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迷无路 大法指前程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7月30日】

我似一枝枯萎的花蕾在风雨中摇摆

我是跟随妈妈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小弟子,那时我只有六岁。记得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之前,我每天跟随妈妈去炼功点学法、炼功。当时只有几岁的我,内心中对大法是油然而生的崇敬!那时的我,病业关从不吃药,我相信一切都有师父保佑。上小学的时候,经常有同学欺负我,有时守的住心性,有时守不住。回家我都会跟妈妈交流,妈妈都会告诉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内心不要有恨。当时理解能力有限,但是大法的标准真、善、忍,深深烙印在我的心中。

一九九九年妈妈不幸被非法绑架,随后的几年中,妈妈先后被迫害四次。第一次妈妈被邪恶抓走,我才九岁。爸爸抛弃了妈妈,在外面找了别的女人,晚上经常不回家。哥哥在外地上学。家里除了方便面还是方便面。也是这个时候,我开始学着自己生活,每天就会下方便面吃,方便面的袋子都堆的比我还要高。邻居看我很可怜,带着我去澡堂洗澡。经常听到人家议论我家:这孩子真可怜。她妈妈炼法轮功,人特别善良,被抓进了监狱。爸爸又不着家。这种话我几乎天天都能听到,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自始至终没有认为自己可怜过!我知道我并不可怜,我从不畏惧别人说妈妈修炼法轮功蹲监狱,我在心里义正言辞的说:我妈妈是最善良的人!只是晚上我会害怕。家里是一个大院子,晚上我不敢去厕所。每夜都开着电视睡觉,因为太安静了,静的让我害怕,开着电视能驱走一点点寂寞。一旦静下来,我就特别想妈妈!

我那时不懂为什么要抓炼法轮功的妈妈,妈妈怎么了?妈妈是个好人,为什么要抓好人?多少次因为太想念妈妈,我是哭着睡着的!爸爸经常带不同的女人回家过夜。我在家中好象没有存在过一样。时间象水一样流逝。

前两次妈妈回来后,爸爸还让妈妈住家里。后来妈妈就被爸爸赶走了。我和妈妈住在了她单位的一间屋子里。屋子不大,既是卧室也是厨房,用一个布帘隔开。一个柜子。床是桌子组合成的。妈妈就在单位里种点菜,我大姨和小姨也经常从老家送面给我们吃。舅舅对我们也很照顾。就这样,我们在妈妈的单位里一住就是四年。这期间邪恶知道妈妈被赶出家,失去了一切,他们对妈妈还是不放过!时不时的来骚扰妈妈,让妈妈去报到。邻居和妈妈的同事都很关心我们,每次邪恶来骚扰,他们都维护着妈妈。

后来长大了,我就时不时回家住几天,每次回家后再回来,因为吃不好,显得很瘦。有一次妈妈看我瘦的脸色不好看,就问我想吃什么,我说我想吃鱼。因为那时条件很困难,爸爸对我和哥哥不闻不问,妈妈还要负担正在上大学的哥哥。那时生活真艰难啊!听我想吃鱼,妈妈给我买了一条鱼,只有手掌那么大。别人家几天都要买一次肉吃,我们从来不买。妈妈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就用馒头沾盐水吃。

困苦中的妈妈仍然在坚修大法,而我随着年龄的增长,对自己的放松,我开始离法越来越远。虽然从小沐浴在大法中,可是因为放弃了修炼,世俗的污染使我的大脑混沌,内心的天平摇摆不定,我不知道怎么再去定义对与错,善与恶,开始随着世风下滑。

迷茫的青春

毕业之后,我去了哥哥所在的城市。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每天无所事事,和QQ、游戏相伴,沉迷在虚拟的网络中。我既讨厌这样的生活,又不想改变现状。我觉得我还小,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青春期的孩子都是这样,觉得不张扬自己独特的个性,就不正常。我每天沉溺于虚拟的世界里,在虚拟的世界里扮演不同的人,反正谁也不认识谁,甚至性别都可能是假的,愿意用什么方式就用什么方式。虚拟的网络游戏让我不能自拔,一天的时间都在电脑前,饿了就买点东西坐在电脑前面吃。时间久了,开始分不清网络和现实。后来赢得了游戏也不能让我再开心起来,最后觉得特别没意思,再也不愿意玩电脑了。

