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本《双莲》(下)

李普文

【正见网2017年10月10日】

(六十七)

白玲回忆。

内景,牢房,白天。(时间接罗杰在会客室见艾莲之后)

常疯子带艾莲回牢房。

李春:怎么样?你朋友要捞你出去?

常疯子:她傻了!写个保证就能出去,就不干!

白玲:(羡慕)写个保证就能出去?

王姐也吃惊的看着艾莲。

李春:写啊,写啊。

艾莲摇摇头。

常疯子:嘴硬!進了集训队就知道了。

李春:集训队?

常疯子压低声音:進集训队的,都……。

常疯子看到狱警来了。

常疯子:看好她,坐板!

狱警進来:坐板?把她吊起来!

常疯子马上把艾莲吊在铁窗上。

其他人都吓的直直的坐板。

狱警:白玲。

白玲:到!

狱警:出庭。

白玲惊喜:我可要出去了。

(六十八)

内景,牢房,夜。

艾莲被吊,疼的大汗淋漓。

王姐不解的看着艾莲。

常疯子带白玲回来。

白玲两眼发直被推進来。

众人围上:怎么样?

常疯子:不出所料,一年劳教。

白玲突然哭喊着向墙上撞去。

白玲:它妈的,共产党不是人!我要上诉!

众人拦住白玲。一阵喧闹,引来了狱警。

狱警站在门口,拿着电棍往铁门上“当当”的敲。

白玲还在挣扎。

狱警不紧不慢的把电棍打开,电棍上冒着兰光。

白玲一下就瘫在地上,不出声了。

狱警冷笑一声,蔑视的。

狱警示意常疯子把艾莲放下来:她。

常疯子把艾莲放下,艾莲瘫倒在地上。

狱警:今晚看好她。(指白玲)。

常疯子锁门和狱警走了。

(六十九)

内景,牢房。夜晚。

白玲缩在墙角不断抽泣着。

李春:哭啥哭,進到这儿没地方讲理,法轮功比你冤枉多了,也照样受罪。

值班的卖淫女:(在地上来回走着)真倒霉,整夜也别想合眼了。得看着你!怕你死了!(恶狠狠对白玲)

艾莲忍着剧痛坐起来:你睡吧,我替你值班。

大家一楞,看着艾莲。

卖淫女飞快的躺下睡了。

艾莲忍痛挪坐到白玲身边,抱着白玲。

背景声音:

警察:(凶狠的)12号……

警察:(凶狠的)快走!快走!

白玲:他们在叫谁?

艾莲:法轮功学员。

白玲:怎么没有名字?

艾莲:他们上访被抓,为了不连累家人和单位,没报姓名。

白玲:他们要被带到哪去啊?

艾莲不语。

李春:(一骨碌爬起来)听说有关法轮功的秘密监狱,没名没姓的,死了都没人知道。

白玲:你们真是比我还冤哪。

背景声音:

警察:(凶狠的)14号……

警察:(凶狠的)快走!快走!

白玲:你们何苦呢,图个啥呢?信仰能换饭吃吗?

艾莲:(低吟)

(背景声音:音乐庄严而舒缓)

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

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

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

背景声音:

(音乐对比警察的凶狠)

警察:(凶狠的)17号……

白玲:是你师父说的?

艾莲:(点头)是师父《洪吟》里的诗句。

白玲:再给我背一首吧,我心里舒服多了。

艾莲:《做人》

背景声音;音乐

警察:18号……

艾莲:

为名者气恨终生

为利者六亲不识

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义之士

不动情清心寡欲

善修身积德一世

王姐躺着没有动,但眼中闪着泪花。

李春内心受触动。

(七十)

外景,牢房外,白天。

放风。

艾莲用圆珠笔内的弹簧,做缝衣服的针。并用旧棉絮搓成线,为白玲缝袜子。卖淫女和白玲围在一边。

卖淫女:你们法轮功讲善,善有什么用?共产党说你不好你就得不好。你们才有几张嘴?共产党的电视、报纸、广播,铺天盖地的,老百姓就信,假的也说成是真的了。去年,我在……那哪……(不好意思说自己过去就進过监),一个犯人从五楼跳楼死了,政府说他炼法轮功走火入魔、炼法轮功精神失常了,犯人都得给政府出证。其实他根本就不是炼法轮功的,是因为奖分给的少,心里不平衡。他家里人哪知道是咋回事?他得恨法轮功!

艾莲:人们迟早会知道真相。你不就在说真相吗?

卖淫女吓一跳,偷眼看远处的狱警。

狱警坐在椅子上,两个犯人一边一个给她按摩。

在另一边,王姐和常疯子聊天。

王姐:(问常疯子)不报名的法轮功是往哪送啊?

