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是工作是修炼”的体悟

瑞典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10月11日】

我是瑞典学员,九一年从北京来到瑞典。九四年我参加了师父在济南举办的十天学习班,从此开始了我真正的人生。我明白了我来到瑞典的真正意义。瑞典人与大法有不解之缘。九五年师父亲自来瑞典传法办班。可能因为我得法早些,所以成了联系人和协调人。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好的修炼过程。

善待同修

我很热心做大法的事,但事情一多就爱着急,一着急,说话态度也不好了,非常的生硬。我清楚的记得,九五年师父在瑞典传法时,师父给西人学员讲法、教功、回答问题时,都是非常的耐心。

一天,师父把我叫到一边,非常严肃的对我说:他们都是你的同门弟子,他们中有比你修的好的,你要好好对待他们,不然的话,百年之后你会后悔的。我听到后真是无地自容。我只忙于做事,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这对我触动很大。我真感激师父及时敲打了我。之后多年来,每当我对同修着急不耐烦时,很快我就非常后悔,师父的声音常回想在我心里。

师父说:“法轮大法是修炼,不是工作,我们的一切工作人员首先是个心性高的实修者,修炼心性的表帅,不需要常人式的领导。”[1]

我有时把要做的大法的事情列出单子来,希望多做一些,快做一些。虽然做的都是大法的事,但常常带有很多常人的观念,常人之心去做。

记得在邪党迫害法轮功刚开始的时候,我不知如何与西人同修合作。一位西人同修对我说:“你是否可以坐下来,比如说用六个小时的时间同我们交流,然后大家一起做,那样效果不是更好吗?”我首先的反应是:六个小时这么长时间!但过后想想也有道理,那就试试吧。慢慢我悟到:我做事只重视结果,而忽视了它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本身不就是修炼吗?在这一过程中,我看到了同修的可贵之处,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我才养成习惯多与西人同修交流,一起做一起修,共同提高。时时记住师父讲的:“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2]。

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三十日起,我一直负责与瑞典外交部联系,近十八年来,我们一直保持同他们联系,他们先后换了很多人,每次换的新人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什么是法轮功?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记得早期几年,我同一位女外交官保持了几年的联系,我用自己亲身的经历和我亲眼看到和听到的跟她讲,她听的非常认真并流下了眼泪。但是,几年的讲真相看不到什么效果,政府还是关起门来与中共谈人权。我开始对他们抱怨起来。有一天她打来电话说:“我要换到其他国家的大使馆工作了,对中国的人权问题,我感到我的能力是那么的无力。于长新教授(一位北京大法弟子)有消息吗?”我明白她非常了解真相,但又没能做多少。我感受到了她的内疚。我意识到自己错了。我是个修炼人,有救人的使命,怎么能埋怨我们要救的人呢?事情没做好,责任在我而不在她。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去完成自己的使命。”[3]“你承担的责任有多大!你从来不是按照你在救度众生这样一个基础上思考问题,总是用人心去想!一到具体问题的时候人心就上来!一到具体事情的时候人心就返上来!”[3]

救度众生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常人做什么都是在摆放自己的位置,我们的正念能帮他们去掉各种疑惑并启发他们的善念和正义感,大胆的站出来为法轮功说话。

二零零二年我们邀请了瑞典副首相来参加我们在议会前的集会。开始她只答应来接受我们的征签。但当她来到我们集会后,主动的拿起话筒说话,非常正面的支持了我们。

在歌德堡的每年一次图书展是我们同政要讲真相的好机会。瑞典议会每次都有展位,每两三个小时换一位来自不同地方的议员,在那里同民众见面交谈。十多年来我一直是他们的常客,与议员的关系建立很多是从这里开始的。每次去书展前,我先看看今天都是哪些议员在,看一下他们的简历,决定好要同哪几位交谈。一天我来到书展,第一个见到的就是我最想要约谈的那位议员,虽然他已经了解了真相,看过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电影纪录片,也写了修改法律启动议案,我觉得他需要多了解一些法轮功。那天,他提前来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一见面,他非常高兴,他很想多了解一些法轮功,提了很多问题,一口气我们谈了一个多小时。后来看到他在瑞典电视台,接受关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问题的采访时,讲的很好。我为他能摆放好自己的位置而高兴。

修去怕心

在一般情况下跟议员讲真相,我是不怕的。但是有一次书展上见到一位身材高大、面孔非常严肃而且上了年纪的议员,我心里有些胆怯,我在那里转了两圈也没有勇气上前和他说话,正想放弃时,我遇到了一位同修,问她能否和我一起去跟那位议员讲真相,平时都是我鼓励这位学员,那天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我。结果,我们一起谈的非常好。这位议员的严肃面孔一下变得非常高兴,他很感谢我们。

我经常是愿意挑我喜欢的人去讲真相,挑我觉得容易做的,这样会失去多少机会呀,会挡住多少应该得救的人。师父说:“你喜欢的你救,你不喜欢的你不救,那能救度众生吗?”[3]“那些人心、怕心怎么能调动功呢?”[3]

我真感谢师父,在我胆怯时,送来同修帮助我。

修出耐心

有些议员,了解真相后,很快能够站出来。有些议员,我和其他同修与他们讲真相,联系了很多年,他们也非常了解真相,但是很多年来就是不站出来,我对他们也有过埋怨之心,通过学法意识到,讲真相救人,心一定要纯净,要真心为他人好,不求做事的结果。还有,常人的思想是不稳定的,很容易受到各方面的干扰,我们的心不稳,正念不强,就会直接影响到他们。在与同修交流后,我们调整了心态,正念支持他们,后来,他们站出来时,非常正面,中使馆的干扰反而使他们更坚定。

用心听

初期,我在讲真相时,重点是我要告诉他们什么,我要讲什么,不太注意听,甚至还会打断别人的说话,注意力不在听别人说什么。在与同修相处中,也是有同样的情况,说的多听的少,很少用心听。

一天,我女儿发短信给我,问“聴”字是什么意思,我一看这个字怎么和“德”字那么相似,正体字的听不仅要用耳,更要用心,他与德有关系。简体字的听,既不用耳也不用心,而是用口,根本没有德。

我明白了,会听是靠修出来的,需要放下自我。而我是在党文化中泡大的,整天讲斗争哲学,根本没有学去听别人的,也不会去用心听。要想救人,就必须修掉党文化,修掉自我。慢慢我发现用心去听,就容易发现别人闪光的地方,容易找到讲真相的切入口,这样才能有针对性地讲,才能讲到点子上。

我虽然做了十多年对政府讲真相的工作,但用心不够,怕心太多,所以進展很慢,与师父的要求相差甚远。修炼中最大的障碍是人心,在做政府工作中,就是不断修去怕心、求结果之心、不用心等各种常人之心,而在真心、用心、纯净之心上多下功夫的过程。

师父把路都铺好了,就看我的心性是不是到位。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不是工作是修炼〉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二零一七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