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吉林专案的拨打心得和近期一点修炼体会

台湾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6月10日】

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一、归正思想修去安逸心

先说一下前几天想找同修一起去参加学法。打电话过去,同修在午睡。去学法的路上我问:“你们每天都午睡吗?”同修说是。我马上说了一句:“师父怎么对你们那么好?!”当时同修开玩笑说因为自己修的不怎么样,所以师父也就随他们去了这样意思的话。我马上纠正同修这个错误,我说师父度我们那么辛苦,我们别这么说。虽然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也感觉有些怪怪的,当时却没多想。

第二天工作回家梳洗完毕,先去补发正念。吃完午餐一放松,身体觉得疲累就想休息一下,就去躺下了。以前这样都会马上精神起来睡意全消,这次竟然真的睡着了,还睡了两个多小时,本来这个时间应该至少要把早上没炼的功补上的,这一下只能赶快把晚餐弄好,才不会耽误晚上的学法,接着打电话。隔天又是同样的状态,虽然多睡了一会儿,状态却没更好,反而电话铃声响着响着人又睡着了,晚上学法也困的不行,这样不正确的状态,以前经过很长时间好不容易走过来了,我马上想到自己讲过的那句话,意识到是被邪恶钻空子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有这样一句话:大法无边,全凭你那颗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师父在《法轮大法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中又说:“在这个世界当中没有比修炼更严肃的事了。你能够为了赚钱吃那么大的苦,你能为其它事情吃那么大的苦,你不能为你的修炼吃一点苦?一个业力满身的人,你要想成佛,修成圆满,还有比这严肃的吗?你用什么心来对待它?不是这个问题吗?”是啊!修炼是要吃苦的,我可以为了常人的工作吃那么多苦,还把身体都搞垮了,如果不是炼了法轮功,都不敢想像今天自己是什么样子,是大法给了我重生,让我能够轻松面对每天繁重的工作又能修炼,有时候工作紧张了师父会让我一点多或两点多醒来炼功,保证我的修炼不会落下,只是有时候人心强了还是会选择继续睡。师父多么慈悲啊,为了度我这么用心良苦,我竟然羡慕同修能睡午觉而那样说,师父听了会多伤心啊?师父,对不起!弟子知道错了。其实师父对待弟子都是一样的,差别的是每个人的修炼认识不同,精進的程度不同,自我要求的标准不同造成的,师父看的是修炼人的那颗心。我不该贪图肉体的舒服滋长安逸心,要抓住每一个不正的念头赶快达到标准,才对得起师父的苦心救度。

二、拨打吉林专案用心救人

这次吉林省重点专案期间,刚好逢早潮,每天天没亮就得出门工作,所以基本忙完回到家要做饭,要补发正念,然后就是怎样在有限的一点时间安排学法,炼功,打电话了。时间真的不够,不能兼顾就得做选择,知道救人第一,就尽量把时间挤下来打电话吧!准备去开电脑的时候,身体疲劳困倦的感觉又让我全身无力,我强打起精神坐下来先发半个小时的正念,第二次15分钟感觉整个能量就灌满身体,恢复了修炼人该有的状态,上平台领了一个案子开始拨打,前两通都长响铃没人接听,正感觉有些无奈,心里一边发着正念一边希望众生明白的一面赶快来听真相。

电话终于接了起来,是吉林省监狱的一个值班室,一个女的接的。我先祝福她端午佳节愉快,第一通听了50秒后挂,我再打又接。这通电话共打了30几次,只有几次不接,虽然没有回应,断断续续总算也听了一些真相,是个不错的开始,总是要正面看待。因为接通不容易,就怕对方挂电话,就想尽量多讲些真相。有一通也是监狱的值班室,接起来后听了2分多钟挂了。我一般都先讲国际诉江还有中国当前官场形势的变化,当他接了又挂,我就跟他说:“朋友对不起,因为我讲的不好,但因为这个真相对你实在太重要,你可以给我5分钟吗?让我把真相读给你听。”他真的就听我把5分钟的真相短稿讲完,一直听了16分27秒才挂,过程不断弄出一些声音,我觉得是让我知道他在听,就觉得这些人真的很可怜,怕中共监控,活的没有自己。

再领一个案子只有两个没接,都听不多,可是其中有一个(这个案子只有号码,没有单位人名)互动的很好,非常接受真相。刚开始跟他讲江泽民非法迫害法轮功,现在被国际50多个法庭起诉,国内也有超过20万人实名控告它迫害;大法教人修心向善,是国家社会真正稳定的最大力量,现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的人都在学炼,无数人因为炼了法轮功而真正身心受益,在国际间得到超过3000多个褒奖和议案的支持......

