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见文摘 第047期 起诉首恶案专辑



【正见网2003年04月18日】

  • 重温:从起诉江××案想到的几个问题

  • 起诉江××是为了所有善良的世人

  • “主掌天地”――如何看待美国的起诉首恶案(译文)

  • 去国会送江××诉讼起诉书

  • 谈谈怎样同政府官员讲江××诉讼案兼议大局思路

  • 起诉江××案原告律师将进行法庭陈述 北美大法弟子开始持续发正念活动支持人间正义审判(图)

  • 重温:从起诉江××案想到的几个问题

    青山

    读了2002年12月5日明慧文章“江××未就大屠杀诉讼做出应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记者的追问下不再否认诉讼的存在”一文已经多日了,针对这个重要的诉讼案,有些想法,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觉得有必要和大法同修交流和探讨一下。

    从这条消息可以看出,江罗集团一直在试图掩盖这个案件的存在。那么根据江罗的本性和过去三年中的表现,不难知道他们还会不惜动用一切外交和其它手段,与美国政府讨价还价做交易,对这起诉讼的进展进行阻挠和破坏。做为大法弟子,我想到了以下一些问题。

    一、为了将迫害维持到底,旧势力一定会力保江XX和610

    起诉江XX和610办公室一案,直接就在破除着旧势力“存在一天就要迫害一天”的安排,因此此案威力很大,所以旧势力操控下的江罗政治流氓集团也在千方百计地掩盖这个案件的存在,并且它们的本性注定了它们要利用各种流氓政治手段,通过外交等途径竭力对此案件的进展设置障碍。作为正法弟子,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不能流于做事的表面形式,更不能忘记这个案件的根本目的是反对迫害、清除邪恶,用真相救度世人。

    二、充分把握这个清除邪恶的又一大好时机

    旧势力力保江××和610,在力不从心的情况下也要设法动用很多力量。既然它们执意这样推动它们不符合宇宙法理的安排,那我们就反过来借此机会,大力清除宇宙中破坏人类、干扰正法的邪恶物质。这也是为了破除旧势力安排,不让它们的安排给更多人带来危害。

    三、正念和发正念

    大法弟子之所以能够做到助师正法、救度世人,关键在于我们从大法中修出来的正念。同时我们又有尚未修去的人心,这虽然有助于我们在人群中证实法和讲清真相,但如果把握不好,则容易使我们被自己人的一面主导,甚至接受干扰,从而影响我们在正法中的作用。因此,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时时刻刻用法衡量自己、用正念看问题至关重要。

    个人理解,用正念看问题和发正念是两回事。正念简单地说就是符合宇宙法理、符合正法目的的心念,而发正念则是用慈悲、纯正的意念指挥功能/佛法神通,直接清除执意在其他空间操控世人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现在也有少部分直接到人类居住的空间干坏事的邪恶生命)。

    因为修炼中的人有人心在,不会“自然”地时刻用正念看问题,所以需要经常提醒自己加强正念,用真善忍的内涵衡量事物的善恶对错,用纯正无私的思想主导自己的思想言行。因此,我们大法弟子强调平时要尽量用正念看问题,遇到迫害和恶意干扰时,要随时发正念清除之,解脱世人于被操控的险境,救度之,同时减少我们自己的损失和在迫害中的压力。

    一时的正念并不难,难就难在在魔难中、在压力面前、在迷中,贯穿始终地用正念看问题。如能做到,就不会感到自己在邪恶面前力不从心或者消极无奈,相反,我们不会被任何人间表象迷惑,不会依赖人间任何人与事,而是始终充满正信地用能够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力量去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这起诉讼,需要参与具体工作的工作小组和小组之外的大法同修共同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对这个案件的干扰。

    四、关于整体参与

    整体参与意识非常重要,特别是有关正法大局的事情。但重要的事出现了,既不能没有人去关心,也不能每一件事都由全体大法弟子一起做,也就是说既要形成明确的、坚强的整体,又要避免片面理解“整体参与”,不能走形式、走极端。比如有些事需要全体大法弟子共同参与,有些则只需大家尽量参与,有些则最好一部分学员参与、其他学员尽量用发正念等方式辅助即可,这样才能把握好全局,无所不包,无所遗漏。

