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被旧势力所带动 放纵执着的严重后果

台湾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6月12日】

我曾经走过一段弯路,当年虽曾曝光过,也是好像没有说的很全面,现今再一次把此事写出来,想是有必要的。经过了这几年的修炼回过头来看,还是因为贪于放任执着造成的懈怠,不够重视修炼,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自己耽溺固守,看待修炼像做常人工作似的,精进一段时间以后,名利心淡薄了许多了,内心已经纯净了许多了,遇事多少都能忍了,也不一说就炸了。然后想喘息偷闲放松一阵,因为这一念松懈,没有好好理解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好坏出自一念’的法,无法全盘否定旧势力,旧势力隐蔽而又恶毒的安排也悄悄铺排而至。师父《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讲: “有人说我觉的自己很纯净,其实不是,带着很多杂念,带着很多后天养成的东西。甚至于你觉的简简单单的一念,可能这基点、起因、附带的东西都是不纯的。”

就在无时不被挑起的执着心,看似似有若无的情愫,丝毫都能被旧势力抓到把柄,更别说思想中还隐约透着有羡慕常人中的终身伴侣,和可爱婴孩抚慰相伴的家庭生活。所以在现实生活中就一再出现异性,一个不成,再来一个不成,又再来一个。因为自己也不曾严肃考虑对待旧势力的存在,起初还能认定是考验,把这些事摆脱了,再来就有点迷惘了,再后来者,就像梦境中显现出的场景,看着那个人一脸忧郁的神情,便一霎那跌坐在地爬不起来了,一直沁泡在无端的愁伤情绪中,挣脱不出来,执着心更被带动着也就朝着一个所谓合理的方向想去,还认定是源于与我在历史转生中的伤痛因缘使然,意识不到是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不能把它强加的负面状态及时否定和消灭,还循着它给的感觉走,就越被旧势力在思想中灌进更多的败坏物质,还以为这些感受都是自己(真我),深深陷在这种伤心落泪的境地,这边抵消自己正的因素,那边滋长怜悯心、情爱心,让我理性不起来,没有了正念。

在梦中还幻化出过去与那个人曾经结过姻缘的情景,还觉得理所当然,这边精神上越发对他产生一种依恋情愫。还有着从小失去母爱,思想中向往有人能呵护依偎的这种心,如此不知不觉中已经加重了原本很轻弱的情欲,一步步的掉入走旧势力设下的陷阱的安排,发生出格的事。

一次梦到在同修的学法点,屋子内只有我跟一个同修,我穿着拖鞋,可是那个同修却无鞋可穿,醒来后就这幕相当的清晰,心里一记棒喝,马上明白了师父的点化:同修她心净无邪,然而自己已经走邪了……明白是明白了,却深深的懊悔!无地自容,自责甚深!可修炼已扎在我心底,我要摆脱旧势力设下的色欲泥淖,决心要爬起来往前走,绝不被旧势力击垮!

其实师父在《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二》〈路〉中早讲过:“在败坏的历史中,邪恶势力对修炼人的迫害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不是当年耶稣所经历的又一次再现吗?释迦牟尼佛不也同样经历过吗?要说真有参照的路,在这些方面先前觉者们所经历的与今天的邪恶,不是同样出现了吗?虽然在具体表现上有所不同,目地都是将正法修炼者意志毁掉。”。前不久,在正见网上看到同修发表“秦始皇弑假父囚生母的真相”一文,文中说:“当时修炼人看到,天上高层邪恶势力为了安排人间完成这一出戏,强行给赵姬脑中打进了乱性败物,使她根本无力摆脱诱惑,明知前面是深渊,却越滑越远。所以说她其实也是受害者。今天的修炼人,也经常会被高层邪恶势力以考验或需要为理由干扰。”

这位同修的体悟一点不假,我有感置身旧势力环视之下,处处是深渊沟壑!谨记师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所说:“但是只要它没结束,那邪恶照样是邪恶,就象那毒药,它就是毒药,你让它不毒,它做不到,所以大家不能掉以轻心,在修炼上尽量别叫旧势力钻空子。最后的事情师父看看怎么做。” 近来看到明慧网同修的交流文章也谈到及此方面类似的感悟,例如《谈对欲的破除》中写到:“一丝不舍都不可以有,不可以残留,哪怕一个细小的不易察觉的保留,都可能是死而复燃的恶因。”试想何尝不是如此哪!的的确确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回顾在刚走出魔难初期的那段日子,就想起一个久未联系的长者同修,不知现在如何?好不容易跟他接上电话,没想到他说已退出了修炼。我很是不解。他向我说起某区某某协调已离世,又说某某某某也已离世,说了不下三个人,都是举足轻重的同修。还说一些看不惯同修的话。我努力正面劝说,都没得到他的反应,倒是他要结束通话。我几次想把他劝回,他就不回应了,不知道他误在哪里?有一天发现他已经不在我skype联络人的名单了,就想起以前好几次他邀我在skype上一起学法,都被我回绝了。当时的我还热衷独自学法的氛围,难道那时他状态就很不好了?心里颇为自责。记得最后一次交谈,我忍不住问:“您还相信师父信法吗? ”可他犹豫没回答,最后说,他是属于下一批的人。

后来,我还亲眼见过几个同修没挺过来,有的离世。有个女同修的情况出现得很复杂,主意识弱,行动不便,交谈不出一句话来,最多的时候只能听她说出一两个字,这些都不是她以前的样子。因为她家搬到我所在的社区,自然我就跟着她同修姐姐一起来帮助她,几次总不见起色,学法不愿读出声,我们翻页了才意识到她没读上,炼功也固执自己那不正确的动作,几次她的同修姐姐守不住心性都动气了。一次正逢师父生日,大家在学法点集体给师父拜寿。见她心不在焉,左顾右盼,没怎么上心。在我们发正念时,我睁眼看了她一下,她四顾张望没做发正念手势,当时特别记得她的眼神很不对劲,一下让我很泄气。当时我也还处于修炼很辛苦的状态,白天工作时间又长,同事、亲人给我许多关过。其实当时还有一个怕心,怕三件事做不好被旧势力钻空子打击,所以就决定不管女同修的事了。后来其他帮忙的同修也都无功而返,最后一次听到她的消息,是她的常人妹妹给她安排住进疗养院,还是她本人决定的。

说出几年前的憾事,以此负起自我错误该承受的责难,也让同修小心为诫,不再出现这样的遗憾。我现在已能分辨旧势力安插来的一切不纯的物质,它直接就反映到思想中,妄图以此来左右于我,我毫不迟疑就排除掉了。我悟到:一定要时刻注意着自己的一思一念,决不给它利用的机会。 

师父又讲:“我知道这件事情会这么难,所以大法弟子在历史上我给你们解决了很多问题,生生世世才那么保护你们,才那么看护着你们一路走过来。但是在历史的今天,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决定着这一切的这一瞬间,对大家的要求那就是严的。”(《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特别再去学习师父的这段法,让自己更添正念和对邪恶的警惕心,也与同修共勉之。

因层次有限,以上交流如有不在法上之处,恳请慈悲指正。

叩谢拜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