看师父法像,经常有不敬的念头往外冒,修了十年才把这个思想业消除。我每天早上给师父上香,没有香炉,我就用一个玻璃瓶代替,觉得心诚就行,但在神看来这是很不敬的。一次学法,我无意中还把大法书放在了地上。由于工作忙,我家好几套大法书和墻上的《论语》我都没有改字。这些都给了邪恶钻空子的机会。

师父在《洪吟三》〈阴阳反背〉中谈到,“女人刚尖逞豪强 浮躁言刻把家当”,对比自己,我就经常逞豪强,不是自己份内的事也瞎操心,经常给同修提建议,全然不知自己的位置没摆对,不知不觉中让自大的魔来作怪。

回想我在意大利报道神韵之前一天,我去剧院外发正念,并听师父讲法。我突然觉得师父的讲法录音比读《转法轮》容易理解,就激动地心生一念,以后新学员来学法一定先让他们听录音。其实看书与听录音是一样的,我这是用人心评论法,是对法的不敬。

四、坚定正念 信师信法走出魔难

邪恶除了在身体上攻击我,还不时做出各种假象来威胁我。比如那天我一开后门就看见门口躺着两只死鸟,暗示我要“死了,死了”,我不断炼功发正念,心里不稳时就背师父的《洪吟二》〈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

那天我母亲从大陆给我打电话,说她午睡时突然梦到我小时候做错事挨打、哭得很可怜的样子。我知道自己做了错事被旧势力打。后来同修提醒我要分清邪恶,做错事的不是我,而是旧观念和思想业,那都不是我,我一定要否定它们清除它们。正如《洪吟二》〈去执〉中师父说:“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旧势力想打我,但它们没有资格,我只归师父管,谁也不许动我。

这次魔难让我找出了自大魔,色魔还有思想业,我发现自己还没有建立起凡事自动向内找的机制,就容易被思想业和副意识干扰。我是关着修的,以前只是理性上认识法,很少对法有感性认识,总觉得自己和法有间隔。这场魔难后我一遍遍地呼唤师父,一遍遍地默念:“师父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感到自己溶于法中的殊胜和快乐,我深切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哪怕我做错了事,师父也在保护弟子不出大问题,让坏事变好事。

思想改变了,但我身体表面变化不大。7月30日,家人探亲回来,一看我那样,非要我去医院检查,我拒绝了。我觉得,在海外的学员要是承受不住病魔的折磨而主动去医院,就类似于大陆的学员承受不住警察的折磨而写下保证书,都是背叛了大法,背叛了师父。

这场魔难让我感受到个人的渺小和大法的伟大,以及师父的慈悲苦度,我时常想对全宇宙大喊:“法轮大法好!”这是一句我们熟悉的话,但当我走过生死关、从灵魂深处喊出这句话时,那就真的感天动地,响彻九霄。

这是我个人的初步认识,不对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叩拜师父!
谢谢同修!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