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利益心

【正见网2017年10月05日】

我今年70岁了,98年得法,得法后家里大事小情的都交给儿媳办理,家住农村手里也没有什么积蓄。2000年进京上访被迫害一年,儿子不知花了多少钱让我提前回来了,当地的邪恶总是上门骚扰,于是就把家搬到了城里,到了城里花钱的地方就多了,所以我把钱看得很重,花钱都是算来算去的。

第一次过利益上的心性关是在2012年秋天,那时我家在市郊开了一个木材加工厂,雇了几个工人,有一个姓段的老头,他总是耽误工,月底开支时他就说我少给他记了两个工,因为来我家的工人我都给他们做了三退并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为了不影响他们对大法的看法,我在记工上都是很认真很仔细的。我说那就把你计的账拿来咱们对一对,他说我没有记账。这时旁边的一个工人说,老太太记工百分百不能差,以前我也记工从来没差过,现在我都不计了,可这老段头还是说差。

当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因为两个工钱争来争去的,让世人对大法有一个坏的印象。我说不管这事谁对谁错,都按照你说的办,于是我又多给了他两天的工资,化解了矛盾。冬天停工以后不长时间,他老伴到我家要锯末子,说是老头在屋里平地把腿摔骨折了。

第二次过利益上的心性关是2015年,我家不开厂子了,在市里兑个旅店做生意,有一天我到超市买大豆腐,卖豆腐的是个女的,她边给认识的人捡豆腐边唠嗑,捡的豆腐都是厚的,捡完这几块厚的我看她俩还在那说,把我给晒在那,我就要走,卖豆腐的人一看我要走了急忙说,你买啥,我说买两块豆腐,于是我就给她五元钱,她把钱收了也没有给我捡豆腐,对那个女的说你把厚的都捡去吧,那个女的说行,于是把厚的都捡走了才给我捡,捡完豆腐还不给我找钱,一块豆腐两元钱她应该给我找回一元钱,她不但不给我找钱还说我没给她钱,她还问那个买豆腐的女的,你看见她给我钱了吗?那个女的说没有啊,这时我的火就上来了,忘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了,我说今天你要是不给我钱我就不走了,她看不行就把钱给我了,豆腐也没有买我就走了。回去后越想越难受,越想越后悔,那几天象长了一场大病似的难受。

回去后仔细的分析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在这个过程中真的就像演戏一样,故事情节一步步的展开,然后进入高潮,就看故事里的我怎么去面对对自己的不公,是把自己当作常人还是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这就是人觉之分。修炼中没有小事,事事都是修炼,过程中反映的是修炼的境界。

我们不妨把故事再回放一下,首先两个人唠嗑把自己凉在那有一个面子心过不去;第二;大块豆腐让人家捡走了,剩下两块大的本应该是我的,可卖豆腐的人非得让那个女的都捡走,这就是利益之心。紧接着故事进入了高潮,明明把五元钱给了她,买两块豆腐应找回一元,非但不找钱还说没给钱,而且还有证明人,占便宜的心没去掉这回又诬赖你一把,演戏进入高潮的时候看看自己能承受到什么程度,这就是修炼。

就像师父讲课时讲的有个其它法门的修炼人是个女的,冬天单位分苹果每人一箱,她出去办事,等办事回来一看自己这筐苹果都这么小,就很来气,后来还有人告诉她,大的被谁谁谁给拿走了,她就骂街。我今天所过的心性关和这个女的有什么区别呢,人家是有人告诉有几个大苹果被人拿走了,而我是看着那几块大豆腐被人捡走的,而且人家不要了卖豆腐的还得商量着让人家把剩下的厚的豆腐捡走。这就像演戏一样在剜心透骨的刺激我,看我的利益之心,怨恨之心,面子心,不平的心等等修的如何,人家是在帮我提高心性呢,而我却没有抓住这个机会提高上来,在这个问题上修得还不扎实。

第三次去利益之心是今年9月7日,我路过菜市场时看到卖水果的那个女的,以前他经常跟我换真相币。她说大姐能给我破二百元钱吗?我说只有一百她说行,我先还她五元钱后就给她点了十张十元真相币共计一百元,我在那等了半天他也不给我找一百元钱,我就说借你那五元钱还了,她说知道了,因为有情就不好意思再张口要钱,心想很可能是明天一堆给吧?第二天换钱时女的不在我就我把一百元真相币给了她的丈夫,我说昨天妹妹在我这换了一百元钱没给呢,她丈夫就给了我二百元钱,我刚走出去不远有人喊我,回头一看是卖水果的那个女的,我还以为她给我送昨天那一百元钱呢,我说昨天的钱你家兄弟给我了,没想到她说昨天的钱不是给你了吗?我说没给,我还以为等二百元钱都给你了你再给我钱呢?她坚持说给了,是不是你昨天花了,我说都7点多了,我还得回家做饭上哪花去,这时我想到了师父讲的不失不得的法,也想到了买豆腐时没过好心性关自己的懊悔,心想今天自己一定要过好,于是我就心平气和的把刚到手的一百元钱又还给了她。

当时我知道这是给我提高心性来的,一个是看我能不能放下利益之心;另一个就是冤枉了能不能找自己。在这个僵持的过程中,自己的人心是怎么动的,有没有怨恨之心;大吵大闹不拘小节的行为;想没想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遇事找自己,不失不得,一举四得的法理在心里扎没扎下根,修的扎不扎实。

回家后我就在想,五元钱的小关没过去今天涨到一百了。虽然事情过去了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太舒服,背法时心不静,我就坐下来找自己,还是利益心没有放下,于是我就坐下来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强加于我的利益之心,然后我又出去讲真相,第二天再背法时心就静下来了。

以上就是我在修炼过程中去利益之心的几个片段,我深刻的体会到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一定要修好自己,才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