我开始找工作上班。因为我年龄小,而且没有工作经验,又不擅长跟人相处,同事都喜欢欺负我。最脏最累的工作总是我的,我嘴上不说,心里却非常不平衡。大家对我好象已经习惯了,好像那些脏活累活就该属于我做。我做着活,虽然忍着不说,可我内心是非常排斥的,我感到我活得好辛苦好辛苦。看路上忙碌的人,行驶的车辆,璀璨的霓虹灯,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异类,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

我生活的异常苦闷与艰辛。这时的我对自己的未来开始思考,我往后的路该怎么走?我到底要什么?不要什么?应该怎么面对生活?有时认为人可能就是应该这样生活的吧,开始羡慕那些总不吃亏的人。

我的人生会是什么样的呢?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我是人群中的异类吗?有没有人像我一样?我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使自己的内心得到平静。

没有上进心,做什么都没有特别强烈的欲望。不喜欢和别人说话,总觉得和别人格格不入。团队的事情我也不热心参与。久了我就独来独往,也很想说说心里话,可是又不愿意听别人说那些你争我夺的事,同事之间,她跟她关系好,跟他有矛盾,这些事情听的我很头疼。

后来我找到一份彩妆老师的工作。学校里老师之间的勾心斗角,同事之间的尔虞我诈,让我倍感压力。渐渐的,我不知道怎么工作和生活了!特别羡慕那些聪明人,他们说话做事总会得到大家的认同和喜欢,可我,总是学不会他们的方式。我甚至责怪妈妈让我拥有一个不幸的童年,我以为是我童年缺失了父母的陪伴,缺失了家庭,让我在生活中没学会如何处事的思维和方式。我像邯郸学步那样,处处效仿着所谓聪明人的一举一动,可最后,我发现我什么都没有学会,反而迷失了自我。

渐渐的我开始被名利、虚荣心蒙蔽了心智。生活上我攀比着,总想过的比别人好,想让所有人都认为我过的非常好,这种面具生活让我过的非常艰辛。夜深人静时,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人过的那么累,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但是,总也找不到答案。

妈妈遭到迫害,父亲沾花惹草,并在妈妈遭到迫害时抛弃了妈妈。面对这样的家庭变故和困苦,从小到大,我从不向人提及,极力隐藏着。我认为这是非常让我难堪的事情。在我追求所谓美好的生活时,过去的艰难从反面不断的刺激着我已经膨胀着的虚荣心。

不幸的婚姻

我谈了个男朋友。他家是做生意的,一家人都很精明。我们很快就结婚了。婚后不久,丈夫就开始对我实施暴力,稍一不如他的意就会动手。暴力让我对丈夫又爱又恨。婆婆却跟我说:“你别大惊小怪的,世上哪有女人不挨打的!我要生产的那天,因为给你公公开门晚了,你公公一巴掌就把我的脸打肿了,我晚上就生了你姑姐。哪有女人不挨打的,有脾气的男人才有本事,不打女人的男人没几个有本事的!”

在决定是否离婚的时候,我怀孕了。我想,这是上天安排的礼物。我也安慰自己,有了孩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好景不长,丈夫还是说骂就骂,说打就打。这日子再也没有盼头,我选择净身出户,离婚了。离婚后丈夫不断道歉,想要复婚,我整天在纠结中度过。

当我想打掉孩子的时候,他在我肚子里动了一下。我的心五味俱全,一个小小的生命还没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就要被杀掉。我于心不忍,我不能那么自私,伤害一个尚未出世的小生命。我就想,这是我选择的男人,好坏都是我的命,上天注定的。两个月后,我又回到他的身边。

回去之后婆婆说我,现在想复婚想都别想,要过就这么过,离婚证在我这里,想复婚得我同意了再说。我也没想那么多,习惯了委屈的我就那么默默的听着,这样的生活乏味而苦涩。

结婚之前,丈夫家买了房子。可这时开发商出事了,房子不能正常交接了。家人就想退,可是退房的人很多,开发商没那么多钱全都退了,家里人商量让我挺着大肚子去售楼部闹,不退钱就让我住在售楼部,直到退款为止。为了迎合婆家人,我就同意了,去闹了几次,婆婆的钱很快就退回来了。我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一味的迎合他们一家,他们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只要不生气就好。