    有的时候,面对邪恶的竭力阻挠和迫害,有的学员难免想:大家都来参与吧,全世界大法弟子都来帮着发正念吧,我过去看到这样的呼吁,也都是不假思索地认可和支持。可是我最近忽然意识到,希望人多势众的呼吁中有时候本身就包含着正念不强的心态,或者坚信发正念的威力,却对自己的发正念能起多大作用没有足够的信心。呼吁声援本身非常好,可以使大法弟子从更大范围内相互声援和支持、弥补,但同时,每个大法弟子强大和纯净自己的正念也是至关重要的。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明确指出:“……每个学员都必须真正地清醒地认识自己的责任,真正地能够在发正念的时候,静下心来,真正地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这是极其关键的事情,极其重要的事情。那么如果每个学员都能做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告诉大家,同时发正念,那5分钟邪恶就在三界之内永远不再存在了。就这么重要。”

    五、主导和被主导

    “四海为家孰主宾?”大法弟子是在世间正法救度世人的主角。现在世上发生的每一件事,包括旧势力对这里的安排,都可以拿来为正法所用,清除邪恶、讲清真相,而且其实每个不同的事件,都可以拿来作为深入细致讲清真相的方便。把握问题的实质,时刻清醒地站在正法的基点上,正念就会起主导作用,旧势力安排的所有花样就都不得不成了配角、道具和反面教材。三年多来,在破除旧势力安排的过程中整体提高、救度世人的例子很多,因为篇幅关系,这里就不举例了。

    六、用正念和智慧深入细致讲清真相

    这个诉讼案要进行下去,需要我们接触到不同的讲真相对象,讲出的真相也要更能起到正人心的作用。比如,法轮大法是什么,关于江XX、610和这场迫害的事实介绍,还有,关于我们是谁,我们为什么做这件事,这件诉讼案的成功对中国和美国两个国家的人民、社会和国家有什么好处,等等,都需要更好地予以介绍。而且,在讲真相中(比如针对“是否危害中美外交/贸易关系”“美中友好”这类常人的疑问和借口),只有我们有强大的正念,才能冲破人的观念、排除旧势力直接针对我们思想的干扰,才能做到既充满正气、又智慧得体地讲清问题(真相)的关键。

    每一次机会都很珍贵,因为每一个机会都不会再有,特别是正法已经到了最后。让我们记得师父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说的:“要配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啊。那是宇宙中再也不会有的,开天辟地也就这么一次,宇宙的开天辟地就这么一次。”在每一件正法工作中共同精进,更好地成熟起来,不负史前的誓约,不负众生的期待,不负师父的慈悲。




    起诉江××是为了所有善良的世人

    美国华盛顿DC大法弟子

    江××起诉案进行到今天,我们对起诉它的意义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当它在世期间把它送上法庭,让人间的善良得到应有的公平呵护,让世上的邪恶得到应有的惩罚,这不仅是为了我们大法弟子自己,而且是为了世人。

    修炼人是不计个人得失的,因为我们不是为着人世上对我们的好与坏来决定人生的价值和目的。我们为什么要起诉江××呢?是因为它系统地、大规模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它犯下的罪行违背了天理,颠倒了人间的是非,灭绝人类的良知。它对追求精神信仰的人类的虐杀,实质上在剿灭着人千百年来对神的敬仰、对先天原始道德的追求和回归,在泯灭着人心对邪恶的抵制和反对。它从根本上破坏着人类得以维护和延续的精神、道德、社会准则,摧毁着上天赋予人之为人的基本标准和构成因素。它的肆意破坏,使无数的众生每天以大量的数目被淘汰。看着这样的杀人放火我们如果不管,那就是纵容邪恶、对世人犯罪。