常疯子:(低声)上级新命令,要年轻的,都送大西北,让他们自生自灭。

王姐:那还检查身体干啥。

常疯子:不让问。

(七十一)

内景,牢房,夜幕降临。

王姐回牢房。表情有些反常,脸色凝重。

众人正围着艾莲。

李春:(没理会王姐,对艾莲)再讲一个好人有善报的故事吧。

白玲:讲恶人恶报的。那些冤枉我的人准遭报应。

李春:讲善报的。(伸出手,露出一个红肿的手指给艾莲看)看,她(指白玲)用门给掩的。

白玲:(吓的)我不是故意的。

李春:要在过去,我不能饶了她。

艾莲:现在呢?

李春:现在我就真善忍,忍了呗。所以,讲个善报的故事吧。

大家笑。

李春:唉,我要早认识你,我就不会去寻仇了。

艾莲:(关切的对王姐)你怎么啦?

王姐:今晚你進集训队。

大家一下都沉默了。

艾莲:(打破沉默,微微一笑)我给你们打一套炼静功的手印吧。

王姐没有阻止,而是悄悄的把风。

艾莲盘腿坐好,将法轮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的手印打了一遍。

白玲:真好看!也不知是你人长得美还是动作美,反正真好看!

李春:再打一遍!

艾莲又闭眼打了一遍。艾莲全身笼罩着一层圣洁的光辉。

李春和白玲等人深受感染,她们的眼神,变的清亮和纯真,仿佛她们不再是置身世间监狱被人瞧不起的罪犯,而是佛国世界纯洁的众生,听到美妙的佛法而赞叹欢喜……。

大家的表情变的柔顺了许多。

艾莲跟着常疯子走到牢门口。

李春:一定要回来,我给你做生日蛋糕。

艾莲:我一定回来,等着我。

(七十二)

内景,牢房小号,夜。

音响效果。

狭窄的空间,中间有一张小床的,有一个小窗口的铁门,那个小窗口只能透進来一点点微光,小号四壁的水泥墙光秃秃的,往上看顶子很高,坐在那张小破床上,几片木板钉在床架上高低不平的吱嘎吱嘎直响,感觉犹如坐在一口很深的枯井里,给人一种恐惧和压抑感。门口墙上的一个小灯泡发出微弱的亮光,照射着屋顶上唯一的物品——监控器。

监控器连接在另一个秘密房间,在这个房间有个警察通过监控器能够看到小号里的每个角落。

艾莲全身从头、脖子、胸到腹部和双手双脚都被宽布条勒紧好几圈,绑紧在木板床上,脚上带着铁镣,全身一动也不能动,(镜头转到警察的监视屏幕上)。

恶警甲:(举着电棍,电棍上冒着蓝光)再问你一遍,还炼不炼。

艾莲:炼。

(七十三)

内景,牢房,夜幕降临。

白玲翻腾着自己装窝头的塑料袋,把攒下的一个一个窝头,慢慢的、有些不舍的递给李春,李春一把把塑料袋抢过来,把窝头拿走了。

白玲:哎,你……

李春:不够义气。艾莲对你那么好。

白玲:我……太饿了。

李春:还缺白糖和奶粉。谁还有钱?

王姐拿出了白糖、奶粉递给李春。

李春:(惊喜)算我欠你的。

王姐白了李春一眼。

白玲:你说艾莲会回来吧?

李春:没问题,明天有外国记者参观,共产党再怎么,也得顾个面子。

(七十三)

内景,移植中心化验室,白天。

王主任走进化验室。

王主任:马上找到这种配型。(资料递给化验员)

化验员在电脑上查询,显示:86号。

(七十四)

外景,看守所门口,白天。

黑西服、张所长等人在门口迎接、招待。

外国记者参观团的车到了,记者们下车,老记者詹姆斯,戴安娜也在参观者中。

(七十五)

内景,狱警办公室,白天。

从监视屏幕上,可以看到四个男恶警拿着电棍走向了艾莲。

监视屏幕旁的警察,走出房间,锁好了门。

从监视屏幕上,可以看到,四根电棍冒着兰光,电击在艾莲身上,艾莲的身体被电击弹起,又落下。

恶警甲:炼不炼?