有天我在扫地,婆婆跟姑姐唠家常,唠到他们村有一个男人有外遇的事情,婆婆问我,你看看,我儿子要是找个女人,你能怎么样!你生孩子,别人也能生,你能怎么样啊!我听到这种话,第一反应是不知所措,是啊,我能怎么样呢?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忍受的底线在哪里?只知道一味的要忍。我好想让人教教我怎么做个正常人,精明,会算计,会做事儿,不吃亏。我有意效仿着小区里的女人做事、说话,可怎么也学不会。

我埋怨父母没有给我完整的家庭,没有让我在家庭中学习怎么正常的为人处世,妈妈教我的全是忍,忍,忍。我甚至恨我只会忍,无论什么事情就只会忍,我恨这样的思维在我骨子里扎根!我恨自己被人欺负不懂还击!我更恨婆婆总给我难堪,让我在别人面前出丑,而我却不知道怎么捍卫自己的尊严!我恨丈夫的懦弱和私心!心里压抑得让我痛不欲生!

我心里的恼怒像一团火焰,可没有人为我做主,心里非常不平衡。家里的饭等家务都是我挺着肚子做,可婆婆动不动就跟我生气,做饭放了她不喜欢的生抽都会由此大闹,我什么时候洗澡也要由她说了算。我的精神都在紧绷着,生怕有差错惹了她。时间久了,家里人对我越来越不放在眼里。而我,越想学着别人做事,遇到事情越是不会做!

丈夫经常在外地,一次我们通电话,很清楚的听到车载地图报的是回到了我们所在的城市,我问丈夫是要回来了吗?丈夫说没有,我说我听到车里的车载地图说话了,丈夫不承认,还骂了我一通,骂我神经病!气冲冲的就把电话挂了。后来我打电话问他在哪里,他承认回来了。我说:“你为什么要骗我呢,我都快生了,晚上也得有个人照应着,万一晚上要生了怎么办?”他很生气的说:“你别给我说这个,人家老婆都听不见车里车载地图,就你听见了!让我在朋友面前都特别没面子!”他还让我过会儿打电话跟他道歉,好让他开免提让他朋友听。为了让他消气,我就按照他说的打过去电话,向他道歉。当时我已经快生了,我把这个事情告诉婆婆,想让她管管丈夫,说我快生了,让他早点回家。婆婆却说:“你也别给我说这些,他就是去玩了又咋样?哪有男人不出去玩的,又不是不回来了,别没事找气生!”我觉得这一家人太不可理喻,丈夫不顾及自己即将临产的妻子,婆婆不管对错都在维护自己的儿子。我当时真是发自内心的恨: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他玩了十多天回来了,收拾他衣服的时候发现一张洗脚城的会员卡,这个洗脚城是全市出了名的野鸡城,是男人嫖娼的地方。我的心真碎了,在这样的家庭中,只有把眼泪一滴一滴咽进肚子里!

孩子出生后,我的爱全部在孩子身上,尽量不和任何人打交道。婆婆知道妈妈炼法轮功,她是排斥的。每次婆婆接到真相电话,我就紧张,因为她挂完电话就会咒骂妈妈,贬低妈妈。我害怕婆婆生气,就渐渐不敢为大法说话了,心里特别的煎熬。他们以我妈妈修炼法轮功为由,变着法的不让我跟妈妈走动。我的沉默再次让婆婆一家看到了我的懦弱,我的唯命是从并没有得到他们丝毫的尊重,反而一次比一次过分。

一次孩子夜里哭,打扰到丈夫睡觉。他叫我一声我没起来,因为我白天太累了,也很困,他就特别生气,开始骂我,连带骂我家人。我跟他吵了两句,他起来就开始打,往我身上踩,吓得孩子哇哇大哭。我求着他不要打了,别吓着孩子。我觉得我在他脚下像一个动物被他任意的践踏着。我本能的保护着孩子不被他踩到。没有词语可以形容我当时的心碎。我忍受着,却没有勇气离开。丈夫看我的那种鄙夷的眼神,直刺我的心底。

每次丈夫打完我,他们就把我妈妈找来。妈妈每次都是听他们说,从来不辩解。我恨他们总是用这种方式欺负了我,再欺负我妈妈!

