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再精進 

澳大利亚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6月18日】

慈悲伟大的師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1997年得法的。当时家里十几人得法,特别是在过年的时候,大家都聚在一起学法、炼功,其乐融融。这期间有很多神奇的事。比如:70多岁的公公,没看几天《转法轮》就把抽了大半辈子的烟和酒全戒了,婆婆没上过学,没过几个月就能读《转法轮》了。家里得法的人越来越多。所以家里公婆妯娌之间相处的非常融洽。我当时有严重的低血糖,特别到春天,头晕的起不了床,得法以后这种病也不翼而飞了。

正当我沐浴在大法中,庆幸自己有幸得法时,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开始残酷迫害了。大法弟子以各种和平的方式向政府、世人讲真相,同时遭到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 

我在2005年12月张贴真相传单时被非法绑架,经抄家一无所获的情况下仍被非法拘留15天。因丈夫见我一夜未归,就知道我有危险,把所有大法的东西全转移走了。把我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后,警察仍不甘心,再一次对我家進行非法抄家。 

2009年由于邪恶长期跟踪监听,甚至采用流氓手段在公交车上偷盗同修的包,包括手机钥匙等达到非法监听目地。我地区一时间有20多个同修被非法抓捕,我是其中之一,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马三家是全世界臭名昭著迫害法轮功的黑窝,真是人间地狱,现在想起来还不寒而栗。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极其残忍:从罚站、不让上厕所、经常性的辱骂、随时搜身、不让睡觉到抻刑、上大挂、长时间的无偿劳动等。还有长时间的强制洗脑。住的地方冬天能把耳朵冻了,夏天干活的车间内,热的身上起热痱子。在北方冬天零下30度的情况下仍然得用凉水洗澡、洗衣服。在2010年我和其他一同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被强行抽血。其中两位同修被迫害致死,和我一同被抓的同修中就有一人被迫害致死,一人双目失明,一人下肢瘫痪。我的身心受到非常大的伤害。我被非法劳教也给我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向内找,在国内恐怖的环境下,之前自己感觉做的还不错,在2009年被非法绑架前,我们的学法小组在一起学法炼功、做资料已经近两年的时间了,每天都是发完晚上12点的正念各自回家。我还承担我们小区二十多人的真相资料和明慧周刊的打印,也是小区的协调人。但魔难来的时候,就做不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及正念正行。比如,一起被非法抓捕的同修中,邪恶认为其中一位是重点人物,但她在被抓的当晚就正念走脱了。我也许不在邪恶的掌握之内却被劳教。在看守所我知道又被抄家了,就问一老同修,用电脑上明慧网后用一键删除,是否能查出痕迹?同修对我说:“你就用人心想事。”同修比我早几天被送往马三家,可我到马三家后得知该同修因身体检查不合格回家了。我当时为同修高兴,也感觉到和同修的差距。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在师父的慈悲加持和帮助下,在我离开马三家劳教所后一个月,2011年4月来到澳洲悉尼。到悉尼后我很快加入了RTC电话小组和全球营救平台,我觉得来到了自由的国度,营救国内被迫害的同修,及给公检法司、610人员讲真相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刚开始,一通通电话打过去,众生明白真相得救后的喜悦,使自己打完电话后很晚了都难以入睡。但也会遇到不接电话、骂人的。特别是打营救电话,难度更大,要么不接电话,要么接起电话就骂人,甚至骂师父骂大法。这就会勾起我强烈的争斗心和怨恨心。師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直到5-6年下来,在这个平台的长期魔炼,使自己去掉了很多执着心,比如爱面子的心、争斗心、怨恨心、显示心等。但长期下来有时也会有些麻木。同修说我没有以前精進了,长期安逸的环境,会使自己产生惰性。只有更精進、做得更好才能不辜负师父的苦度之恩,给师父一个满意的答卷,圆满随师还。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心得交流,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
谢谢同修!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