    因此,起诉江××是一场在人间让所有的人重新明白是非善恶、清楚地选择自己未来的大事,是我们为世人提供的一个明辨真伪、理清社会操作原则、摆放国家正确位置、实行法律公正的行动场所。也正因为这样的目的,我们在诉讼案整个操作当中,向世人讲清真象就非常的重要,直接关系到这场诉讼能不能成功。这是让世人通过我们讲清真象能认清邪恶,主动抑制邪恶、清除邪恶的最重要人间活动。

    在这场实质是世人明辨善恶、秉持正义的活动中,我们能不能最大范围,最大力度地向人们讲清真象决定这场诉讼的成败。世人的明白程度和范围决定着诉讼进程的顺利开展。我们不能从根本上理解正法进程在今天对我们整体状态的要求,不能明白这场大审判的根本目的是救度众生,不能积极有效地在最大范围帮助世人了解这场诉讼对他们的意义,我们就不能达到以诉讼为表现形式的这次清除邪恶的目的。

    大法弟子整体参与的意义即在于此。大陆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为诉讼案提供了大量第一手的资料,为我们讲清真象铺平了道路。海外弟子的责任是向各国、各级政府,各界人士广泛的讲述江××犯罪事实,真正在世上布下天罗地网,让邪恶之首再也无处躲无处逃。




    “主掌天地”――如何看待美国的起诉首恶案(译文)

    大法弟子

    今晚集体学法之后,几位同修讨论了近来发生的现象――好象我们之中并没有太多的学员对美国的起诉江××案用心。我们讨论了如何从正法大局理解这件事,以及如何用一个正法弟子的心态对待这件事。

    近来,我经历了这样的现象――各地发生的一些紧急情况不仅将我能做的事挤到了次要位置,而且好象我根本无法做所有曾经在我脑子里排队的重要和紧急的事情。这些紧急情况好象成了压倒性的。其他几位同修也注意到,在这些紧急情况的屏障下,有一种不清晰或者麻木的状态。

    这使我想起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中说的:“你说我舍重求轻,那可能对你要做的事造成影响,因为我告诉你,你做的一切都是给自己做的。安排好本身就了不起,就会使路走得正,那就是威德。”

    当我看到这段法时,我意识到,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中存在的问题。如果我们总是从一个紧急情况奔向下一个紧急情况,或者我们不能在头脑中对正法大局的轻重缓急有个清醒的认识,我认为这不是正法修炼的状态,而是旧势力在钻我们对法和修炼认识不清的空子。

    当然,紧急情况是不能被忽视的,也不是说起诉邪恶之首案是唯一重要的大事。可是,我们必须记住我们是大法弟子在做正法的事。我们应该真诚地向内找,在我们的理解和不适当行为中找出自己的观念、执著、缺点,这些使我们允许紧急事件发生的原因所在,去掉它们。

    同时,我们必须理智地走好每一步,永远把正法中的大局放在心里。这样邪恶就无法钻我们的空子、将我们置于忙乱的状态、使我们忘记最重要的事情。否则,我想我们可能会继续在紧急事件中忙乱下去,却没有取得我们在正法中需要达成的全部效果。

    师父说:“……很多事情确实做得不错。特别是大家主动地去想做好一件事情的时候,确实做得很好。”(《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师父还说:“所以我就不再牵着你们的手了,尽量叫你们多思考,也就是说给你们机会,给你们自己走路的机会。”(《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

    带着对在美国发生的起诉邪恶之首案的特别关心,我感到邪恶在着力转移我们的视线,干扰学员,妄图阻止我们对这件起诉案建立彻底的正念理解以及采取正确的做法。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旧势力不愿意叫其马上下地狱,它们说是因为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家伙了。 ”

    旧势力看重邪恶之首,因为它能够被利用到这种程度。它们甚至让它在那个国家的领导人都反对的情况下执行对大法的迫害。

    在世间,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所有迫害都是从这个邪恶之首开始的。它下令让整个国家的军队、警察、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这是旧势力对大法最大的一场迫害和诽谤。

