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预言”

【正见网2017年10月16日】

人们对预言的理解大都停留在预言者的能力上,其实并非如此。预言者只是有能力看到将要发生的事件而已,而那件事是早就安排好的,一定要发生的。而有人通过周易去推,也竟然发生了,是因为那件事的安排也是有规律的,周易只是符合了那个规律而已。我们可以看一下古籍记载的故事,或许会发现它们的真正规律。

一、韦泛游阴间 知道自己的未来

“前杨复后杨,后杨年年强,七月之节归玄乡。”这首诗就是韦泛在阴间看到的自己的未来,虽然不是很大的历史事件,但能说出一个人的未来,不也是预言吗?

《前定录》记载:韦泛罢去润州金坛县尉的职务,到吴兴来游览。在兴国佛寺水边缆了船。当时正是正月十五,善男信女们都来聚会。韦泛刚要游览一番,忽然死去。县吏和捕快来验尸,但还有气息,过了一宿苏醒了。他说:看见一个官吏拿着公文来到,说:“府司让你去。”于是就和他同行,估计走了十多里地,忽然来到一座城市,兵士警卫很严,进城以后见到的大多是亲戚旧友来来去去,韦泛吃惊地问那官吏说:“这是什么地方啊?”官吏说;“这不是人间。”韦泛才明白自己已经死了。

不一会儿见到几个骑马的人呵斥着跑过来,其中有一个人衣服新鲜华丽,容貌高大英俊,韦泛走上前一看,原来是老朋友。那人吃惊不小,说:“你来到这儿干什么?”韦泛说:“被官吏所追。”那人说:“我的职务是主管召魂。怎么不知道追你?”就思考了一会儿说:“哈!错了!要追的人并不是你,是兖州金乡县尉韦泛。”马上呵斥官吏赶快送韦泛回去。韦泛很高兴能返回,并倚仗老朋友的关系,趁机要求他说说自己的官禄和寿命怎样。那人没办法,告诉一个官吏,把韦泛带到另一个院落,让韦泛站在门边。一个官吏进来,拿着一枝红笔,在韦泛的左手写道:“前杨复后杨,后杨年年强,七月之节归玄乡。”写完后韦泛就出来,以前追韦泛的那个官吏又送他回来。醒了以后,韦泛就把他经历的事一一叙述出来。一个和尚叫法宝很喜欢听怪事,这些事他都听全了,就传开来。六年后,韦泛被调授太原杨曲县作主簿。十年任满回到京城,正好遇到自己的亲属同盐铁使有老交情,就推荐韦泛作了杨子县巡官。在职五年,建中元年六月二十八日,准备赴京选官,因为得了急病死在广陵旅舍。那天正好是立秋。

一个人的命运死早就定好了的,所谓的算卦(也算是预言的一种只涉及个人的前程)就是知道了这种安排而已。

二、顺天改命的裴度

很多人都知道,按照相学推断,裴度“纵理入口,法当饿死”,后来却做了宰相。按理说人的命运是早就安排好的,裴度却一度行善而改变了命运。

《玉堂闲话》记载:元和中年,有个新任命的湖州录事参军,没等去上任遇到了强盗,将他的钱物都抢去了,就连委任书也没有给他留下。于是他便在京城附近收购旧衣服,然后想办法换钱,夜晚住在旅店里。这个旅店靠近裴晋公裴度的住宅。这一天裴度休息,穿上便衣到附近散步,来到了这个人住的旅店。裴度与这个叫湖紏的人打招呼以后坐下说话,问他是干什么的。湖紏说:“我的遭遇,别人都不忍听。”说着哭了起来。裴度觉得他很可怜,详细询问他的遭遇。他说:“我在京城任职数年,被授予一个官职在湖州,遇到强盗把我的东西抢光了,只剩下一条性命。这还是小事,还有的是,我准备结婚还没有去迎娶,未婚妻就被郡牧抢去,献给了宰相晋公裴度,他可是最大官了。”裴度说:“你未婚妻姓什么?”回答说:“姓某,叫黄娥。”裴度当时穿着有钱人常穿的紫色衣服,他对湖紏说:“我就是裴度的亲信官员,会帮着你查访。”然后问了湖紏的姓名以后走了,湖紏非常后悔,心想刚才来的人如果是裴度的亲信,回去和裴度一说,会给我带来灾祸,当天晚上他想着这件事睡不着,等到天明,他来到裴度的住宅附近观察,可是他看不到屋内。到了傍晚,有个穿红衣服的公差来到旅店,非常急促地对他说,裴度让他去。湖紏的心里非常惊慌害怕,急忙跟着差人去了。他们进了裴度的住宅,来到一个小客厅。他趴在地上吓得直出汗,不敢抬头观看。主人让他坐下,他偷着观看,正是昨天穿紫衣服的那个官员,再三点头表示谢罪。裴度说:“昨天听了你说的话,心中很同情可怜你,今天可以弥补一下你的遭遇了。”说着命令将箱子里的授官凭证交给他,重新任命了他的官职,他高兴得要跳起来。裴度又说:“黄娥立刻就可以还给你,同你一起去那里上任。”然后特意派人将他送回旅店,并给了他衣服行李和一千贯钱,第二天这个人和未婚妻一起上任去了。

裴度之所以改变了命运,就是一直行善。善待别人。这是唯一的一个改变命运的方法。

三、诸葛亮无力回天

很多人称诸葛亮为神人。“无力回天鞠躬尽瘁 ,阴居阳拂八千女鬼 ”是他在自己的预言加算卦的书籍“马前科”中的第一句。这一句预言了自己和国家的命运。自己无力回天只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江山最后将归魏。

这样一个我们称为神人的人,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天意不可违吧。”

三个故事下来,我们得出一个结论,所谓预言就是早就安排好了的事情,如果是个人或许可以通过向善的方法改变,而大形势的安排就很难改了。而对今天的人来讲,中共的灭亡是大形势不可逆转的,谁保党谁完。而在这个过程中作为一个个人可以通过抛弃中共,弃恶从善的方法拯救自己。这大概也是预言的目的吧。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