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保护着我闯过一道道险关

加拿大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6月18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99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有十八年了。这十八年来,师父一直照看着我,呵护着我,保护着我闯过一道道险关。

一、智慧讲真相:2001年江泽民捏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各种媒体宣传工具一起上阵,污蔑造谣,真有天塌之势。那时街边挂起了许多《天安门自焚》照片、展板和横幅。人们搞不明白怎么回事,议论纷纷驻足观看。我和女儿路过,也想看个究竟,就钻進人群。想不到邪恶得意忘形,把自相矛盾,漏洞百出的照片都挂在那儿,欺骗人民。我们很气愤,心想不能让邪恶得逞,要戳穿它的谎言。我俩就站在人群中,指着照片中的疑点自问自答,人们的视线也随着我们的指点移动。

人都烧成那样了,这火场里的雪碧瓶怎么没变形?不是说里边还灌了汽油吗?天安门人山人海,那么大的事,怎么没人围观哪?哦,都是警察,记者,他们事先知道?为什么知道还让他们烧起来?这不是故意杀人吗!为什么要这样做?哦!原来是在拍戏,为什么要演戏?原来法轮功好,没人相信他们的宣传。镇压不下去,没面子了,就造个假的骗人。法轮功真冤枉!人们看着,听着,思索着。

《天安门自焚》出笼后,中共加大了对大法弟子的抓捕,我们当地2位同修被非法绑架。有一天我和女儿外出,在公交车上就一问一答讲起了法轮功真相。女儿故意问我,这几天怎么看不见王阿姨了?我说:“听说王阿姨炼法轮功被抓走了。”我俩就从议论王阿姨人品如何好,她为什么要炼法轮功,炼功后身体怎么好,炼功有些什么好处,再讲到天安门自焚怎么回事,有哪些疑点,漏洞,自相矛盾的地方。又议论到六四,同样在天安门,六四时杀了那么多学生,却说没死一个人,现在他们在天安门演戏,栽赃法轮功说法轮功自焚。

车厢里的人从开始闹哄哄各说各的,到后来渐渐安静下来竖起耳朵听,还有人挪到我俩座位边仔细听。我们注意到这种变化,没想到害怕,干脆提高嗓门让大家听得更清楚。我俩讲的入情入理,大家也听得句句入心。快到站了,我俩挤到车门口,女儿突然问我一句:那邓小平现在哪里?我说:“他在地狱里!”这时一个高大的年青人回过头来盯着我看,我看他一眼,他马上避开目光,扭过头去了。我们堂堂正正讲真相,平平安安回家。我和女儿虽然是邪恶控制的目标,但一心想让民众了解自焚真相,戳穿中共谎言,没想过害怕。这种例子太多了,真像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着〉中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有一次我地区国保大队的警察问我:“法轮功说活摘器官,你相信吗?”我说:“当然相信!”他问:“为什么?”我说:“早几年,家家户户都知道,死刑犯的眼珠子都是活着被挖出来的,为的是要他的眼角膜。共产党什么做不出来?”他无话可说,一声不吭的走掉了。邪恶是虚弱的,正念足,恶就垮。

二、发真相资料:大法被迫害前我刚得法,认识的同修很少,周围的邻居都不炼了。大法没有榜样,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独来独往。有一天晚上,我去贴真相资料,从电线杆到布告栏,凡是醒目的地方,我都贴。走着走着,看到有个很大的布告栏,上面还亮着灯。我四周一看,200米外十字路口停着一辆警车,旁边还站着警察面对着我这方向。马路边一人跨着自行车停在我身边看着我,我很平静,不想放弃这个好地方。待那骑车人一离开,我就刷浆糊、贴资料、抹平,离开。走到警察身边,他还在那站着,望着前方。我一路走一路贴,走了很多路,转了很多圈,把资料贴在了商店门口,贴在了厂门口。资料贴完了,我也迷了路,不知怎么才能从胡同里出来。这时正好有一群年青人下夜班,他们就把我带到了大马路上。我走累了,坐到马路边的消防栓上休息。一会儿有个人骑着摩托车停在了我的面前,说看我年纪大了走不动,要带我一段路,请我坐到他的后座上。他把我送到火车站,我就这样顺利的回了家。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可以告诉你,有许多大觉者都在注视着这件事情,这是我们在末法时期最后一次传正法。我们做这件事情也不允许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我心里非常清楚,师父一直在照顾我,保护我,关心着我的修炼道路,谢谢师父!

来到海外后,我看到很多年青同修做了很多正法项目,从不炫耀。有些老年同修不爱说话,却常常默默地圆容整体,弥补大家顾不到的不足。我还看到许多有能力,有热情的同修全家,全身心地投入正法项目,却常会听到批评,埋怨和逆耳的话,他们不计较,不解释,付之一笑,心态平和。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常常以此鞭策自己,放宽心胸,跟上正法進程。

我在网上,经常看到我地区的同修刚刑满又被抓,以前在劳教所共患难的同修为向世人讲大法真相反复坐牢,还有的同修被家人监管,时时盯着,不准与大法弟子接触,她们痛苦的对我说:我是远远的落后了,但是我不会放弃的。相信我,即使爬,我都会远远的跟在后面。想起他们,我们修炼的环境太好了。不珍惜这修炼的机会是犯罪!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中说:“你就在常人中做一个好人、你不修炼,你都是犯极大的罪!因为你不救你该救的众生!!你对史前你签的约你不兑现!!不是这样的问题吗?!我以前讲法从来没有用这个口气跟你们讲过。师父心里着急,快到最后了。”

修炼已到最后了,可我还有许许多多的各种各样的执着心没去,我得认真的改掉。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说:“过去的修炼人是一个执着、一个执着的去,你们是,几乎是所有的执着都在,把它一层一层的去减弱、减弱、减弱、减弱,减的越来越弱、越来越少,我是这样给你们做的,保证了大法弟子没圆满之前能在常人中正常生活,能够正常的在人群中救人,同时,正因为有这些没去完的人心,也能使你在人心的干扰中修炼,时时的警醒自己、修炼自己,完成大法弟子的责任,这就是威德,这就是了不起,这就是你们走的路。”

认识到这一点,我参加大法活动从不懈怠,不管是上中领馆发正念,营救同修开新闻发布会,还是反迫害集会,制止中共活摘器官讲真相汽车之旅,从网络劝三退到景点讲真相,从百姓到议员,从乡村到城市,从加拿大到美国。只要我到了哪里,就要把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被活摘器官的真相讲到那里。现在中共把谎言散布到全世界,歪理邪说渗透到民主国家,欺骗善良的世人。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毁尸灭迹。我就应该为他们发声!通过不断学法,我清楚了我修炼的目地不光是提升道德,做个好人,而是有重大使命来人间的,我必须去兑现--在正法时期救度世人。尤其是中国人,不管他是百姓还是干部,他们都是可贵的生命。都是有来头的,生逢此时来得法,我的任务就是要告诉他们大法真相,分清善恶,从而得救

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我自己知道,我做的还不够。时间已经很紧迫,我得学好法,兑现誓约多救人,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不当之处请指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