结婚后,婆婆就把丈夫的账和公公分开了,丈夫也没挣到什么钱。他从外地回到家,每天中午吃完饭准时去牌场打牌,晚上十点多回来。偶尔我去牌场找丈夫,一个嫂子告诉我,说丈夫在这欠了好几千块钱的账了。我劝丈夫不要赌了,他不听,依旧去赌。我告诉婆婆,想让婆婆劝劝他,婆婆却说:“这男人哪有不打牌的,他出去挣钱多累啊,回来还不让他打打麻将啊,你看你爸也出去打麻将,我从来不管。”我顿时感到,在这个家里,我就是一个没有话语权的小保姆。我心里慢慢的对这个家失望,对丈夫失望,在这个家里,我就是个多余的人。

这年的圣诞节,晚上因为一件小事,婆婆又开始把事情搞大,又吵又骂的,说:“我就不让你们复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分我们家的房子,想都别想!家里一切都是我的,连你也是我家买的!”那一刻我彻底看清了婆婆的内心。丈夫从外面回家后,婆婆开始告状。我当时太想解脱了,这种煎熬的日子我想彻底摆脱了。以前每次赶我走,我都不舍得,想让孩子有个完整的家。当这次丈夫又老一套的骂着我父母,让我滚回去时,我很平静的答应了他。他先是惊愕了一下,然后就为难我,让我把东西全都带走。当时是晚上十一点多,外面还下着雨。我提出只带孩子,其他我什么都不要。婆婆说好。他们娘俩把我们娘俩连夜下着雨从一个城市送到另一个城市的妈妈家。在妈妈家,丈夫对着我妈妈不尊重的咆哮着,婆婆还在一边帮衬着。骂了半个多小时,他们见我和妈妈一句话也不回,头也不回的走了。

难舍母子情

那一夜我感觉解脱了,终于解脱了,不用担心第二天再面临他们一家的谩骂了。只是看着孩子,心里隐隐作痛。没几天丈夫想要回儿子,并且说他已经找好女朋友了,还要去外地旅游过春节。如果孩子跟了他,他俩商量着就不要孩子了。当时我愤恨的心非常严重,我知道是我还没有放下对丈夫的情。那一刻,我感觉我的血全冲到脑子里了,嗡嗡的!丈夫和那个女人出去旅游,拍了照片故意发在微信朋友圈里让我看到。那一夜,我满嘴都起了泡,我在莫名的怨恨中无法自拔!

看着可爱的孩子,想给孩子最好的,却什么都给不了,又不舍得把孩子送回去。心里太难割舍了,我觉得世界上失去什么都不能失去孩子。带着孩子上街,孩子喜欢的东西,我却因为囊中羞涩而不能满足孩子,我是多么愧疚!妈妈要做大法的事情,不能一直帮我带着孩子,而我在家照顾孩子又没有经济来源。我严重失眠,有天照镜子,发现二十七岁的我,居然开始长白发。

我不愿意出门,不想见任何人,觉得自己都要崩溃了。一次妈妈带着孩子出门,我想到了死!拿着刀片割了下去。我都没有感觉到痛,只想尽快的结束这一切。妈妈回来赶忙把我送去医院,缝了五针。看到妈妈在医院为我奔忙的背影,我心如刀割。我是妈妈的孩子,我有多爱我的孩子,妈妈就有多爱我,那一刻我发誓再也不能做傻事!

