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面对魔难 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台湾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9月12日】

最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好!

修炼前我的身体很不好,身体不健康,家庭长期负债,还要负担粗重繁琐的工作,常常觉得力不从心,觉得生活过的很苦很累。压力很大,晚上睡觉常做恶梦;不是被妖魔鬼怪追的无处躲,就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后来有一个朋友推荐我《转法轮》这本书,从我走進大法的炼功场那天开始,我的命运就彻底改变,得法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全身的病痛就全好了,而且简直是脱胎换骨,每天一有时间就学法炼功,实在没时间就边工作边听法,觉得生活过的充实快乐。修炼中不时会有过关、魔难的出现,结果往往都很神奇,展现的是大法的伟大超常,今天就撷取部份证实大法修炼的殊胜美好。

以前因为车祸导致膝关节受伤,一痛起来只能在那哭,一步也走不了,表妹在台大医院是资深护理师,给我找了最好的医生也没用。修大法后有一次去买菜,膝盖又痛了起来,我当时就想:我都炼功好了,这是假的,膝盖马上就不痛了。真是像师父说的:“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

有的时候难来的就很凶猛。为了方便搬运粗重的牡蛎,有一次把货车电动油压升降尾门放到胶筏上,没想到一个浪过来,胶筏随浪浮动就跟货车尾门把我的脚踝狠狠的夹了一下,瞬间痛的我尖叫了一声,眼泪都出来了,我先生吓坏了,说让他看看,我马上用力的在地上踩了几下脚,说:法轮大法好!没事!脚瞬间就不痛了,我就继续工作,我先生说什么也不放心非要看,后来看我工作、走路都正常,一点也不像装出来的,才没坚持要看我的脚。我知道自己刚刚还了一笔不小的债,谢谢伟大的师父!这样硬碰硬的结果,换成一般人恐怕非伤即残。

还有一次洗澡的时候不小心脚下一滑,人就重重的摔在马桶上,马桶盖是掀起来的,感觉整个人是猛力砸下去的。先是胸口再是下巴,当时坐在地上好一会儿都回不过神来,后来只觉得这样摔会死人的,就想到师父在《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中说过:“你啥事都没有,可是你真死掉一个你,是业力构成的你。而且身体上有你不好业力构成的思想,有心,有四肢,撞死了,可是它全是业力构成的。我们给你做了这么大的好事,去掉了这么大的业力,用它来偿命,没人做这个事情。就是因为你能修炼,我们才这样做,等你们知道的时候,你们是无法感激我。”如此猛力撞击却哪儿都不痛,也没肿没瘀清,就觉得不可思议,几次照镜子都去看看下巴,结果下巴就出现一点瘀清,就悟到了是心不正求来的结果,马上归正自己。在魔难来的时候我都没有害怕的感觉,就什么事都没有。

有时人心太重也会招来麻烦;有一次工作的时候忽然头开始剧烈的痛了起来,那是修炼后第一次头那样痛,我马上觉得一定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就开始找自己,几乎马上就知道原因了,那天有请了两个工人,本来应该在工作的進度上会起很大作用,却因为先生不合理的安排,進度就没出来,我为这事对先生不断抱怨,搞的先生也来气了,我还没完,气不过就叨念他,不久头就开始痛了。知道错在哪里,头立刻就不痛了。这件事让我深刻体会向内找的威力和法对炼功人严格的标准要求。

还有,修炼人的一思一念都非常关键。刚学法炼功不久,有一次在水中工作,刚下水的时候潮水到肩膀那么高,那天风很大,每个浪打过来都盖过头,我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觉得从头上盖下来的浪很神奇,它们会闪过我的鼻子嘴巴,其他个头比我高很多的工人都被水呛的哇哇叫,一边还交织着苦笑声。本来就这样什么事都没有很平和的工作,后来忽然思想中冒出一个念头:好奇怪,为什么我不会呛到水呢?这念头产生的同时又苦又咸的海水马上呛的我很狼狈。师父说:“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东西。”(《澳大利亚法会讲法》)真是这样。

还有一次两艘胶筏要去采一百篓蚵,为了避免搁浅所有人都全力赶工,海面的风力却越来越大,蚵田一旁航道的浪头也显得越来越凶猛,我先生和其他工人都着急的直说:待会工作完不知道怎么回家。我却一点也不害怕。采完蚵,先生让我上去掌舵,几个大男人一边把满载的胶筏引到深水区,我站在驾驶台看着海面的浪头单手立掌,口中念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父帮助。那时候还不懂得发正念,只是从学法中知道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口中才念完的同时,只见原本汹涌翻腾的恶浪瞬间变成温和的小飞浪,风还是那么大,大法真是太神奇太伟大了。

