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的风骨

如一

【正见网2017年09月06日】

在网络上看到一篇介绍中华民国时期文人风骨的文章,读来令人潸然泪下,对那些文人油然而生敬佩之情。

被称为“学界泰斗、人世楷模”的大师巨匠式人物——蔡元培,辛亥革命后,曾任国府委员、司法部长、教育总长、大学院院长、中研院院长、北京大学校长、北京图书馆馆长等多重职务,可谓“位高权重”。但蔡元培在晚年旅居香港时,生活极端拮据,生病后无钱请大夫,常常苦熬支撑。但是即使如此他仍不忘周济别人。1940年3月3日晨,蔡元培起床后刚走到浴室,忽然口吐鲜血跌倒在地,继之昏厥过去。两天后,医治无效,溘然长逝。蔡元培死后无一间屋、一寸土,且欠下医院千余元医药费,就连入殓时的衣衾棺木,都是商务印书馆的王云五先生代筹,其清贫叫人落泪。

在中国现代史上开多个领域风气之先的箭垛式人物——胡适,曾讲过一段话:“金钱不是生活的主要支撑物,有了良好的品格,高深的学识,便是很富有的人了。”胡适也说到做到。他在任驻美大使期间,居然要靠借债过日子。当时他经济压力很大,不得不从各方面节省开支,连给妻子买东西,也尽量托人捎带,以节约邮资。大使有一笔特支费是不需要报销的,但胡适没有动过一分,全部上缴国库。大使卸任后,胡适旅居美国,为生计所迫,他时常要拿着两个纸袋亲自上街去买菜。1962年2月24日,胡适参加中央研究院第五次院士会议时,因心脏病猝发倒地逝世。胡适死后,秘书王志维清点遗物时,发现除了书籍、文稿、信件外,胡适生前留下的钱财只有135美元。

被称为是“老虎”、“大炮”的强势人物——傅斯年,向来以霸气著称,但他也有英雄气短的时候。1950年12月20日,傅斯年因脑溢血病逝。逝世前几天,他曾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为董作宾先生刊行的《大陆杂志》赶写文章。原因是想急于拿到稿费,做一条棉裤。他对妻子俞大綵说:“你嫁给我这个穷书生,十余年来,没有过几天舒服的日子,而我死后,竟无半文钱留给你们母子,我对不起你们。……你不对我哭穷,我也深知你的困苦,稿费到手后,你快去买几尺粗布,一捆棉花,为我缝一条棉裤,我的腿怕冷,西装裤太薄,不足以御寒。”几天后,董作宾把稿费送到傅家。俞大綵双手捧着装钱的信封,悲恸欲绝,泣不成声。此时傅斯年已命归黄泉,再不需要棉裤了。

这些民国大师级的人物,完全可以不如此清贫,他们只要放下尊严与人格,趋炎附势,投其所好,生活境遇就是另外的样子。但他们没有这样做,展现出了一个担当历史重任的文人应有的风骨,给后人留下了无穷的精神财富。

对比今日大陆的文人,文人之风骨无存,只有奴颜与媚骨。

网上曾曝光清华大学的校长顾秉林不认识“瓠”字,人大校长纪宝成误用“七月流火”,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把“黉宫”读作“皇宫”,还赢得阵阵掌声。

中国人民大学的几位教授,在海外的《环球时报》发表了几篇文章,观点都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观点。有位著名的主持人在海外演讲时,曾质问他们:这些观点你们自己相信吗?想挣钱出名,大陆也有很多体面的挣钱出名的职业,何必出卖自己的人格与尊严获得呢?

