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日本“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 走过的人生(五)

刘如

【正见网2017年07月10日】

松下幸之助在22岁时,仅仅凭着当时不足100日圆的所谓资金,和制造灯座一无所知的空白技术,就敢于白手起家,进行创业。日本人一直将这个超乎人想像的大胆行为叫做无谋。他不仅大胆,还遭遇惨败,甚至落入典当物品来度日的境地,也没将他打垮,竟然奇迹般地时来运转。他的奇迹与逆境中的坚强沉稳,全都来自从九岁开始的日常工作的种种磨练打下的基础。

创业之初遭遇惨败

幸之助在大阪电灯升至检查员的职位时,因为工作太轻松,开始利用闲暇时间对不满意的电灯底座进行改造,做实验,并把他的粗糙试验作品交给会社,希望他的合理改良能被会社认可,进行大量生产。但是却被无情地否定了。认为他的改良毫无意义,一句话,认为没人需要,卖不出去,没有任何价值。

他受到无情地否定,并不动摇,反倒促使他下了决心,自己做出来真正能见世面的产品,自己卖出去。于是辞去会社的工作,开始了独立创业。

一开始,有两个会社的同事因为了解他专注的工作态度,和技术掌握上的非凡领悟力,于是决定跟他一起创业,就这样,加上妻子和妻子的弟弟,共五个人,手里拿着也就是相当于几个月的工资,就开始了改良灯座的制造。

他碰到的第一个困难就是没有制造灯座的设备,那不足100日圆的资金,不够买一台最简单的机器。没有钱也没有设备,甚至不知正规的原料为何物。面对这等看似毫无理性,毫无谋略的异想天开式的开业方式,大家都看不懂,他到底是无知还是过于自负。

事实上,他的确遭遇了惨败,好不容易花了四个月才弄清制作方法和材料的他,以自己独特的头脑和打造方式,炼制的金属灯座虽然成功了,却卖不出去,几个人同时在大阪中拼命地寻找买家,10天过去,才卖出100个。不过10日圆的销售额。为此,几乎等同原先的会社对他的否定成为现实。一般人面对这样的残酷现实,是无法再坚持的,因此两个同事不得不面对生活,需要养家而离开了他。结果,他只好自己背负着大量的库存和债务,艰难度日。甚至靠妻子典当结婚时的嫁妆来支撑每天的生活。

看似无谋 实则有备无患

即使是这样,他也毫不怀疑自己的改良是有问题的,连退后的想法都没有,对他来说,失败并不可怕,就像他当初不被大阪电灯认可一样,被以等候空缺为藉口,不接受他的入社要求。等到被他的诚意打动进入会社,他已经度过了三个月的水泥搬运工的生活。练就了见习工需要的推小车的臂力和技术,磨难对他而言,从来都会变成好事,干任何事会经历失败,也早就明白,而且常年当学徒学到的技术,使他对制造东西的感觉非常好,学什么都很快,对新的技术,根本不害怕,内心是明白自己拥有的实力的。

所以,他对于没有做过的东西,没有陌生感,多年的经验使他明白,只要用心观察和钻研,虚心请教,总能学会。因此说他无谋,并不正确。他敢于在不懂正规的制造方法时,走出会社创业,是基于从九岁开始的学徒生涯的磨练。他对机械构造,炼制物品,并不是完全陌生。很多东西,触类旁通,只不过,金属的炼制,他是第一次。

还记得他曾在13岁,第一次贩卖自行车时,因为站在客户立场说明性能的热心和坚守一成让利的诚信,打动了顾客。顾客因此说只要幸之助一直在这家店工作,他就一直从他这里购买自行车。那时他同样被自家店主痛骂和否定,不应该如此主动让利来做生意。可是他最后得到了客户的认可。

这一切都告诉他,如果自己的所为是为了别人,自己的东西真的能解决人们的不便之处,其性能是大家需要的,并好好制造,让人放心使用,坚守诚信,就一定会得到认可。

没错,这是从九岁就积累的多次面对否定、面对失败的磨练打下的基础;做人的经验和技术的感觉的积累,使他不怕逆境与失败,这些都是人生“有备无患”、踏实做人的见证,使他能清醒地面对失败,能理性判断自己是否可行。他面对惨败的坚毅心态,绝非一朝练就的,也不是天才的智慧,是常年打下的基础,无形的准备。

也有人认为,他还是过于冒险,无法模仿,也不敢模仿,不知他的妻子为何能够忍受得了,在典当嫁妆度日中,敢于一直等待他最后的走运。

其实,幸之助不可能做毫无信心的事情,他当时是大阪电灯会社的优秀人才,绝不会让自己陷于绝境,连家都养不起。他离开会社时,已经知道,凭着自己的实力,即使创业后真的走投无路,失败到底,也完全不用担心生存的问题,他很简单就能再次返回原来的会社。离开时,大家都盼望他能回来。这就是实力的准备。他之所以一度靠典当度日都没回去,完全是认为自己的失败是暂时的。所以即使在这一点上,也是有备无患的见证。绝非人们表面看到的所谓异想天开和无谋。

否则,很难解释他如何能开创出游刃有余、不受世界经济状况好坏影响的水坝管理模式,并影响了后世,成为今天日本普遍采用的经营管理方式。

他做人的诚意,果然很快引起某家商社的注意和赏识。看似一败涂地时,突然时来运转,一下解决了资金问题,开始了正常顺利的工厂制造的运作。就此牢牢打下松下电器的根基。

(待续)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