艾莲虚弱但清晰:炼。

(七十六)

内景,看守所,白天。

外国记者来参观,花鸟,小动物,图书室(王姐、白玲等人在装模作样看书,白玲不时斜眼看参观者)、娱乐室(常疯子和一个犯人在打乒乓球)。

老记者面无表情;戴安娜兴致勃勃。

镜头转换于外国记者参观和艾莲受酷刑。音响效果。

艾莲已无力挣扎,从她的角度看到的是几张狰狞、丑恶、淫笑的男恶警的脸。

外国记者离去。

黑西服和张所长相视一笑。

黑西服手机响了,黑西服接听。

黑西服:是。几点?。

黑西服看了一下表,对张所长耳语。

(七十七)

内景,牢房。白天到夜。天阴沉沉的。

大家回牢房。

李春:唉,装模作样,就是给外国人看的。

白玲:要是每天都有记者来就好了。

李春、白玲把窝头用手掰碎,再碾成细粉状,然后掺上奶粉和白糖使劲揉。那窝头面遇见糖竟然变的稀软,和上奶粉后,捏成蛋糕形状。放一会儿,蛋糕的软硬就刚好合适了。

白玲:(惊讶的)真成蛋糕了!

李春:没见过吧。这是牢里的特产,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白玲:(悄声对李春)白天没看见艾莲啊。

李春没说话。

大家坐板都很沉默,白玲望着蛋糕,无数次咽吐沫。

李春眼神里第一次显出了忧郁。

门外有了动静,大家都跃下板,凑到门前观望。

王姐也在期盼着。竟没有说大家。

天黑了。

李春眼前似乎看到:

艾莲把蛋糕放到嘴里:嗯,真好吃啊!

李春从幻想中醒来,看到是白玲嘴馋的正要把一小块蛋糕末放到嘴里。

李春:放下!

白玲:(把蛋糕末飞快塞進嘴,委屈的)就一点末,搀死我了。

李春抬手要打,又放下了。

外面一片嘈杂。

王姐不顾及的下地趴门缝看,看见常疯子。

王姐轻声:嗨。

常疯子吓的浑身发抖低声:那个跳舞的法轮功死了。真惨。

大家都惊呆了。

李春:(看着蛋糕发愣)不会的,她说要回来的。

门外传来铁镣拖地的声音。大家扑到门口小窗上看,一双光脚,带着铁镣,被拖走了(从裤脚可看出是艾莲被放在地上拖走,裤脚带血)

有狱警的声音:快点,快点。

白玲:(突然发疯)谁说好人有好报啊!我不信,不信……(扑向蛋糕,用手抓着往嘴里塞)

李春:(发疯的扑向白玲)不许吃!你给我吐出来。

白玲不停的往嘴里塞着,伴随着神经质的惨笑。

李春扑倒了白玲。

牢房外狱警:安静!安静!

李春无力的悄然趴在地上,绝望的抖动。

被扑倒在地的白玲仍在神经质的往嘴里填着蛋糕。

王姐脸上的泪水慢慢流下来,她轻轻的擦拭着。

音乐响起。

时间在沉寂中过去。

李春:(喃喃自语)她说过要回来的。

突然,牢房逐渐亮了起来,一束光芒照在了墙上。

白玲停止了动作,抬头,吃惊的看着墙,白玲惊的张着充满蛋糕的嘴,满脸是蛋糕屑。

李春满脸是泪,用手飞快的抹了一下,简直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李春:她回来了。

光芒中,艾莲身着圣洁的古装,微笑的看着众人,徐徐升上天空。

(七十八)

回到现实。

安妮震惊。其他人沉默不语。

罗杰的电话响了。

罗杰:爸爸。

罗杰父亲:孩子,爸爸出趟远门儿,自己照顾好自己,有事儿找你干爹。

砰的一声枪响。

罗杰:爸爸!爸爸!

电话挂断。

罗杰对马修:等我消息。

罗杰匆匆出门。

(七十九)

内景。皇家俱乐部。白天。

罗杰沿着走廊急速走,推开一个幽静的小门。

罗杰干爹(中共元老)正在看书、喝茶,看到罗杰進来。

罗杰:(扑过去,跪的地上)干爹!我爸他自杀了……。

元老干爹:(慈爱而心痛的)孩子,坐。我听说了,361潜艇失事了,人员全部遇难。

罗杰:什么原因?

元老干爹:严重超载。

罗杰:爸爸,为什么?

元老干爹:因为……,潜艇失事,暴露了……走私活人。

罗杰:走私活人?

元老干爹:涉外器官移植。

罗杰震惊。

元老干爹:孩子,到了该你知道的时候了。这事牵扯太多人了,大家都有份……

元老干爹脸转向了窗外。

元老干爹:(无奈的)公安、国安负责抓人,法院、检察院负责把人汇总,武警负责运输,军队负责看管、摘除,医院负责移植收钱。唉!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

罗杰愣愣的看着元老干爹。

罗杰:就没有人想改变现状吗?

元老干爹:改变了,也就没有你们这些“太子党”了吧!做父母的,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过的好吗?

罗杰痛哭失声。

元老干爹:(痛苦的)孩子。唉。(喃喃自语)出路在哪呢?

