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唐人工作中的修炼体会

德国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10月12日】

我于二零零一年底在德国得法。得法之初,碰到很小的事都会向内找,而且是非常高兴的向内找,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生命,只要有了大法,其它什么都可以不要了。

记得在刚得法的那周,师父出了经文《法正人间预》。当时我想:“完了,我来的太晚了。”失望极了,觉得自己没赶上当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在那时,在另外一个城市有三天的信息日活动,由于那个城市没有学员,需要支援,我们这个城市的两个学员决定过去。我当然想去,可是同修说人也够了,不需要我过去。我想,哦,我应该向内找,为啥人家不要你去呢?肯定是你还没达到大法弟子的要求,所以人家不带你,要好好修炼。心里很是失望,但并没有想到埋怨同修。第二天,同修说,如果妳很想去当然也行,不过天气很冷。我高兴极了。那时正是冬天,天气的确非常冷,地上的雪很厚很厚。刚下车,寒冷的空气扑面而来,象刀子一样,脸冻的发疼。我们主动去给行人资料,手伸出去一会就没有知觉了,身体冻的发抖。我心里反复的念着:“不冷,不冷。”

刚开始的时候,那儿的人好象不太愿意停留下来,匆匆的从我身边走过。我想,他们怎么这样?这么好的大法在这儿,竟然看都不看,没礼貌。再一想,不对,我应该向内找,是不是我满脑子都是想的怎么“冷”了,所以这儿的人也很冷漠,那别再想了,反正想也改变不了现实,于是默念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很神奇的是,不一会儿那里的人就开始慢慢的转变了。有的接资料了,有的停下来看学员炼功。他们非常好奇我们在干什么,会问我很多问题。

几天的活动很快在冰天雪地中结束。那几天的经历,让我初次体会到,作为修炼人,只要我的心变,常人就会跟着我变,我能影响他们。

相比得法之初的喜悦与精進,现在的我就很羞愧了。虽然也会向内找,但是那种遇到不好的事,会当作提高的机会,会很高兴的心情却没有了,只是很被动的向内找找,多数时候停留在表面。只有在意识到事情很严重,犹如棒喝,别无他路,不找自己过不去这关时,才会真正的向内找。

在项目中修炼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二零零四年我加入了新唐人电视台。

修炼前我性格内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不爱说话,不参加聚会,没有朋友,就喜欢一个人呆着。刚加入新唐人的时候,阴差阳错,我被选为某个节目的主播。我对自己的外貌很没信心,打心里很不愿意站在镜头前,我更喜欢干的是不露脸的活。当主播意味着会被人看见,评头论足,这正是我最怕的。但既然主管做了决定,我知道我必须要放下自我。

一开始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常有一些同修给我反馈,觉得这儿不好,那儿需要改進。因为自己没有经验,会很虚心的接受意见。但是慢慢的,开始迷茫了。就好比同样一件衣服,有同修会打电话来告诉我,说好看。但转头就会有另外的同修和我说,那件衣服别再穿了,真难看。同一个片子,有人看了觉得某个特效用得好,突出重点,但有人就觉得,太花俏,不严肃。一开始,我会觉得很委屈,茫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慢慢的,类似的事遇的多了,就开始抱怨了,心想他们也不是专业人士,怎么那么多意见。我先生常笑我说:“只有专业人士才可以给你提意见。”

因为这种类似的事时常发生,我觉得也不是偶然。向内找,我看到,是自己的心胸不够大。有人爱吃酸的,有人爱吃甜的,没有对和错。为什么不能容纳不同的观点呢?为什么都得顺着自己的意才高兴呢?这个高兴不高兴不是情吗?应该放大心的容量,坦然面对和包容才对。

再往下看,我意识到还没完全放下“自我”,在执着自我的时候,会想太多,顾虑太多,表现出来就是没有自信。其实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标准是什么,按照标准去努力做就行了,目地是为了救度众生,而不是为了自己名,不是为私的。至于别人怎么说,无非是考验自己的心性,看自己心怎么动而已。

