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会大法的洪大、圆容和严谨

美国密苏里州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5月23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自小遥望星空,就想知道我从哪来,向何处去。八十年代初,赶上气功热,对气功、特异功能、外星人这些现象发生浓厚兴趣,研究练习佛经、易经、圣经等,心中问题越来越多。后来决定修佛。第一次读《转法轮》时,读了三页就知道找到一生所苦苦寻找的真理。体会大法之洪大,圆容和严谨,超越一切学说与法门。我当时体悟到,能得法的人太幸运了。修炼中我碰到的魔难是过去业力所致,已经因为修炼大法被减少很多很多了。修炼大法给人生各个方面,包括家庭、学习、工作都带来无比的福气。修炼中去的是执着,并不是物质本身。

刚得法的时候,有幸得到一个修炼提高的机会,就是想出去弘法和家庭责任之间的矛盾。当时,我没有象许多同修那样单纯的把这个矛盾当成干扰。我是认真的思考了这个矛盾。我意识到自己在家庭中所担负的责任。重视了家庭的责任,把家庭生活当成修炼的一部份,我从家人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其实,不是一个做多少家务、花多少时间陪家人的问题,而是我们的心的问题。是只想自己,只关心自己的圆满,还是真正关心他人,愿意为他人付出,愿意为他人辛苦的问题。多少同修走入误区,以为“无情”就是“慈悲”。不去想家人的事,不关心家人,不花时间陪家人,他们认为这就是割舍情。我个人的体会不是这样。你比如说,孩子生下来,我心中充满对他们的爱。

后来修炼中我就开始认识到,如果对其他人我都能象爱孩子那样,给他们无条件的爱,关心,那才是走出情。那无条件的、无分别的发自内心的对他人的关爱才是向慈悲靠近了一步。那真的不是做多少家务,花多少钱,花多少时间的问题,是能否做到真正尊重,关心他人,愿意无条件为他人付出的问题;我要是这样去想这样去做,任何人包括家人都会感受到。现在反而是他们为我做了很多很多。一个家庭就是一个助师正法讲真相的小团队。互相帮忙,一起讲真相推神韵。工作收入的稳步提高给生活和讲真相各方面带来便利。大家的心思也容易放在修炼提高上。

1997年,中国医学代表团到波士顿和美国医学界交流。当时从事生命科学和医学方面工作的大法弟子很多都到波士顿来,想向医学界宣传和弘扬大法。这次活动,就像我们这二十年来的很多类似的洪法活动一样,我感到比较难進入主流医学界的圈子。这次活动让我心里有了進入主流医学界的想法。我当时的体会是,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体会到得法修炼的幸福,体会到大法的美好。不修炼的人他们却不知道,也无法理解。我们在不同行业工作,其实是掌握了不同行业的专业用语。大法在不同地区的洪传,需要掌握不同地区语言的大法弟子来做这件事,那大法在不同行业的洪传,也需要掌握不同专业用语的大法弟子去做这件事。我们起到一个翻译和桥梁的作用,我们就是神的使者,我们用我们掌握的专业术语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不同行业的众生。

这次活动后,我决定去考美国的医生执照考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打压开始后,我在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和反迫害讲真相的同时,开始准备医学考试。每天晚上孩子上床后我开始复习医学考试到凌晨。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准备。第一部份考过了。第二部份没考过。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复习,在不同阶段都有陌生人出现提供帮助。我体会到是师父在帮助。这样我一步步的考过美国的医学执照考试。

我自己体会,我要是没有认真复习,非常下功夫的学习,考试是考不过的。很多同修告诉我,修炼后不需要花时间学习常人的东西都能拿到好成绩。我个人的体会是,花三十分的努力,考三十分。花六十分的努力,考六十分,花九十五分的努力,得到的是五百分甚至一千分。得到的是远远超出我努力和付出所对应的成绩。我体会,师父在教导我们什么事都要用心,尽心尽力,全力以赴的去做。家庭、工作、讲真相,参与或协调神韵,都需要用心去做。

