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学校的公开课:小学三年级 个个当场作俳句

刘如

【正见网2017年06月11日】

日本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其中包括我自己的女儿,居然能在国语课,等老师讲解完俳句的要领后,个个都能在十分钟左右,作出俳句,有的简直就是一挥而就。然后就可以当众发表,太不可思议了,若非亲眼所见,怎会相信?

《红楼梦》的公子小姐 人人作诗 并非高不可攀

提起俳句,在日本,如同中国提到的古典诗词,讲究音律,有固定的格式,我只要一听到作俳句,就会认为那是文学家诗人的天才之作,高不可攀,一般人就远距离地欣赏吧。

然而这堂日本小学三年级的国语课结束后,连我都觉得自己可以做俳句了。於是我开始问自己,为何过去我从来没想过我也可以作诗呢?甚至以前看《红楼梦》,看到那些公子小姐都会作诗,只是觉得很仰慕,觉得离自己那么远呢?其实是可以做到的,只要,如果,当年的老师也会这样教导,也如此上课,就一定能做到。直到现在,我心中依然有心痛和难解的失落感。

在中国,我过去上课,小学是否开始讲解格式要领,我已经想不起来,即使提到,也不重视,从来就是被动地象征性地欣赏而已。远远地,听着老师念古人的诗作,念完,听老师一顿讲解不懂的字句,整句诗表达了什么,大概属于五言还是七言。诗人如何如何抒发了何种情怀,诗人有何挫折,有何遭遇等等,一顿评价,就完事了,彷佛这些诗词,是老古董,跟我们毫无关系。

即使到了大学,我当年读的,可是专门的文学系,讲解诗词,虽然格式具体到了如何压韵,如何平仄,如何有音律,如何严谨等等,但是,也只是限于更详细地有所了解,根本不会让学生自己写作。欣赏完了,也就完了。

因此,当我看到日本小学如此教学,个个都能当场作出俳句,实在吃惊不小,听完女儿的国语课,心中泛起说不出的感触,是羡慕,是惊讶,是遗憾还是追悔,我自己都无法分辨。到底自己算不算真正的中国人,为何对自己的文化,如此陌生。为何我们那浩瀚如海的诗词文化,彷佛被埋在了历史的过去。

也许大家会问,难道日本孩子都是天才吗,又或者老师的讲解,有多么高明吗?都不是,唯一不同的,就是他们面对古代文化的心态,是连通的,是亲近的,是古今一体,融入自己生活的。

课堂的俳句范例 只是该校学生的作品

日本常常为了让父母了解孩子上课的情况,隔一段时间,就会让父母自己亲自来到孩子的课堂,进入教室来听课。这一次国语课,同样如此。

一开始听到这次国语课,讲俳句,我心里顿感无趣,古代的诗词,在我心中,就是高不可攀的、成为了脱离人生活的文学艺术,这么小的学生,能懂什么俳句,这不太难了。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老师不仅讲解格式要领,还要学生亲自作出,当场发表。整堂课,我若非亲眼所见,真的难以置信。

当时,老师一说要学俳句,学生并未表现很吃惊,吃惊的只有我,只见老师很快地,在黑板列出格式要领,这一课,就给出第一个要求,就是告诉你俳句的字数是如何安排的。5-7-5就是基本字数的格式,第一句五个字,第二句七个字,第三句也是五个字,而且非常严格,超出一个字,都不能算作俳句。这里的字数,指的是平假名的音拍数。

讲完后,我以为老师要拿出古代名作让大家欣赏,讲解如何如何富有艺术性,作者如何如何出名,没想到老师给出的例子,居然是该校自己的学生、也就是现在五年级的哥哥姐姐们两年前,同样还是三年级的时候,自己亲自做的排句。

老师拿出一本俳句作品的书,告诉大家,这本书,记录的,全是当地各校小学生自己写的俳句,不少都是现在五年级的哥哥姐姐们写的。

老师讲完,把其中一首写在黑板上,翻译成汉语,大致意思是说,暑假,在水族馆,孩子们大声欢闹。头一句是“暑假”,日语的暑假,正好五个字,第二句“在水族馆”日语用了七个音,第三句,孩子们大声欢闹,也正好是日语的五个音。

以四季为题材 当场作俳句 人人才思敏捷

讲解完,老师突然发给每人一张纸,让大家当场写出俳句,内容以春夏秋冬四季的生活内容作为题材,自己选一个季节,写完后当场发表。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孩子们好像谁也不觉得意外,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大概早就习惯了的样子,马上开始思索。很快,大部分的孩子就都宣布自己写完了,连我的孩子,都写完了。我很好奇地,过去一看,你还别说,挺像回事儿呢。她写的内容是,暑假,跟朋友约定,去登山。我认真数数字数,一字不差,全都在限定的字数。

很快,大家发表,每个孩子都发表,只不过,按春夏秋冬的顺续。大家站出来,当面读完后,老师给贴在黑板,发现写秋天的只有两人,最少。夏天最多,因为夏天的活动最多,水族馆,游泳,爬山,看烟火,内容很丰富。春天主要提到三月三女儿节吃糯米饼等传统节日,冬天多为圣诞节和正月(日本过新历年)的内容。几乎都合乎格式,内容讲述着各自的童心,写的都是孩子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乐趣。在场的父母,听一个乐一个,我也几乎忘记了这是在上课,彷佛被这些充满童趣的即兴俳句,带进了童年的时光。

俳句就是生活乐趣 人人能作

不知为何,我内心颇为激动。原来俳句这些艺术,在日本人心中,并不遥远也不陌生,是大家非常喜爱的,感觉就是自己生活一部分的东西,虽然不一定是杰作,但人人皆可用它来陶冶自己的情趣,就是自己生活的其中一项乐趣。

那一日我仿佛卸掉了一个顽固的心理障碍,这堂课告诉我,诗词,是人做出来的,你我都是一样的人,古人能写,今天的人一样能写,都是人,只管写就是了,读多了写多了,自然就会了。《红楼梦》公子小姐的诗作,你我也都能写,哪怕如法炮制,只管享受其中的乐趣。这原本在古代,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中,就是表达生活情趣的。古代的人,日常生活中,估计作诗的心态,就跟现在日本的孩子一样, 没想过自己做得好不好,也不怕人耻笑。不过是一种愉悦性情的生活常态。所以他们第一次接触俳句,便敢于实践。

日本的课堂,最高明的地方,就是让你毫无思想障碍地,轻松融入传统文化,给出的范例,不是高高在上的名作,而是师哥师姐的作品,都是自己身边熟悉的同学写的,这一点,马上消除人畏难的障碍,老师的用心,令人感动。整堂课,就是让你自己感受其中的乐趣,成为你自己的东西。并相互看到各自的趣味和丰富多彩的个性。每个作品,都在笑声中得到众人的肯定。日本学生,真的很幸福,也很幸运。

我心中的古典诗词,也不再是古董般的存在。感谢日本老师的教诲和启发。

注:俳句,是日本的一种古典短诗,由“五-七-五”,共十七字音组成;以三句十七音为一首,首句五音,次句七音,末句五音。要求严格,受“季语”的限制。它是中国古代汉诗的绝句体诗经过日本化发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