镜头扫过老人看的书,《九评共产党》、《江泽民其人》等禁书。

(八十)

内景,僻静的郊外小院,白天。

安妮斜靠在沙发上,脸上仍盖着那半块丝巾,昏睡。

超现实画面:姐妹情音乐,姐妹情双人舞蹈,表现妹妹无助的看着姐姐受难。

电话铃响了,惊醒了安妮,安妮走出屋。

屋外,马修走来走去。

马修的手机响了,显示有短信。

马修:是罗杰。

短信写着:我不能再帮你们了,尽快离开中国,罗杰。

马修和安妮互相看着。

半晌,安妮突然想起。

安妮:我们还可以再试试:查理的爸爸。

罗杰:这个时候,太冒险了。

安妮:为了艾莲和她的朋友们。

镜头摇向在一旁远处打坐的法轮功学员乙。

安妮:(冲马修微微一笑)这回你帮我把风。

(八十一)

内景,黑西服家。白天。阴天,隐约的雷声。

黑西服在卧室,烟雾缭绕中抽烟,心情沮丧。

画外音:最近,风声对上海这边不利,你可要脚跟站稳。

黑西服:请转告江总放心,我生是江总的人,死是江总的鬼。

烟雾缭绕中,黑西服叹了口气。

镜头扫進厨房,保姆和警卫聊天。

保姆:小心点,最近主任脾气不好。

警卫:是啊,自从中南海那边(用手向上指)找谈话,主任就变了。

保姆紧张:是啊。

镜头扫过墙上照片,赫然是查理。

黑西服表情柔和,充满慈父感情看着查理的照片。

镜头扫过桌子上,一封信美国来信,黑西服拆开,掉出照片,是安妮和查理的合影。

黑西服看信,楞在那里,似乎听见雷声,看见闪电。

屋外一个大雷,黑西服一哆嗦。

黑西服抽烟。照片中,安妮的影像恍若变成了艾莲。

回忆:

先从外景的乌云密布转入内景。

内景,看守所办公室,夜。(从服饰上看出,是艾莲被迫害致死,外国记者参观后的那一夜。)

黑西服、张所长,几个警察,常疯子,恶警甲死了,在担架上,被人抬走。

常疯子:(面带惊恐)……,一道白光,把我闪晕了;几声炸雷,又把我弄醒了,那雷啊,闪啊,围着所里,炸啊,闪啊,炸啊,轰隆一声,西墙塌了,也停电了。我的妈呀,冯警让雷劈死了,报应来了。他们都看见了,那个跳舞的法轮功像仙子一样升空了……。

警察们附和,都有害怕表情。

特写:张所长目光惊恐中带着呆滞,强忍着浑身哆嗦。

张所长的异常表情引得众警察看他,黑西服狠狠的瞪了张所长一眼,张所长克制着自己的恐惧。

黑西服:胡说!

常疯子吓的闭嘴。

黑西服:(对张所长)这件事不许再提!谁敢再散布封建迷信,扰乱人心,后果自负!

张所长:(呆滞的)是。

张所长哆嗦着一挥手,警察把常疯子带走。警察都走了。

剩下张所长和黑西服。

黑西服:记住。这种事,谁走漏风声,谁用脑袋负责。

张所长点头,没说出话来。

天空中,一个大雷打下来,黑西服心惊。张所长一抱脑袋瘫在地上。

回忆结束。

天阴下来。窗外隆隆雷声。烟雾缭绕中的黑西服心神不安。

画面:艾莲迫害致死那夜的雷声,看守所西墙在雷声中倒塌。

镜头从窗户扫过屋外,可以看见安妮走進来。

安妮進门。

音响紧张。

保姆张罗。

黑西服走出屋和安妮照面。黑西服虎着脸,强作镇静。

安妮看见是黑西服,大吃一惊,转身跑。

黑西服:(对警卫)抓住她。

警卫抓住安妮。

黑西服:(指指沙发)请坐。

警卫把安妮按在沙发上。

黑西服挥手让警卫走开。警卫退出。

黑西服把门锁上。安妮紧张。

(八十二)

外景,黑西服家外,白天。

马修焦急的望着黑西服家。

突然,几辆高级轿车驶来,在黑西服家门口停住,下来两个官员模样的和十几个便衣。

马修更加焦急。

(八十三)

内景,黑西服家客厅,白天。

安妮环顾四周,看见了查理的照片。

安妮:你是查理的爸爸?

黑西服:……你真的是我儿子的女朋友?

安妮镇静下来:是不是我让你想起了什么人?

黑西服:算计到我头上来了。你真是在海外长大?

安妮:是法轮功学员艾莲,对不对?

黑西服:你是谁……?

安妮:艾莲是怎么死的?