    所以当我们针对邪恶之首,曝光它的罪行时,邪恶就会聚在一起保护之。对邪恶来说,害怕江XX在人间被惩罚,以及确认世界上对这场迫害的强烈反对,是它们的巨大恐惧。

    我们应该充分善用周围的环境,让世界上的人们都知道江XX在美国因“群体灭绝罪”被诉。同时,无论我们正在做什么大法工作,我们都应该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正念,保持正确的一思一念。我们还应该发正念清除邪恶,清除它们对这个案件的干扰。

    在邪恶最后的疯狂面前,我们应该不为所动,保持清醒的头脑,履行我们的正法使命。我们应该更好地运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智慧和威力。与大家重温师父的经文《预》:

    秋不去 春已到
    人不信 全来到
    天开口 大地烧
    邪恶躲 坏人逃
    功涌进 鬼哭嚎
    大法徒 上九霄
    主掌天地正人道

    李洪志
    2001年12月30日




    谈谈怎样同政府官员讲江××诉讼案兼议大局思路

    美国大法弟子

    江××被告上法庭是一件人间的大事。身为在位的头儿,犯下如此严重的罪恶,难逃法网。这无论在人间和正法进程中,都是一件重要的事。我决定到首都去向政府官员送这个诉讼案的起诉书,因为我感到除了每天学法和发正念之外,讲清真象也是非常重要,是我这样非法律专业的人可以对这场重要的诉讼案直接贡献力量的部份。

    本周的一天,我和同修一起专程去华盛顿DC的政府机构发送有关江××被起诉的文件。事前我担心我不是法律专业人员,如何对人解说与法律相关的事情?但又心生一念,按照人间的法律,行使受害人起诉的权利是我们天赋人权的一部份,我何不照实告诉他们为什么江××被告?群体灭绝的罪行是江××为首的邪恶集团对每一个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我自己就是这场群体灭绝罪行的受害者,就是这个群体起诉可能的原告人之一。更何况,向世人讲清真象是我们做任何事的根本部份。不能让社会充份认识江××邪恶集团的罪行,这个案子不可能顺利进行,人们也不能真正了解迫害真象。果然在这一天之中我们得到了许多讲清真象的机会。

    我把自己真的当作可能的原告之一,从内心深处讲出江××对人类的侵害和犯罪,而不是背诵其它弟子写好的发言要点。我的心中始终充满着救度世人的慈悲。通过江××起诉事件,我们要让美国人民和政府直接从诉讼中了解江××的严重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人们,不仅是对这些人的迫害,也是对世界上所有善良人民的挑战,对崇尚天赋人权的人类良知的挑战。想到这里,我立刻变得信心十足,有着长篇大段的话要跟政府官员说了。何况接受文件的人都是法律专家和学者出身的民意代表,能向他们讲清真象,就可以调动他们在人间的知识和权力,有效地主持正义,坚持人权原则。邪恶是最怕曝光的。

    每当我们走进一个办公室,告诉工作人员:“能否请你将这份法律文件转交给国会议员?这是有关起诉中国卸任领导人江××的诉讼文件。江××对‘法轮功’犯下了群体灭绝之罪。”那些工作人员的脸上先是震惊,然后充满了正义。都很痛快地接下文件并告诉我们:“我一定会很快为你们转交的。”

    还有一位代表说:“他终于被绳之以法了!正义伸张了!”

    一位秘书告诉我,“国会议员今天下午回来,我会去机场接他,我会在路上亲自把这份文件交到他手中。”

    某个非政府组织的两个人在国会的走道上连续碰上我们三次。他们反复的告诉我们,也许他们可以和我们一起做什么事,让我们一定要去找他们,同他们保持联系。

    一天下来,我们不仅把诉讼文件交给了我们自己州的议员办公室,还去到一些其它有缘接触的办公室提交文件。人们有兴趣的听我们讲述诉讼的内容,揭露江××如何触犯法律,难逃天罗地网的最终命运。他们的热情的表情和积极的反应,让我们清楚地感觉到,人们正在等待我们向他们讲清诉讼案的内容,希望等待了解该诉讼的真情。我们所到之处,充满了我们正义的心念和法理上的信心。相信由我们诉说的真象将帮助人们建立起人间的正义能量场,抑制邪恶,清除邪恶,赢得这场历史性的诉讼。