他问我:“法轮功既然这么好,为什么政府要反对?”我告诉他,“其实你现在在国内看到听到的所有中共对法轮功的那些都是编造的谎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不断往国内打电话讲真相的原因。在99年迫害之前,当时前人大乔石委员长就亲自对法轮功群体做了一个调查,他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国家体总也对法轮功的袪病有效率做了一次调查,最后公布的法轮功袪病有效率高达97.9%,当时江泽民要开始镇压的时候,其中6个常委都反对,因为他们很多亲友都在炼,都知道大法好。可是江泽民妒嫉法轮功学员人数太多了,决意镇压,知道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就利用中共的中宣部配合它编造各种谎言栽赃陷害,极尽所能的造假抹黑,最有破坏力的所谓 '天安门自焚' 就是这么来的,都是为了制造迫害借口搞出来的天大冤案,那些人没有一个是炼法轮功的。”我继续讲了‘自焚’骗局中几个明显的漏洞,他就完全明白了,就问我他如果想炼功怎么跟我们联系,我就告诉他翻墙网站,他就说让我把他的手机号加入微信,把信息传给他。当我跟平台上的同修反馈此事的时候,他也都一直没有挂电话,最后我跟他说可以挂电话了,他才挂断。

我知道这个善良的众生也是慈悲的师父安排来给我鼓励的,师父在《法轮大法  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因为修炼的理和人的理是反的。人觉的过舒服好,修炼人觉的不舒服对于提高是好事,这不是在反理中的正理吗?“我悟到:大法弟子是宇宙间最伟大的称号,我们在常人复杂的环境中修,常人的环境充斥着各种诱惑,各种干扰,随时准备把我们往下拉。还好,我们有最伟大的师父和最伟大的法,只要我们时时注意,把思想中各种不正的念头抓住,愿意吃点苦,抓紧有限的时间,任何时候都能无条件看自己每个思想的动机,归正自己,纯净自己,才能赶快把那么多不易察觉的观念执着找出来修去。

三、同化“真,善,忍”修去利益心

说到这里,我就把最近修利益心的一点体会也做一下交流。每年牡蛎收成的时候,就是对我的利益心大考验的时候。前些日子在整理装牡蛎的时候,终于发现之所以利益放不下,是因为我没有认清楚那个不断被放大的执着的实际来源,是我一直都在向外看,用常人的标准在利益上做衡量。也就是说我一直看到的都是别人都怎么卖的,而我们跟他们比起来已经很有良心了。别人用机器搅,好的坏的全装了卖,我们是手工处理,把无效的部份已经首先处理过了,又装的比别人多,又卖的比较便宜,就一直觉得吃亏了,所以心里一直不平衡。

虽然也看到执着也想修,就是怎么修也修不好。那天突然认识到了应该用修炼人的高标准来衡量,一下子理性就抬头了,虽然思想中不断反映出来:这样可以了,很干净了,没有人这样做的......我一概不理会那些思想,就是坚定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的行为,去主动同化大法。

我把从洗蚵机器滚下来的所有我能处理的部份,看到无效的就毫不犹豫的挑出来,当然不可能百分百处理干净。

可就这样,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之前,牡蛎因为害病大量死亡,每一串剩几个好的也不知道,所以只能大概差不多的采收,每天不是过多就是不够。那天开始,每天要几篓装好就是几篓,有两次处理完还没洗怎么看都觉得不够,我还是尽量挑干净,心想不够就不够吧,可不能因此又降低了标准。结果洗完竟然都刚刚好,连我先生都好得意,认为他怎么那么厉害。当然我知道一切都有师父的慈悲安排在其中。

再一次谢谢师父!弟子一定尽力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人。

以上一点粗浅的体会,如有不足,请指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