黑西服似乎又听见雷声滚滚。

黑西服:(害怕的)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安妮: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孤儿,在海外长大。

黑西服似乎明白了,又听见雷声,感觉是报应,表情楞可可的。

沉默半晌。

黑西服:(机械的)你在做危害中国的事。按照中国法律你就得進监狱。但是只要你说出都和谁联系过,谁帮过你们,我可以保证你安全回到美国。否则……。

门外嘈杂。

警卫有意把声音传進来:中纪委的!请等一下,我去叫刘主任。

黑西服表情变化。

镜头转到门口。

几个便衣已经把门口守住。

两个政府官员模样的人,推开警卫,進入,更多便衣跟進来。

官员甲:刘主任在哪?

警卫指客厅。

便衣开客厅门,打不开。看官员甲,等候指示。

官员乙示意撞门。门被打开了。

黑西服拿着烟,坐在沙发上。安妮不见了。

黑西服眼神有征询之意。

官员甲:中纪委决定,你因经济问题被双规了。

黑西服似乎意料之中。

黑西服:我换件衣服。

官员甲刚要阻止,官员乙挥挥手。

官员乙:让他去,周围都是我们的人。

黑西服進到卧室,紧急思量对策。

外面,两个纪委官员对话,官员乙有意想让黑西服听到。

官员乙:(若有所思,象自语)中南海这回可是动真的了,姓刘的可是老江的嫡系啊……。

官员甲:(高兴)中南海这一回合算是占了上风。只要姓刘的一交代,对上海帮……,哼!

官员乙:(若有所悟,随即有意高声)不怕他不交待,只要他儿子一回国……。

官员甲:小声。

卧室内,黑西服听到后,惊恐。

黑西服打开卧室暗门,把安妮拉出来。

安妮被堵的嘴,挣扎。

黑西服打开另一道暗门,解开绳索,推安妮。

黑西服:快跑,到美国使馆求助。

安妮:你……。

黑西服:(跪下)听我说,千万别让我儿子回中国!(万分恳切)我求求你了!

安妮不知所措的点点头。

黑西服把暗门关上。

黑西服从枕头下拿出手枪,出卧室门。安妮却打开了暗室门出来查看。

官员甲:(害怕)你把枪放下!

官员乙紧盯黑西服,语调缓慢,一语双关:刘主任,把枪放下吧。党的政策你是最熟悉的。

黑西服手哆嗦了一下。

一声炸雷,黑西服似乎看到了看守所倒塌的西墙,他举枪在自己头上,开枪倒地。

官员甲懊丧。官员乙暗喜,俯身查看。

安妮震惊,飞身回暗室,跑了。但关门时弄出了声响。

官员乙:什么声音?

众便衣进入卧室。

(八十四)

外景,后花园,白天。

安妮从直通后花园的暗道出来,拉着等候在那的马修飞跑。

一辆面包车飞驰而来,司机招呼二人上车,司机竟是罗杰。

众便衣追出后花园,什么也没有发现。

(八十四a)

内景,黑西服家客厅,白天。

众人回到屋中,黑西服的保姆和警卫跪在地上,被官员甲、乙刚逼问完的样子。

官员乙:(手里拿着安妮和查理的照片)通知各大饭店、旅馆,还有海关。

(八十四b)

外景,罗杰车上,白天。

罗杰明显消瘦憔悴,但目光坚毅。

马修和安妮惊异的看到车后座上的法轮功学员甲、乙。学员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躺靠在学员乙身上。

安妮急切关注学员甲的伤势。

法轮功学员甲虚弱的向马修和安妮示意自己没事。

马修关切的对罗杰:你还好吧?出了什么事?

罗杰摇摇头。

安妮感激的看着罗杰。

罗杰满面沧桑:(喃喃自语)当年我也可以救下艾莲的,我……。

(八十四c)

内景,郊外小屋。白天。

罗杰、马修等人把学员甲扶进小屋床上。

学员乙拿起桌上一个包裹,递给安妮。

法轮功学员乙:这是我们找到的艾莲唯一留下的东西。送给你吧。

安妮急切的打开包裹,寻找。

包裹里只是艾莲演出时的仙女装,整齐的叠好。

安妮撇开仙女装,找了又找。

学员乙:……没有找到你说的丝巾。

安妮失望的抱着仙女装,又慢慢的把仙女装包好。

马修握住学员甲的手:谢谢你。保重。

学员甲:(吃力的)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刚成立了一个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你……。

马修:我一定参加。

罗杰:我也参加。(和学员甲握手告别,对安妮)快走吧,我送你们去机场。

众人与法轮功学员甲、乙告别。

(八十五)

内景,机场办公室,白天。

电脑上安妮的护照影印件。一个穿海关官员制服的男人看电脑的背影,可以看出男人很惊讶,不安。

是看守所张所长。

张所长:(痛苦的喃喃自语)难道这件事注定要跟我一辈子吗?