还有比这更无耻的,那就是科痞何祚庥,这可以说是无耻文人的典范。

对何祚庥其人,我了解不多。从定居在国外的一个大学同学那儿了解到了一点。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学物理学的科痞何祚庥一心想往上爬,自己又学业不精,那时讲政治挂帅,一切为政治服务,为了迎合中共控制思想文化领域的图谋,就投其所好,把科学技术哲学改为自然辩证法,用马克思主义毛XX思想指导科学技术研究,用科学研究证明毛XX思想,因此突出“贡献”,被中共任命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名利双收。我的同学们在私下聊起何祚庥时,都是一脸的鄙夷。科痞何祚庥曾在国内某有名的大学里演讲,当场有一位年轻的教师与他辩论,主办方顾及到他的面子,赶快叫停了这次演讲。

从国内媒体上看到过两则报道,也能说明科痞何祚庥的卑鄙与无耻。山西煤矿发生了矿难,死了几十人,何祚庥的评论是:“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为了迎合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何祚庥提出:用“三个代表”指导量子力学的研究。

1999年,当时的中共总书记有意图要迫害法轮功,科痞何祚庥又看到了向上爬升与出名的机会,在此投其所好,不顾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到处污蔑法轮功。

1998 年 5 月,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栏目,播放了何祚庥对法轮功的诬陷攻击内容。节目播出后,北京及河北数百名法轮功学员或写信或直接到北京电视台讲述真相,指出节目内容与事实不符。1998年 6 月 2 日,北京电视台在了解情况后,承认了这次关于法轮功的节目是建台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失误,并重新播出了一个采访原当事人的正面报道作为更正。

1999年4月11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发表了题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该文章以捏造事实、诬蔑、诽谤、陷害的卑劣伎俩,指名攻击法轮功,丑化法轮功修炼者的形象,诬蔑法轮功创始人。此文导致了天津市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流血受伤,45人被抓捕,这个事件成了法轮功学员万人大上访的导火索。 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来到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为了激起法轮功学员的仇恨,何祚庥在中南海门口的里面走来走去,试图引导法轮功学员冲击中南海的图谋失败。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何祚庥不断的利用各种场合污蔑诽谤法轮功,被中共封为“反x教斗士”,何祚庥又一次名利双收。

这样的文人不会清贫,但是按照善恶有报的天理,一定会有更可怕的恶报,因为他迫害的是佛法与修炼的人。从古到今,迫害佛法与修炼人都没有好下场,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为什么传统文化下的文人与中共党文化下的文人差距这么大?一个有着铮铮风骨,一切以学术为大,并且穷其一生追求之;一个是一副奴颜媚骨样,一切以中共马首是瞻,摇尾乞怜,唯恐主子不高兴,不给骨头啃。两者比较,就能看出谁才能真正担当起“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历史重任。

中共为什么要发动“反右”运动,拿知识分子开刀?通过比较不就看明白了吗?中共的政权不合法,如果知识分子都是传统文化下的那样铮铮风骨,不看中共眼色行事,不用谎言为中共粉饰太平,中共怎么能欺骗了老百姓,怎么还能把老百姓剥夺的一无所有,还要对中共感恩戴德,还要把中共称之为“党妈妈”。中共的流氓与无耻需要流氓与无耻的文人。

有一对夫妇,研究生毕业,为了迎合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需要,就从佛教中断章取义的拿出一些字句,来攻击法轮功,还写出书来了,在社会上卖不了,都被中共买去在劳教所、监狱、洗脑班欺骗法轮功学员。他们还被中共频频邀请到劳教所、监狱里搞演讲。有时候看看这些所谓的“文人”,真可悲,不知道自己干的是啥,为了中共“假、恶、斗”这假真理在牺牲掉生命的未来来换取名与利,真的可悲可叹!

但是这根源却是在中共身上。中共是西来幽灵,真正的大魔鬼,恶魔,它通过一场场政治运动摧毁了人的善念,扭曲了人的心灵,摧毁了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断了中国人作为炎黄子孙的根;89年6.4的血腥屠杀断送了人们企望中共改良的迷梦;99年7月至今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共妄图彻底断送全世界人的未来。

有人说,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此言不虚。没有正确的思想作引导,人的精神境界也不可能升华上来。中共战天斗地的党文化只能把人导向邪恶与地狱,中共一日不除,党文化的流毒不清除,中国的文人就不会有未来,中国人也不会有幸福的生活。

了解真相,认清中共的罪恶本质,抛弃党文化,复兴传统文化,正其时也。这才是中国人走向光明未来的唯一正道,中国文人的唯一出路。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