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那些瞬间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6月23日】

坚信

听到同修讲的两个故事。

一同修被迫害时,警察对她说,你们师父跑到国外去了,住什么什么高级的房子,生活怎么怎么享受。该同修听了高兴的说:这样那我就放心了,我正替师父担心呢,就怕师父吃不好住不好。

另一同修被迫害时,怎么也不转化。一警察指着墙边的一盆水对她说:你什么话也听不进去,就信你师父的,你师父说这是一盆铁你也跟着说是铁啊。同修答到:我师父说这是一盆铁那它就会变成铁。

很快这两个同修就被放了。

金刚

一年轻男同修曾受到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其中包括断了六根肋骨,他说,在他奄奄一息的时候,看到师父将他的肋骨接了起来,并将他的身体再造成了金刚不坏之体,空中显示出很大两个字:金刚。自己身体里对师父和大法的金刚般的坚信从微观向表面扩展,身体都装不下,溢到体外来。表现在人间就是邪恶很怕他,监狱长都躲着他。出狱后,派出所所长跟他说:在我所辖区范围内你想怎么发怎么贴就怎么发怎么贴,反正这是你的爱好。国保接到举报过来一看是他立即掉头就走。

一念

二零零零年,我所在单位领导找我谈话,他说他找我单位另一位同修谈话时,该同修说为了法轮功,情愿将牢底坐穿。他问我:你是不是也情愿将牢底坐穿啊?我笑眯眯的说:我又不是坏人,炼法轮功的人是最好的人,而且我上有老,下有小,为什么要去坐牢?然后我就讲真相。不久我单位的那个同修就被迫害了。

二零零五年我和同修做《九评》被迫害,我被铐到看守所,我讲真相,看守所说我身体不好不收,后来警察将我带到医院检查,在等待检查结果时,我想走脱,就发正念让警察睡觉,不一会他们就睡了,但我的人心又想:这双手被铐着,怎么走得了呢?就这样一想,警察就醒了。在看守所里国保来提审时,恶狠狠的说你们这是本市的第一大要案,最少判三到七年。我轻轻的说了一句:你们说了不算。心里接着说:我师父说了算。国保顿时泄了气。马上我的人心又想:最多判一年。不几天,通知我判一年劳教。

威严

一同修在外面和一小商贩讲真相劝三退,他很不耐烦的赶同修走。同修走了两步觉得不对头,又转身回来非常严肃的对他说:你看这茫茫人海,每天有多少人从你身边路过,又有谁管你的死活。只有我们大法弟子,为了救你们,苦口婆心的跟你讲真相,机会我已经给你了,你不退也是你自己的选择,就怕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了。那人立刻说:好,我退。

慈悲

一同修面对面讲真相时,讲了半天对方都不愿三退。同修真的替这个生命的将来着急,最后眼里含着泪水对他说:我真的想救你啊!那人态度立转就同意退了。

我在过情关时心里剜心透骨的难受,忧伤怨恨,很长时间也去不掉,也很想去掉但感觉就是去不掉。一天,在我这些情绪又开始泛滥时,师父看我实在不悟,一下子将我所有没放下的人心全部拿掉。我一下子空了,觉得根本无法在人中待了,人心太脏了。过了一会儿,师父又将人心还给了我,我恢复了正常,后来当我抱着人心不放时总会想起这时的状态,人心也去得快多了,当然这一关也很快就过去了。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