镜头:(对过去的回忆镜头)

一双光脚,带着铁镣,被拖走了(从裤脚可看出是艾莲被放在地上拖走,裤脚带血)

有狱警的声音:快点,快点。

一阵雷电,看守所西墙倒塌。

张所长痛苦的捂住脸。

从办公桌上一台监视器上,张所长看见罗杰、安妮和马修走进机场大厅,镜头从张所长的眼,落在监视器里的安妮脸上,又转到罗杰。张所长似乎打定了主意。

音乐紧张。

电话铃响了。

张所长:知道了。让他们过去。他们是外国人,有合法手续。况且,送他们的人也不好惹。就按我说的做。

(八十六)

内景,飞机上,白天。

马修和安妮并排坐着。安妮抱着艾莲的包裹发愣。

飞机起飞了。

他们从飞机的舷窗上看着渐远的中华大地。

马修用手提电脑飞快的打字。

安妮:看来,你的收获很多。

马修:你呢?

安妮沉默,安妮打开包裹,一套仙女装。

安妮抱着仙女装,继续看着窗外,陆地已经模糊了。

突然,仙女装裙摆上的一朵不起眼的小莲花引起了安妮的注意,她飞快的展开了裙摆,发现那裙摆的一角是一块和安妮的丝巾大小一样的丝巾做成的,她从自己包里抽出了另一条丝巾。

安妮摇动马修:快看!

两条丝巾吻合在一起。

镜头从丝巾转到梦中超现实画面:双人舞。

艾莲穿上黄下兰(黄衣上写有法轮大法好的兰字),安妮穿上白下兰。

舞蹈表现:

--姐妹重逢:艾莲慈悲祥和,安妮悲喜交集,激动。艾莲以圆润的手臂及莲花指等中国古典舞动作在前,安妮学着动作跟随其后。(以显示前面安妮跳现代舞时动作被改动是艾莲所为,即双胞胎的心灵感应。)

--赋予重任:舞至结尾,表现艾莲要离去,安妮哭着跪求艾莲不要离开自己;艾莲鼓励安妮,并对安妮寄予希望的表情。艾莲拿出仙女装,递给跪在地上的安妮,并扶安妮起身,一道仙光从艾莲手指射向安妮,安妮上身白衣变成和艾莲一样的黄色,并写有法轮大法好。艾莲渐渐远去,安妮惊异的看了一下自己黄衣,手捧仙女装泪眼相望。

安妮梦中呼唤:姐姐……。

飞机上的安妮哭醒了。她紧紧抱着仙女装。

在旁边的马修飞快的在电脑上打着字。

(八十七)

内景,美国,新闻办公室。白天。

新闻主任从一个高层办公室往外走。

背景声音:

西方官员:中国政府一概否认关于活摘器官的指控,虽然无法让指控失效,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无法证实那些指控,没有直接的证人。这就造成了一个两难局面……只有中国政府愿意配合才能确认指控的真实性,但是中国政府显然不愿意配合。再者,根据新闻平衡的原则,应该加上610办公室的说法,会更公正一些,但是作者不愿意,所以……文章中关于活摘器官部分只能删除。

主任進入自己办公室,马修正等在那。

主任(硬着头皮):祝贺你,文章发表了。

马修:(郁闷)他们删除了活摘器官那部分。

主任:没办法,外交压力很大,再说,没有足够的证据……

马修愤怒的站起来。

主任:这个舞蹈演员的故事能揭露出来,已经很震撼了。至少对法轮功学员是个安慰……。

马修愤然出门。

主任:(声音在马修身后)还有……,已经有多个城市拒绝来自中国的塑化尸体展览……,嘿,马修。

内景,酒吧,白天。

酒吧里人不多,看样子都和马修是熟人。

马修喝着酒,一副颓废。

酒吧老板:马修,你应该高兴啊。你的故事很感人。

马修苦笑继续喝着酒。

电话响了。是罗杰。

罗杰:(声音低沉悲痛)马修,祝贺你,文章发表了。

马修:谢谢,你还好吧。

罗杰:我挺好。

马修:他们删除了……。

罗杰:我都知道。马修,我这有个人,也许你想和他谈谈,是关于艾莲的事。

(八十七a)

一个人的手接过电话。是看守所张所长。

张所长:这件事折磨我啊,不说出来,我的精神……要……完了。那天……刘主任接了电话说,晚上有任务,让我带着枪等候。

声音和画面配合。

镜头始于:一双光脚,带着铁镣,被拖走了(从裤脚可看出是艾莲被放在地上拖走,裤脚带血)