意识到以后,慢慢的对这些事也就不动心了。类似的情况也就很少再发生。当然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长的修炼过程。每次感觉修去执着自我的心,可一段时间以后,发现怎么还有,而且还挺大的。来来回回一直在去,我一直会提醒自己,放下自我。

跌倒了 爬起来

记得有一次,在播报中念错了某个人的名字。过后看播出的时候,突然发现,当时脑袋“嗡”的一下。怎能能犯这么大错呢?观众会不会觉得新唐人太没水准呀?这该怎么办呀?心里非常堵,陷入深深的自责中拔不出来。后来和当班的图编交流,没想到她并没有如预期的指责我,反而向内找她自己,虽然我觉得这个错误和她毫无关系。同修的这种善,让我很吃惊,立刻看到自己的差距。我想,如果我遇到同样的事,肯定会先指责别人的不是,然后才会顺带的找找自己。

和她的交流让我找到了自己一个非常负面的东西,是以前未意识到的,那就是自责。因为我发现,我不是不敢承认自己犯错了或者做的不够好,而是无法面对自己,竟然犯了错。时常会因为一点小错,比如上错了字幕,或者用了不合适的画面,而在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陷入一种负面情绪中,走不出来。我一直以为是我性格如此,要求完美,不能接受有瑕疵的东西。但其实不是,这所谓的性格是被附加的物质。找到这个以后,感觉轻松了一些,没有再被压着喘不上气的感觉了。能感受到这个物质,只要我有意识的去消灭它,它就会被一点点去掉。

师父说:“没做好不要紧的,那就下次把它做好,找找原因在哪里。你们在修炼中有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什么事没做好,完了事之后在那儿光顾后悔,不知道从新再做。你后悔多了又是在执著。做错了,看哪里错了,知道了,下次做好它,从新做。跌个跟头老在那儿趴着,(众笑)不起来不行。”[2]

修去“得失心”

一些专题性质的中国新闻,因为没有素材,做起来特别费时费力,参与人员分布在不同的时区,沟通协调都是很麻烦的事请。同时也看不到观众反馈,和真实的点击率。所以时常会想,花这么多时间,真的值得吗?在几次节目碰到大的困难时,的确认真的想过,不然就算了,离开这个节目吧。很是羡慕人家节目部的,虽说花时间,但精雕细琢,最后出来的起码是个作品,不像新闻部,每天就是赶赶赶。但这么多年都走过来了,心里又真的舍不得离开。其实当时的想法和《西游记》里的猪八戒,遇到危险就要分行李,回高老庄,没有区别。难道自己要做猪八戒吗?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对。得失心很是重。但虽然意识到了,好像也没那么容易马上就放下。直到遇到一次考验,我选择去掉这个执着。

一次录新闻,同修请假,我替她的班,因为很早前就已经说定了,所以当天也没再去确认。那天做完正上传呢,看到请假的那位同修突然在平台说,她已经上传了。我当时觉得很是奇怪,就问,你不是有事请假让我来代班吗?她突然想起来了,道歉说,她那天又没事了,忘了和我说。

我当时心里很是生气,心想这是要怎么弄,竟然两个人都花了那么多时间去做同样的事情,这不是浪费时间吗?我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可能图编被我们弄得有些懵,问了主管该怎么办,主管来问我们俩:现在是要用谁的呢?看到这个问题的当下那一秒,我觉得时间被放慢了,我思考了好多。我非常明白,强烈的感到这是考验。因为用谁的东西对节目本身来说没有区别。我知道如果我说用她的,那肯定就是用她的了,不会客气。今天这几个小时就白折腾了。但这不是得失心吗?我不正说要去掉它吗?于是我说:“用她的吧”。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不是客套话。在我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知道这个执着正在被去掉,去的过程非常难受。