后来,我做住院医生了,美国的住院医师非常非常忙,以至于管理机构不得不规定每个礼拜住院医师不得工作超过八十个小时。没日没夜高强度的工作,我当时就想,我也努力工作,达到要求,到人们认为好的百分之八十就可以了,挤出来的时间可以参加反迫害讲真相。其实在常人工作上没有全力以赴,别人是会感受出来的,上级医生就批评我心思不在医学上,她甚至当着其他医生的面说我心思在天安门广场上。我体会到师父借她们的嘴在教育我,我是人为的给自己设了标准,并不是法的标准。这样是不行的。

我在许许多多的同修身上也看到这一点,全力以赴的去做反迫害讲真相的项目,家庭和常人中的工作凑合就好,维持着就好。项目中花百分之百的努力,家庭工作百分之五六十的努力,最终,大法项目中的结果也可能就是五六十分。因为心性体现在方方面面,哪个也不能缺。我看到,真正做得好的同修是家庭、工作、讲真相都做得好。

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杀生问题,提到人生的每一步都是高层生命安排好的。当一个人因为修炼放弃了安排好的这些缘份,没有做好除项目外生活的各个方面,并不会因为他讲真相项目做得好就可以弥补。任何一关一难,都对应着我们未来成就的新宇宙的一部份。只在项目中修,没有重视家庭和工作,对应的新宇宙就可能是残缺不齐的。

我有一个体会,就是我会把我所有的缺点,所有在生活、家庭、工作中表现出来的缺点都带到讲真相的项目中去。那些对家庭,工作应付了事的同修,不管他们平时表现出来如何在项目上多么用心,一碰到问题,所有问题都暴露出来,投机取巧啊,糊弄事啊,不管在哪个项目中,会带来同样的问题,重复着同样的错误,摔着同样的跟头。我们做项目,是想更好的讲真相;想把项目做好,生活的所有方面也都要尽量做好。所以,我体会师父告诉我们的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去修炼有无比深奥的内涵。

当讨论家庭,工作和魔难时,同修经常讨论是旧势力的安排还是师父的安排,我想,跟我当时一样,很多同修其实都想自己安排。师父讲过,我们自己其实也参与了对我们命运和道路的安排。比如,刚得法时,很羡慕一些同修能在师父身边。我的念头刚一出来,就有一个念头打到我脑海里“当初是你选择了要站在第一线的。”我马上明白了。从此就不太考虑见师父的多与少的问题。好多年以后,我才更明白了一些,我们修炼人的人生能是偶然的吗?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第一线。

住院医生毕业时一位老师告诉我走到哪里都要有主人翁的精神,单位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我记住了这一点。半年后这位老师把我介绍到一家著名的癌症中心去進修,我在那半年就做了几个研究课题,发了四篇高质量的文章。在后来的人生中,我顺其自然,做一行爱一行,同事们都能体会到我工作的热情和投入。

在单位,我没有现成的好条件或上司支持。我就从基础做起,研究灵感就从每天的日常临床工作来,没有实验条件就从最基本简单的做起。在家里跟太太分担家务,在单位临床、科研、教学、管理齐头并進,在当地协调神韵,跟政府讲真相,各方面做着该做的事。奇迹一个个的发生着:考过一个个专业证书,成为单位里专业证书最多的医生;国际学术委员会邀请我加入;全国性的医学组织邀请我这样一位低年资的医生参与撰写给全国住院医生用的大纲;我所在的专业协会授予我类似于年度最高奖的荣誉;我每年可以发表3—4篇学术文章……持续不断。

这些,没有什么是我个人可以做到的,都是师父给的。我所做的就是对待这些有个正确的态度。可是,修炼是无止境的,我体会到还有更大的责任,需要更努力的去做,比如,提高讲真相的质量,向更高层讲真相,在自己的领域做开创的工作,等等。我体会到,师父正法有师父的考虑安排计划,社会各阶层都需要被救度,包括高层。师父也提到,各行各业就是我们修炼的庙。我体悟到我在行业中认真工作时,众生通过我们跟大法连接,众生得救有了希望,所以他们也都在帮我。