有狱警的声音:快点,快点。

艾莲被拖到一个门廊,黑西服和刘所长挡在门口。

刘所长:就放这吧,你们走吧。

狱警们走了。

昏死过去的艾莲在地上被黑西服和张所长拖到一个隐蔽的门外,一辆手术车停在那。艾莲被抬上了手术车,过程中,艾莲醒过来,挣扎,但被绑在手术台上。

车上有两个人,一个老的,一个年轻的,穿着做手术的衣服,脸上有大口罩,拿着手术刀。

张所长:她当时已经神智不清……神智不清,把她打的,已经就是,并且电棍,电,她受的侮辱啊,小冯就是变态的那种,后来他被雷劈死了。这个跳舞的是个孤儿,没有亲属,也就不怕事后找上来。他们派来两个人,一个是解放军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军医,还有一个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血是喷溅出来的,而不是……。他们这个手啊一点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别看我端过枪,我也进行过实弹演习,也见过很多死尸,但是看到他们,我真的“佩服”他们这些军医,手一点也不抖。当时我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边站岗,610刘主任也在。可能是出于保密的原因,他们没用麻醉师,没打麻药。唉,他们也不把人当人看。这个时候,那个军医把血管……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啊…啊…的声音,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画面:雷声滚滚,闪电中,白色的手术车开走了。

看守所另一房间里喝酒的警察们,在雷电中碰着杯,姓冯的恶警甲喝的醉醺醺,出门。

雷电更加猛烈,一个闪电,把看守所西墙击倒了,恶警甲也被闪电击中,倒下。

(八十七b)

内景,酒吧,白天。

马修在打电话。

马修:你愿意公开作证吗?

刘所长:我……,不能。这些年我活的像个行尸走肉,我不怕死。可我还有老婆孩子,为了他们,我不能……,不能啊……呜呜(哭腔)。

马修愣愣的放下了电话,电话里传来罗杰的声音:马修,马修。

马修关了电话。拿起酒吧台上的酒杯一饮而进,示意酒吧老板再倒酒。

酒吧老板小心的看着马修的表情,倒酒。

马修又一饮而进。周围人劝马修:马修,别喝了。

这时,电话又响了。是美国老记者。

老记者:马修,我是詹姆斯。你好吗?

马修:(强忍悲愤)我很好。

老记者:我都听说了,祝贺你,文章发表了。

马修:(强忍悲愤)你是在讽刺我吗?

老记者:你还是老样子。……

马修:(打断老记者,愤怒终于爆发)对,我是老样子。你又要对我忠告什么!?那个垃圾中共,无恶不作、无法无天的共产专制暴政,你们还想向中共要证据。你们应该想想自己有无责任和勇气诚实地面对既有的证据,还有没有能力面对这种被国家权力掩盖下的反人类的罪行?

新闻的实质不是平衡报导,是揭示事实真相。610办公室的人在撒谎,我的文章干吗要帮助610散布谎言。 我坚信活摘器官的罪恶公然的存在,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啊……,在这样的真相面前无动于衷,那就是放弃了人应有的感情和责任。如果我们以牺牲伦理价值来换取眼前利益,人们迟早要为此付出代价。

我们西方社会的立国之本就是信仰自由,崇尚人权。马丁路德金博士曾经说过“任何一个地方的不公正,都是对所有地方的公正的威胁”。我们本应该是那些在暴政下受尽蹂躏及欺辱的人们的希望,而不是对暴富了的暴政集团的沉默,甚至是卑躬屈膝,那些在中共牢狱中挣扎、那些在中共酷刑下呼号、那些因中共迫害而颠沛流离的人们需要我们的帮助。当中共用礼炮、红地毯和香槟去欢迎各国政要,当北京上海的摩天大厦和辉煌灯火营造出一片繁荣和平的景象时,你们是否想起过那些在痛苦与黑牢中度日如年的人们。(因想起艾莲被活摘的遭遇,哽咽说不下去了)你们……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电话里老记者:马修,听我说。

酒吧里的人都看着马修。

马修:(愤恨的)你还有什么忠告,你说吧!

