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

君子砚


【正见网2017年07月12日】

谨以此诗献给师父,献给天下同修们,献给我们共同走过的岁月

童年的星空,灿烂明烁,湛蓝的天幕,似乎垂手可得
风儿伴着流水,瑶琴般的呜咽,月光抚摸着我,洒下树影斑斓婆娑
大地摇动着身躯硕硕,让我觉的可笑笨拙,虫声嘤嘤,梦乡的摇篮唤我去安卧
固执的我却从这静谧安逸中跳脱,仰面大喝,空间为之震错:
我是谁,谁是我,今生又是什么角色
面对我的执著,风儿快速的向远处林中游梭,月儿躲入了云纱朵朵
大地拽来夜幕深裹,残星在曙光前沉默,只有泪水伴随着苦涩

岁月是河,浪花朵朵,明净清澈,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神铸写着传说
我看见一股暗红的血色,悄默无声的倾泻,慢慢的污浊,慢慢的血色
灯红酒绿,弦管笙歌,名利钱色,恶魔在狰狞的散落着蛊惑
妈妈,急抓衣角声音促咽,这世界已太多恶魔,要将我们吞没
快找那大神仙,我们一起离开这狼蝎的险恶
每个人都是错愕迷惑,就是母亲,也只是端来一大碗中药叫我喝
我的呼喊,无人听说,讥笑私语,嘲讽切切,蚊蝇般肆虐
精神发作,走火入魔,活该当妈的,前世的债主在折磨
寂寞慢慢挪挪,种植着萧瑟,编织着无聊的绳索
将我的世界涂层灰色,端来他的汤碗让我一起喝
岁月是歌,此时悲歌,人们的沉沦,世界在堕落,我也在其中随波
记忆慢慢覆盖尘锁,我的世界也开始疯狂噪做,神?!真的?传说?
看不见曙光,绝望慢慢将心侵灼,这世界已末,无路可躲
我准备凌空一跃,向那地狱深渊中落,如果只有毁灭,那我就速战速决

神的慈悲,在最后一刻光明四射,创世主,他已经听见了我悲苦的诉说
九五年,那是我新生的欢歌,《转法轮》,这是神永恒的传说
天梯?!嘲笑又象当年潮水般涌过,亲人们也在其中顺流推波
神?!谁见过?都是共产党在养活,只要争斗,只要有钱,才能霸王作
这一次,我的意志变成金刚凿,没有动摇,没有退缩,神路,真金闪烁
那小丑,那红魔,嫉血攻心的发作,以为暴虐,以为钱色,以为谎言涂抹
就可以将神的光芒覆没,就可以把众生毁灭,没想到却是它们最后的戏作
七二零,众神都在复活,创世主的光芒,照亮了永恒的传说
灯红酒绿的诱惑,金钱权色的迷惑,亲情浪漫的侵浊,不过是风中尘埃落
十八年的风雨穿梭,十八载的血泪诉说,我们不再柔弱,金刚使者在奔波
看见众生得救的笑靥,看见红魔的衰落,看见新宇的辉煌,看见师父的巨作
如果岁月可以从来,如果可以再一次面对选择,如果可以的话
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们每个人都会义无反顾的再次抉择着
只是希望自己那时会做的更好,无憾的拥有过
这神的讴歌,这永恒的传说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