我当时单位的上级就跟我讲,他们都看着我,没有人管我,没有人推动我,我就自己在那里非常努力的工作着。谁都看得见。其实呢,带来的好处是非常大的。同事包括上级都知道我非常投入神韵的推广,和花很多时间做讲真相的事,我工作上的努力让他们无话可说。超过一半的同事看了神韵。我持续不断的跟我所在医院系统推荐神韵,慢慢的,从不同意到同意,从发email/eblast,到允许我们進入医院卖票。我也跟所在医院的院长、医学院的院长、大学的校长推荐神韵。有一年大学校长跟我回了邮件说她听到关于神韵的非常好的评价。

众生的正念都会给他们的将来带来正面的影响。我理解到,当我们放弃了家庭、工作,其实是放弃了通过家庭、工作跟我们有缘份的众生。我们不应该把身边最有缘份的众生放弃。而且,你放弃了他们,绝望的众生就跟你捣乱。表现出来就是魔难不断。大法弟子的言行就是最大最有力最持久的真相材料。就像我刚才交流的,这么多年同事都看着呢,其实亲朋好友也看着呢,多年后过去住院医生时期的同事跟我讲,当时我面临的压力那么大,但我始终保持微笑,她非常佩服。虽然许多亲朋好友对大法还不理解,但在我和太太身上,他们看到了非常正面的形象。众生也能感受到我愿意为他们努力付出,为他们而辛苦,他们也会帮我。所以路是越走越顺。后来有机会换工作,挑战还挺大。我心里觉得是新的领域的众生希望我去救度他们,所以我接受了。到新的工作领域后一切進展都比较顺利。

有一个问题许多同修会提出来,就是不是不想做好这些,而是没有时间精力同时做好这些。我自己的体会是,不是没有时间精力的问题,而是重视不重视的问题,是否把家庭、工作当成正法修炼的一部份。我的理解是,大法是第一位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但我也非常重视家庭和工作作为正法修炼的一部份。这些都不矛盾。

我还有这样的体会就是问题的解决办法在问题之外。比如,有时各方面的事同时压过来,我不是采取放弃某方面去做其它方面的做法。我是想着怎么都把它们做好。有时讲真相或推广神韵遇到问题,常人工作遇到问题,家庭中也有要解决的问题,我努力克服自己想草草把常人工作应付完的想法,戒骄戒躁的把常人工作做好,一件件事去做,反而其它方面的问题迎刃而解。这还经常发生。

当事情同时来的时候,是会很忙,经常忙到凌晨,觉得身上能量很强,热呼呼的,没有困意。忙完后我又可以睡个大觉。真正心在法上的时候,经常会出现事半功倍的效果,方方面面都不耽误。

还有一个方面,有些同修走极端,周围的常人在这些修炼人身上看不到他们能理解的美好。为什么不能表现出常人能理解的美好,非要让未得法的人不理解,给他们得法制造障碍呢?大法弟子应该表现出“超常”而不是“反常”啊。常人做不到的,我们能做到,那常人当然佩服。我是这样理解的,大法是这么洪大,博大,圆容和严谨,而《转法轮》在表面上却是“理白言白”[1],简单易懂,不是象旧宇宙众神在师父传法前所猜测的那样,以为是会多么艰深难懂;同样,不管我们修多高,作为修炼大法的人,我们修炼的越高,就越应该是在常人中祥和,从容,真诚,善良,不自私,谁都愿意和你交往,不可能修得高, 而在常人中表现却是稀奇古怪,走极端让人不可接受的。

刚才提到,同修经常讨论是旧势力的安排还是师父的安排,本来很简单嘛,旧势力不知道大法,只有师父传给我们大法。按大法去做,就是师父的安排;不按大法去做,就是旧势力的安排。所以我们也简要的温习一下师父有关的讲法。

师父说:“宇宙大法(佛法)从最高到最低一层是贯通的、完整的,要知道常人社会也是一层法的构成啊!人人学大法,人人都不干社会工作了,那常人社会将无存,这一层法将无存。常人社会也是佛法在最低一层的体现,也是佛法在这一层中生命与物质的存在形式。”[2]