还有许多神奇事要说也说不完,修大法后常常想什么都会实现,好事坏事都有,就特别注意自己思想中各种不正的思想念头,一出现就正念清除,杂念就越来越少。同时对自己的各种执着、人心、观念也越来看的越清楚,就随时正念解体那些思想中反映出来的败坏假我。

参加学法交流的时候曾听到两例坚定正念闯过生死关的体会,我想转述出来跟同修分享这珍贵的体会:有个同修晚上睡觉突然胸口一阵闷痛,他浑身冒冷汗就醒过来了。他说:那个时候觉得心脏随时都会停下来,就想:如果我马上就要死了,也要在修炼的状态中死去。他就让自己起来,坐到地上开始打坐,告诉自己什么也不想,就把最后一次静功炼好。他当时只觉得身体的汗水把地板都浸湿了,炼完功起身的时候那个状态已经过去了,他就上楼去冲个澡换衣服。他说他简直是飘着上楼的,从来没有过的轻松感觉。

另一个女同修是腹部出现硬块,后来硬块大到看上去就像怀孕几个月了那样明显。全家人每天都逼她去看医生,她坚定的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就告诉家人,我知道我会没事的,可是你们如果再逼我,我就离家找个清净的地方去。听她这样说家人也就随她自己决定了!有一天她在家里炼静功,肚子开始剧烈的疼痛,后来晕过去了。当她再醒过来,发现大量污浊的脓血从下身流出来,她摸摸肚子硬块没了,不见了!她知道她这一关过来了!当时听到这些体会非常触动,就想到师父讲过的:“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但是这不是能有意表现出来的,是你在法中修到了这一步,使你成为了这样的生命。”(《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正念来自法,修炼人在魔难面前能够坚定正念,一定是在学法实修的基础上,遇事都能在法上考虑,“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欧洲法会讲法》)。师父才能帮忙化解一切危难。

近期看到不少在证实法中表现的勇猛精進的同修,因为各种自己意识不到、或者知道却不去修正的执着,就被邪恶利用各种魔难迫害,最后失去了人身。我们区相继这样的同修走了两三个,都是在具体项目起大作用的。这样一来,有些不能自己在法上理解的同修,竟然就跟着动摇了,人心一起来邪恶就会放大其执着,没了正念很容易就掉下去了,看着真是痛心。其实师父把什么都给了我们,只要我们做一个处处事事都能首先看自己、修自己的真修弟子。师父把修炼中所有会出现的现象全部都讲给我们了,师父不断苦口婆心的要我们多学法,学好法才能事事在法上对照、在法上正悟,才能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有这样一段法:“弟子:沈阳大法弟子祝师父好!(师:谢谢大家。)您在《转法轮》中讲,保护每一个弟子到自己能够保护自己为止,可是很多弟子还是没走完师父安排的路,被邪恶迫害死了,死者不白修了吗??

师: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用正念思考问题,每一个大法弟子都不会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来,看谁敢来迫害你!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这是不是具备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了?其实迫害之前的老学员我都给你们推到位了,包括后来的新学员,只要正念正行,完全可以保护自己了。只是有的学员就是没有正念,什么都具备了迫害中还用人的思想看问题,还执著一大堆,叫师父怎么办?完全把你自己应该在证实法中做的都包了吗?那是你在修炼还是师父在修?我再说一次,“师父是在迫害中保护大法弟子,而不是一个常人。””

在这段法中我个人现阶段的理解是:在魔难面前,修炼人如果能正念看待,也就能符合法的标准要求,那魔难自然就会解除,可是如果修炼人关键时刻动的是人念,那么在这一个问题上的表现就是一个常人的状态,那么一个常人就应该生老病死,师父想帮都帮不了,因为这是宇宙的理。

近期一次去香港参加游行,去之前腰已经痛了两天,虽然向内找了也找不到什么,也就不管它,它就反反复复的痛,程度不一。游行一结束,到机场的时候又痛了起来,连走路都很难,一动就痛,上飞机后就开始剧烈的痛,痛到连呼吸都痛。下飞机搭同修的车,一路上痛的感觉特别难熬,最后痛到表面皮肉都很痛,还会窜跑。终于回到村子,同修说要载我回家,我说不能承认它,我就自己骑机车回家,到第二天了也没好。先生看我还痛就说别出海工作了,我说我可以去工作。那个时候海上的蚵作正需要用到腰力,在家里我也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用行动否定它。结果出发去工作还没到海边腰就不痛了。

师父在《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时间会使金子越磨越亮。”

师父不承认旧势力,作为弟子当然也不能承认,不管出现什么麻烦都首先向内找,找到不足了就修正,就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

以上一点体会交流,层次有限,不足的地方请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