    谈谈怎样同政府官员讲江××诉讼案兼议大局思路

    美国大法弟子

    江××以群体灭绝罪在美国被告上法庭,这是一件人间的大事。江××犯下如此严重的罪恶,难逃法网。对正法弟子来说,怎样才能当“大赢家”呢?就是跳出在人的层面上争个高下的输赢心,不把自己置于任何人、任何事的对立面,高屋建瓴地、俯瞰地球似地超越人的层次,在正法的高度、救度众生的高度来理解、看待和操作救度世人的事情。

    我最近与自己的议员办公室立法助理约见,同他谈江××诉讼案的情况。他听后给我提的建议很有启发,在此和大家分享。

    当你们去向人们讲述江××犯下的罪恶时,你们不是在一个好与坏、是与非的层次上陈述问题,即不是在同样的一个层面上争辩我是你非,我好你坏。更清楚地说,不要把这样的事情陈述成对抗性的双边关系。

    比如围绕所谓自焚事件,是讲清有多少真假王进东、讲哪个王进东到底是不是学员,还是讲这场迫害根本就不应该发生、一切的一切都是这场迫害引起的?讲清不管哪个王进东都是这场迫害的直接受害者?我们的思路是围绕要彻底否定这场迫害,还是否定一个被利用的受害人?比如营救李祥春。我们是把营救本身当成最终目的,陷入人的思路、努力实现主观想象中的做事效果─“把人救出来就行”呢?还是通过讲清关于整个这场迫害的真相、讲清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讲真相的真相、讲清中共媒体一贯撒谎一贯掩盖真相歪曲事实这个真相,讲清正义、信仰自由和事实真相对所有国家的社会稳定、人民幸福的重要,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清除邪恶、得到人民的支持,从而使邪恶对李祥春的迫害无法进行下去呢?再比如画展,我们是为了办画展而去讲真相、以画展能否办成为衡量正法是否成功的标准呢?还是为了帮助人们看清真相、让那些国家和民族得到救度而讲真相,在这个过程中有时借用一下画展的形式呢?这里都有一个对局部和整体、细节和大局的认识问题。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看清大局,才能不陷入细节纠缠,不被自我和外来干扰左右,保持清醒的头脑,不偏离大方向。

    回到江××诉讼案的情况。起诉案件和法律程序本身我们一定要重视,充份做好。但是只做好人中这部分具体法律事务,还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这件起诉案件的意义是全球性的,而且远远超越了一个人间法律案件的内涵,完全是一场正法弟子在人间让所有的人重新明白是非善恶、清楚地选择自己未来的大事,是我们为世人提供的一个明辨真伪、理清社会操作原则、摆放国家正确位置、实行法律公正的行动场所。也正因为这样事关救度世人大局的目的,我们在诉讼案整个操作当中,向世人讲清真象就非常的重要,直接关系到这场诉讼能不能成功。可以说这是让世人通过我们讲清真象能认清邪恶,主动抑制邪恶、清除邪恶的最重要人间活动。

    但以往,往往我们去讲清真象的弟子,包括我自己有时也是这样,带着不易察觉的争斗情绪,表面看来是正义的、是非分明的情绪,但这样去讲真象,对世人的慈悲救度之心很容易被自己没修好的人心部份障碍住,听众也就不能最大限度地得到我们真正想让对方明白的要点。而且这种情绪往往使我们把一件原本是救度众生的根本大事,改变成了让听者帮助我们解决个人式的委屈。这样的执著使我们的话不能发挥正法弟子的威力,打入不了听众的微观中去,缺乏唤醒良知的震撼能量,和常人的诉苦和抱怨毫无二致。也让听众感到太多难以弄清的矛盾,产生消极反应,不能积极投入和参与。

    同样的心态和情绪,在我们的要求达不到希望的预期目的时,我们也很抱怨,为什么这个部门、那个机构不正确摆放他们的位置?!不做这个、不做那个?!道德底线为什么那么低?真正的埋怨随之而来,也有把这种抱怨加到同政府官员的对话和信件中的事情。