“另外我们在座的,无论你是学生、你是在职有工作的,你们都不能够放下你们在常人社会扮演的那个角色,你们都必须得做好你们应该做的那一切,同时可以给你们的证实大法、讲真相的工作带来便利条件。”[3]

“你们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未来参照的实践,既做着常人的工作又能修炼。你们要走极端,你们就会破坏这条路,所以不能走极端。你就只管堂堂正正的在社会上做好你应该做的,再去修炼,就完全可以达到修炼人应该达到的标准、可以圆满的标准,因为未来人就是这样一条路。”[3]

与圆容、严谨相反的是走极端。大法弟子走极端这个现象还比较普遍。为什么要走极端?我体会到这绝大多数是出于想把事情办好这个好心,可是呢带着人心执着。好心、执着心混在一起。自己不一定觉察的到,旁观的人就看得非常清楚。你比如说,对时间有执着,那很自然的就会想,马上就结束了,还去折腾这些生活工作的干什么呢?甚至真的象过去说的,“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泡茶馆似的泡在项目中。不是认为修炼去执着心是通向圆满之路,而是认为项目是通向圆满之路。

个人认识,走极端的原因之一是不愿面对困难,不愿面对挑战,想找条捷径。在修炼中,我深深体会到,面对困难,面对挑战,就应该直面困难和挑战。师父说过,“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4]不愿面对困难和挑战,除了找捷径,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躲避。那修炼、项目、迫害,等等就成为了一个最冠冕堂皇的借口来躲避家庭矛盾和工作上的困难。其实矛盾真真正正是提高的途径,也对应着自己的世界在新宇宙的建立。躲开了矛盾,躲开了责任,也躲开了提高,这条路走到底,自己的新世界可能还有很多空缺。

社会对我们有误解,除了邪恶的造谣污蔑,我们自己有什么做不好的地方?师父多次谈过这个问题,我当时学新加坡讲法时就印象很深。况且,维护大法的声誉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在当今世界,人们认识到,极端主义被称为是公害公敌。

我现在对《转法轮》中师父谈的“练邪法”的问题,有了更多的认识。师父讲得非常明确,在正法中修炼,也能不自觉的修邪法,师父讲过,“用心不当即有为 专行善事还是为”[5]。表面上我们做的是讲真相,是好事,是善事,但走极端也不行。在当今人们对极端主义特别敏感的大气候下,修炼的人走极端的行为对大法的声誉破坏就特别大,对众生得法的阻碍就特别大。

我个人认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与做好工作、在家庭中尽职尽责不是对立的。恰恰,家庭工作、生活的所有方面都是救度众生的第一线。第一线并不仅仅限于街头、景点、打电话等。我们每天接触的众生,都是跟我们有缘、都是跟师父有约的生命。我们跟他们的接触,跟他们打交道,不都是在讲真相吗?而且,这种讲真相也不容易,是一种长期的、时时刻刻的都在众生的观察之下、以自己的言行来讲真相的一种正法修炼形式,真正在社会各阶层,各个角落的讲真相的一种正法修炼形式。不是哪一天神佛大显才能把大法洪大,圆容、严谨庄严之相展现给世人。这是我们这些在人间的大法弟子就应该做到的。

今年,是师父传法二十五年,我从开始读《转法轮》也近二十一年,我感受到,从师父开始传法,我就得到师父的指引。从开始的个人修炼,到迫害开始后开始讲真相;从在街头发传单,到跟政府媒体团体讲真相,到开始推广神韵,修炼到现在,就是不断的体会到大法的洪大、圆容和严谨。修炼越久,越体会到大法的洪大、圆容和严谨,就越体会到走极端对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危害。越感受到师父洪大的给予,在心里这个念头就越强烈。跟师父来人间不容易,这是空前绝后的,就是要把我们的誓约完成,不管多久。

以上是我的交流。希望自己在今后的助师正法兑现誓约中做得更好,尽量少一些遗憾。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炼与工作〉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为 〉

(二零一七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