马修把电话的扬声器打开。老记者的声音传出来。

老记者:马修,听我说,我读了你的故事,我为过去而羞愧。……我参加了法轮功受迫害调查团,我还有两年退休,希望……还不太晚。谢谢你的努力。谢谢,马修。

马修楞在那里,酒吧里掌声响起。马修百感交集,强忍泪水,脸部肌肉哆嗦着,终于忍不住抽泣起来,马修用手胡乱在脸是抹着泪水。

人们簇拥着马修,安慰马修。

忧郁的马修走出酒吧,看见门口墙上一张新海报,是安妮穿着仙女装的演出剧照。

(八十八)

内景,剧场大厅,晚。

镜头从上一个镜头海报上的剧照,转到高档剧场上的剧照。

马修走進剧场大厅,迎面是演出的大幅剧照,新唐人新年晚会,照片上的是安妮。

镜头扫过豪华剧场大厅,人头攒动,一个帽子压的很低的中国人,是化了妆的查理(安妮的男朋友),他手里拿着一个请帖,写着:给:查理,自:安妮。

(八十八a)

内景,剧场后台,晚。

化好装的安妮在忍着腿痛,做着大跳,神情紧张。

吴阿姨(此时是气质出众的舞蹈老师)在安妮旁边整理着仙女装,可以看出仙女装的裙摆两侧是对称的两条丝巾,各有一朵小莲花。

吴阿姨:别紧张。

安妮:我知道,我不是孤独的,艾莲和我在一起。

(八十九)

内景,舞台和观众席交替,晚。

舞台上演着《喜迎春》。演员服饰色彩绚丽,明亮。

马修似乎看到艾莲当年。

艾莲:我正在编一个春天的舞蹈。

安妮欢快的跳着,勃勃生机。

人们欣喜鼓掌,其中有吴阿姨等法轮功学员,马修鼓掌。

镜头扫过查理,查理愣愣的,没有鼓掌。

报幕员:《升起的莲》。

马修表情由欣赏舞蹈的喜悦,渐变为严肃。舞台的场景和艾莲受迫害经历,交织在马修脑中,反映在镜头上。马修郁闷。

镜头扫过观众,当查理看到身穿恶党符号的警察打人时,表情紧张,当看到安妮饰演的法轮功学员被打死时,表情震惊。

当舞台上演到神佛下世将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接往天国时,观众爆发掌声,眼中含泪。

舞台上,安妮忍着腿痛,就要做大跳了。

观众席上,吴阿姨紧张的表情。

舞台上,随着神佛的手印,一道仙光在安妮腿上盘旋,安妮表情异样(表示疼痛消失)。犹豫间,安妮仿佛真正看见了神佛,安妮一个成功的大跳,奔向佛主时,泪流满面。

观众席,马修由郁闷变为吃惊,当看到神佛的手印,马修眼中逐渐放出了光彩。

镜头扫过查理,迷茫中,眼泪从查理眼角流出,他轻轻的鼓掌。

镜头回到安妮,安妮从侧幕中下台,从侧幕中,安妮看着天幕上飞升的艾莲。

马修也看着天幕中飞升的艾莲,马修的眼睛一扫忧郁、明亮而充满希望,再从马修眼神方向看,天幕中神圣的场景在扩大,安妮、马修看到了在天国中的艾莲由大到小向着宇宙中更光明处飞升。

镜头逐渐显出更光明处,一尊庄严大佛像。(完)

参考资料:

http://www.epochtimes.com/gb/6/3/28/n1269128.htm

人塑标本大多数来源是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美国人体展 尸体来自大连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6/3984.html

女教师赵昕的遭遇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13/34381.html

自焚还是骗局

http://news.xinhuanet.com/expo/2004-08/23/content_1862697.html

挑战伦理的人体标本展

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3/17/39754b.html

哈根斯人体标本展

http://www.epochtimes.com/gb/6/7/3/n1372574.htm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

http://news.epochtimes.com.tw/7/5/26/56443.htm

移植专家医院自杀 死因讳莫如深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7/12/15/46321.html

热点互动:中共武警副司令之死意味着什么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7/6/11/44576.html

中央密查真相 罗干红人宋平顺是自杀还是遭灭口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4/181930.html

活摘地点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7/24/182657.html

北京记者欲探尸体加工厂受警告

http://www.boxun.com/hero/2006/qxbbs/388_1.shtml

第四位证人爆中共军队走私贩卖活体器官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5/12/40415.html

大解密!361潜艇因活体走私失事

http://hi.baidu.com/ishidai/blog/item/aebb960100528702738da599.html/cmtid/ba162808e6341d39e924882b

海军北海舰队361艇失事原因的最新分析

http://secretchina.com/news/232254.html

神秘中国亡魂被迫卖身 ABC万里追踪

http://www.youmaker.com/video/sv?id=4637430faa8a4f578c4ec2532cac324b001

超越红墙背后的故事

http://epochtimes.com/gb/7/8/9/n1797037.htm

看守所的蛋糕

http://epochtimes.com/gb/7/8/2/n1790133.htm

看守所环境

http://www.epochtimes.com/gb/5/11/5/n1101210.htm

处子被判卖淫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3/43233.html

过世儿子托语父亲停止迫害 河北高官调查属实大受震动

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

华盛顿邮报2月4日发表署名文章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