事后,我买了火车票,去了另一个城市,孩子由妈妈照顾着。出去之后我慢慢的开始放对孩子的执着。想孩子,又不敢打电话,我怕我忍不住。就这么一秒一秒的忍,一分一分的熬,一天一天的放。后来,丈夫打电话要求孩子跟他住一段时间,我同意了。就这样孩子被接走了。

两个月后我回丈夫家看孩子,孩子不认识我了,不叫妈妈,不让我抱。我的心痛苦到了极点。回到租住的房子里,想孩子就象出现了幻觉一样。特别难受的时候我就一声一声的叫孩子的名字,我觉得孩子还在我的身边。我不敢看手机,手机里全是孩子的照片……

解疑惑,师尊显圣容

我无路可走了,思念、怨恨、压抑已经快要把我折磨疯了。一次在沙发上坐着,我看到了妈妈天天读的大法书,一念就出来了:我要学法!我要解脱!这么多年,妈妈一遍一遍的让我看书,我都敷衍过去了,从来不当回事。这次,我真的想好好看看书。这是二零一七年五月底,我终于拿起大法书。当天夜里我就做了个梦,梦到孩子,梦到丈夫,我立刻就喊师父帮我,我不想再想了。师父瞬间就把这些画面消除了。我知道师父没有放弃我。

最初的学法中,我内心有猜疑,对法理好象有种不敢完全接受的感觉。那天晚上已经十一点多了,我突然想看看师父。没有开灯,我站在师父法像前说心里话。突然,我看到师父的法像变了:师父的脸开始有变化,紧接着是头发也开始变;师父的法像由穿西装变成穿着袈裟,发型也变成了卷发。我以为我看错了,再仔细的看,师父的法像依然这么变化着。这是师父在为我解开迷惑啊!师父知道我心里怀疑,就让我看到这些!我的眼泪就下来了,师父一直没有放弃我!正法最后了,师父还在想方设法让我修炼大法别掉下去,否则我就是被销毁的人啊!是师父慈悲,又把我捡回来了!

大法让我重获新生

回想痛苦的青春年华,那荒诞的一切是我迷失在人中时无尽的业力轮报。庆幸的是,无尽的忍让中偿还了业债。得法以后我就听老师的话,一切顺其自然!大法让我内心得到了解脱!身心得到了升华!我的胃病、胆囊炎、神经衰弱、失眠等症不治而愈,多少想不开的事情在《转法轮》中都找到了答案。对于婆婆和丈夫,也不怨恨了。我学会了向内找,以前是我不对,我对婆婆心里有怨恨,不愿意跟她说话,对她很冷淡,也没有关心她。跟丈夫也是感觉委屈,就怄气不想搭理他。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转法轮》)

站在修炼的角度看,常人中的坏事并不一定真是坏事,一切事情在修炼中都能变成好事。工作中,我再也不埋怨我做的比别人多了。我做的多了,别人就可以多休息一会儿。以前愁眉不展的脸也渐渐舒缓了。没有怨恨,没有埋怨的时候,觉得这个世界都发生了变化,每天微笑很自然的挂在了脸上。曾经在人中向往的生活、自己要找的做人的标准,现在看来太荒唐可笑了。我现在生活得简单而快乐,我的生命就一个标准,那就是法的标准,是真,善,忍!

我内心真正得到了宁静。在善与恶的天平上我曾经那么摇摆不定,让我痛苦了许多年。现在的我非常庆幸没学会常人的聪明,儿时妈妈教我的忍深深的根植在我的生命中。

我开始和妈妈一起做三件事,开始我不自信,怕讲不好真相,怕别人不接受。每次出门讲真相我都要妈妈陪着才敢去讲。有一天妈妈不在家,我想出去讲真相,那个怕讲不好的心又出来了。我心里想,我什么时候才能突破了呢!我想起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不能认为自己不行!我告诉自己我能行!我能去讲!我在师父法像前请求师父加持弟子!我一定要突破!我一定要迈出这一步!然后我骑着自行车就出门了,本来在家忐忑不安的心,在路上我居然一点也不害怕了,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

第一个讲的是一位婆婆,因为年纪大耳朵不好使,一句话总要重复很多遍婆婆才能听懂,我心里就在想,我一定要很耐心的去说!去救这个婆婆!最后婆婆退了队!