我打开录影棚的门,先生看到我,觉得我哪里怪怪的,就问,今天都还顺利吗?我只是敷衍的哼了一下,什么也不想说。他又追问,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不问还好,一问,我委屈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开始告状:“你不知道,今天本来就是我帮她,她应该感谢我才对,结果你不知道……”我先生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在和修炼有关的事情上一般很严肃,不会选边站的。可那天,他竟然破天荒的站在我这边说:“他们怎么能那样呢?”这话说的我感觉找到了知音。眼泪就控制不住掉下来了。我知道这应该就是师父说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之前还只是觉得难受,他补的这一句话,刚好刺激到了我的心。当下就觉得真的很好笑,这么丁点小的事,放在平时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但那一刻竟然可以用来刺激到心灵,提高我的心性。我掉着眼泪,但又控制不住的在笑,开心的说,我知道我在过关,而且这一关我过去了。掉眼泪的那个不是我,笑的那个是我。我真的高兴和轻松。

保持正念,清除干扰

其实每次有事情发生前,都是会得到提示的。只不过这个提示就是小小一念闪过。一开始以为是偶然,后来发现,没有什么事会是偶然的。一念闪过时一定要抓住,马上发正念清除干扰。仔细检查正在做的事。比如,脑袋里突然闪一念,这条新闻要再检查一次。当下如果去检查了,一定能发现问题。或者一念闪过,这个设备今天不会出问题吧,如果当时发正念清除所有干扰,就不会有问题,但放过了这一念,把它当作偶然,那天不是这儿就是那儿,就会出问题。在碰到干扰的时候,发正念是很有用的。碰到过很多次,节目马上要播出,但这边网络出问题,干着急什么也做不了。如果当下真能正念很强,一定要赶上播出,谁也不能干扰,那发正念马上干扰就会被清除。

新闻部每天都在赶时间,特别是节目播出前的那几个小时,时间都是按分分秒秒来算的。因为我是一个人操作录影设备,在录制时除了灯光,看不到其它的设备是否在正常运行,如果等录完后才发现某条线路或者某个设备有问题,时间就晚了,会直接影响整档节目的播出。所以心总是悬在那里,总是在担心一些事情,很累。一段时间以后,我觉得这个状态也不对。一次和一位同修交流,无意中我说,每次做节目都象上战场,就怕出问题。工作全部结束后才会松口气,庆幸一天终于又平安度过了。她反问我:“你是怕项目出错呢?还是怕自己出错?”她突然这么一问,把我给问住了。

当然我肯定是怕项目出错,这是起码的责任心,要对项目负责。可是除此之外,好象更多的是怕自己出错。之前我还真没想过,这是有区别的。而且区别很大。因为有时同样的错误,如果不是自己干的,其实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下次注意就好了。可如果是自己犯下的,就觉得是天大的事。为什么会这样呢?想到这儿,有点被自己吓到,没想到隐藏在这颗“负责心”后面,竟然还有这么见不得光的执着。具体它是什么呢?

我向内找自己,感觉自己分成了两个我,一个是真正的我,没什么观点,在看着人中的这个我,在整个过程中是怎么动的念,她只要一动念,我就能抓住她。

人中的我总是先找借口说:“设备出问题,软件出问题,网络出问题,这是干扰,这不能怪我呀。”不错,表面上看这真不能怪那个我。但是为什么就能被干扰了呢?这不是修炼上有漏,心性出问题了吗?这么依赖技术,认为这是摸得着看得到的,可以控制。看不见的不相信。我有把自己真的当作修炼人吗?

另外,看到别人的过错或不足时,虽然也会尽可能的去弥补圆容,因为知道自己作为大法弟子必须得这么做,但有时心里会抱怨,会想她怎么这样?怎么就不能那样?通过学法,我悟到,看到的别人的不足也就是自己的不足,不然不会被我看到。真正的善,慈悲,是没有条件的,是一种自然的状态,显然我还没达到要求。

做媒体,每天忙忙碌碌,看到的关心的很多都是常人的东西,如果忘记自己做这些是为了什么,很容易陷到做事中去,变成常人在做常人事。写这篇交流稿时,我看到了自己很多因为没有完全放下自我衍生出来的执着,感到很羞愧。

十三年来,深感是师父安排我在做项目的过程中,看到自己的执着,修炼自己。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二零一七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