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怎样从死亡线上闯回来的

辽宁大法弟子 整理

【正见网2017年09月10日】

我地有位老年同修,今年六十七岁了,修炼大法已有二十年了。今年六月份她却经历了一场生死病业关。师父是怎样把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让我们见证一下,法轮大法的超常和我们师父的伟大。

今年六月份的一天,这位老同修正在发正念,有点犯困,就感觉有两条黑蛇从地上爬到炕上,進入了她的身体,她一下子就清醒了。她就开始发正念清理。可是之后也没太在意。隔了一段时间,她就感觉从小腹处有两个条子粗粗往上窜,又从胸前钻到脖子上去了,打那以后她脖子一天比一天歪,一天比一天疼,更了更了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的身体腹部向右侧移,脖子也向右侧歪。她发正念、炼功脑袋右侧疼得更厉害。就感觉象得了脑血栓症状,走路不能正常走,两只脚走路一错一错的。她还不能正常入睡,只能坐着睡。因为在这事之前,她的腰拧了,尾椎骨错位,不能弯腰,好像骨头断开一样。睡觉之前,前边放个被,坐那儿头往前一沁,脑袋往上一低,就这样睡了已经一个多月了。最后不能走路了,什么也做不了了。功也不能炼了。家里人看到她这种状况,都很着急,让她去医院。她说:“我就不去,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在大法中受益了,师父从地狱里给我捞出来,我不能对不起师父,我得坚持炼功。不能上医院,上医院是不二法门。”老同修挺有正念。她家里人看到她这样坚定大法,不去医院,没办法,就只好给她准备后事了。屯里人也知道她好像不行了。老同修也不管那些,只想炼功。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她自己已经不能炼了。她就想到同修,因为她们屯子有好多同修,大家经常在一起学法、炼功。她叫小孙子去找同修。当时找了两位同修,其中有一位A同修。A同修带她一周时间。在这期间,A同修是全凭师父的法,支撑过来的。

老同修岁数大了,还不识字,主意识有的时候不是很强。A同修带她炼功时,当她炼第二套功法时,她根本坚持不了,A同修就教她念法。平时A同修不怎么会背法,可是这时师父的法就源源不断地往A同修脑子里打,A同修念一句法,她就念一句,就这样坚持炼。炼到第四套功法时,她不能下蹲,只能是一只手扶着膝盖,一只手随机下走,下走之后的手扶着小腿肚,然后另一只手再随机下走,绕过之后,两只手摸着腿,一错一错往上走。炼功期间,汗水象雨水一样往下流,炼完之后,地板砖上出现一滩水。老同修就这样坚持着。

炼完功之后,她往前走时,得扶着东西走,走到炕沿时,左腿上去后,右腿得用手搬到炕上,在一点点往炕里移。就这样,A同修带她炼到第三天晚上,老同修做了个梦,看见三块新鲜的肉,被插到了她的腰部。她知道是师父给了她三块肉。从此以后,她的腰一天比一天好了。

一周后,老同修就一步一错地去附近同修家听法了。可是还不能正常发正念。这时,师父点化B同修。B同修来了,就把老同修带到自己家里,可老同修脑袋疼得厉害,就回家了。B同修不放心,就找A同修商量,又把老同修接到A同修家炼功,几天后,B同修看到老同修效果不明显。这时B同修认识到老同修家的空间场不干净,于是B同修和A同修商量,让老同修离开她家的空间场,这样就把她接到B同修家(B同修丈夫在外打工)。B同修认识到老同修炼功不少,她不识字,只能听法,听法时还犯困,法装的少。只有多装法,才能改变的快,必须带老同修学法。

A、B同修就和老同修一起炼功,然后教她学法。刚开始A、B同修教她读《转法轮》,她俩轮番教她读。A同修读一句法,老同修学一句。然后,换B同修。就这样,老同修有效果了,但不明显。最后A、B同修商量,让她自己学法。她们认识到“论语”是《转法轮》的精华,于是A、B同修就教她读“论语”。因为老同修还能认识几个字,不认识的字就教她读,认识的就自己读,A、B同修认识到,这样她自己学法就能得法了。最后,老同修自己能把“论语”读下来了。在这期间,老同修又做了个梦,她看见师父把她的脑袋,身体各个部位都扶正了。老同修就这样一天天的好了起来。

正在这时,C同修从外地回来了。又把老同修接到C同修家,坚持几天,老同修就完全好了。就回到自己家里了。

就是这样,一位看似已经走到死亡边缘的人,就这样走回来了。笔者当时曾看到过这位老同修,真的感觉好像很难走过来。可就凭着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和法轮大法,以及她坚定的正念,她就这样奇迹般的闯过来了。

笔者在这里替我们这位老同修感谢我们伟大的师尊!谢谢我们可敬的同修!

最后我们重温师父的《洪吟》(二)(师徒恩),和同修一起共勉:
            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