接下来给几个人讲真相都不顺,我就反思我自己,发现自己都是在按别人教的去讲,好象是在背着要讲的内容去讲,而不是发自内心的去讲,没有用心去讲。突然我明白过来,讲真相的时候就是在对别人表达自己的真心!我有一颗真心,我就用这颗心去阐述邪恶的谎言和大法的美好!我这样一转变过来,真的开始发生变化了,再去讲的时候大家都能接受了!

讲到一位老党员伯伯时,他先是排斥大法,我就讲共产党都为百姓做了什么,讲到六四大屠杀,伯伯沉默了,我知道他是默认我的说法了,我又讲了共产党活摘人体器官。他知道共产党是多么邪恶,所以这一切他都不反对。我把自己曾经的经历告诉了伯伯,如果不是学大法,我的恨可能永远都化解不开!是大法救了我!是大法教会我放下怨恨,宽容所有伤害我的人!我从一个怨妇变成一个明朗善良的人,这都是学大法的改变。我看到伯伯开始阴沉的脸慢慢舒缓,我看到了他本性善良的一面,我告诉伯伯共产党伤天害理,天都不会容它,赶紧三退不要做它的陪葬品。伯伯很认真的点点头说:“我退!”

后来我去公园又讲到一位老党员,我问他:“伯伯,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伯伯问我是干嘛的,我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伯伯开始很诧异的看着我问:“我不明白了,你怎么这么小年纪也炼这个啊,这不是老头老太太才炼的吗?”并且开始看我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眼神中透露出怀疑和鄙夷。我知道这都是假象!我不能动任何不好的念头!哪怕是一念就能让邪恶钻空子,让伯伯不能得救!我要正念正行!我一直让自己保持正确的心态,开始回答伯伯的问题:“修炼大法不分年龄,国外国内有很多象我和比我小的人修炼。越是年轻人,越应该有道德水准去做人做事!现在的年轻人做人做事都是在围绕一个利字,为了名利地位,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这种没有道德的做法是对的吗?我年轻,我修炼大法,这些肮脏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去做,连想都不会想。法轮大法教我一切都为别人着想,教我一心向善!不被当今错误的观念所左右,随波逐流,这么好的法,我怎么能不相信!”伯伯开始不情愿,又跟我讲很多关于共产党的事情,我知道自己在这方面懂的少。伯伯讲的很多都是我没听过的,但我知道无论什么时候大法是最正的,我也是正的!我不能与他讨论邪的东西,我要用善去感化伯伯。

接着我讲了我的婚姻,我曾经的怨恨,还有我现在的心态。无论伯伯怎么用邪的方式说服我,我都要告诉自己,大法才是最正最好的!我就用法,用善去说我的经历,比如我买菜只买样子不好的,从不挑拣。因为我把好的买走,不新鲜的也要有人去买,不如我去买。伯伯一听这些,也说:“我也是这样,我看街上老太太卖菜,剩下的都让我买完,我不管能不能吃完,我都会全部买下,好让人家早点回去。”慢慢的伯伯的思想开始转变,善良的一面被唤醒!我看到他脸上原本看我鄙夷的眼神没有了,开始有了善良的微笑,他认可了大法,认可了修炼大法的人都是善良的人,并且愿意退党!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帮我做,让我从中提高自己!

我刚走没多远,突然下起了大雨。我心里就想师父快点帮帮我,下大雨别人都跑回家避雨了,我怎么讲真相啊!半分钟都没有,天空就晴朗了,一滴雨都没有了!师父又一次的让我感受到信师信法,正念正行的神奇!两个多小时里,我讲了将近三十位,只有六位不愿意相信。我努力了,哪怕只有一位相信,这一切都值得!

如今的我,得法才一个多月,可是我的生命却充满了阳光,我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和真谛,自己成了一个更新的生命。

同修和妈妈鼓励我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想以此唤醒那些象我一样早期随着爸爸妈妈修炼,而后却迷失在常人中如今已经长大成人的可贵的生命。为写这篇文章,我三易其稿,哭了多少次,因为一写到自己痛苦的婚姻和对儿子的思念时,我仍不能自己。妈妈说:翻出来是好事,正是去怨恨、委屈和情思的好机会。唯愿那些象我一样迷茫的青年人,能走進大法修炼中来,这里才是我们生命的归宿和净土。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