    如果人类社会道德很高尚,也就不需要正法了。我们被师父从极其败坏的道德状态中捞起,修炼成今天的正法粒子,这里边有师父的多少心血啊?常人没有经过我们这样的“洗净”过程,所以才需要我们去讲真象,去救度,而不是让我们去简单地抱怨、去责备他们。我们反映出来的人的执著和埋怨正是常人被我们的人心阻挡的原因,也是旧势力要在我们身上不断加强的捣乱部份。我们不警觉,反而责怪别人。埋怨和责怪于事丝毫无补。

    另外,当我们需要做一件需要人间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大法工作时,我们往往出现两种情况。一是相当一部分人产生畏难情绪,被人心和观念障碍,一个“难”字挡住去路,拿不出排山倒海、如意而来的气度积极学习、迅速把自己调整到能够参与和出力的状态。另一种是以专业人士自居,证实自己胜于证实大法,忘记正法救度世人的威力来自大法和大法弟子,而不是人类的“专家”和“学者”。这些都在阻挡我们前进的路。

    在存在旧势力本身的邪恶表演以及很多世人自身败坏的外部条件下,往往是我们大法弟子自己的执著心造成了在正法过程中人间的各种不尽人意的反应。我们的执著心不去,更多人就会被旧势力挡住、毁掉,不能在可以正确摆放位置时真正清醒地摆放他们的位置。我们的执著心是世人得度的障碍。

    如果我们真正按照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中所说的,“你们永远记住这一条,今天在大法弟子中所出现的一切干扰我都不承认的,不应该有的都是旧势力的安排,它们把你们个人的修炼看作是第一位的。当然,个人圆满是第一位的,你圆满不了那什么也谈不上。可是今天大法弟子和历史上任何时期的修炼都不同,是因为你们有超越你们自己圆满的更大责任在身。救度众生、证实法,这是远远超越你们个人修炼的,这是更大的事情,这是旧势力摆不正的,干扰着你们。否定它们,正念对待这一切!”如果我们正确理解正法弟子的“向内找”的话,是不是应该时常问自己,对这些不明真象的官员,我们完全讲清了真象没有?是不是以救度的慈悲讲真象的,还是心中暗求立竿见影的结果?我们没有带着任何有求之心,纯净地、理性智慧地帮助他们了解事实了吗?我们做到放下自我、做到时刻把大法和救度众生放到第一位了吗?如果我们还没有真正做到的话,我们就应该每个人都向内找,应该整体都向内找,找到正法进程中我们的差距,找到思路上观念上的障碍,毅然去掉之,把今后的事情按正法的要求做好。




    起诉江××案原告律师将进行法庭陈述 北美大法弟子开始持续发正念活动支持人间正义审判(图)

    美国芝加哥大法弟子

    4月2日,以“群体灭绝罪”起诉江XX案的控方律师与受理此案的美国伊利诺伊州北区联邦法院法官进行了简短的电话会议,原告律师将于4月14日向法院进一步提供江XX及610办公室的罪行以及起诉的法律程序证据。近日来,北美很多地区的大法弟子开始了每晚10、11、12点三发正念的活动,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支持人间的正义审判。在一些有中、使领馆的地区,大法弟子们也在陆续开始全天接力发正念活动。

    芝加哥学员每天从早到晚持续轮流在中领馆前发正念支持人间的正义审判。老年大法弟子已经坚持白天在中领馆发正念整整一个严冬了,年轻弟子则下班后赶来接替。

    4月2日以后,本已初春回暖,草地返青,绿意融融的芝加哥,气温急转直下,阴风冷雨,又如同掉进了冰窟。星期日晚,更是乌云压城,大雪纷飞,狂风呼啸。反常的天气不由让人想起江XX去年访美时如影相随的黑云阴风。我们意识到,邪恶越是压过来,就越要加强发正念,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在星期六的集体学法中,芝加哥学员通过交流认识到控告人间首恶案进入法律程序是在收紧已对其展开的法网,对整个正法进程是关键的一步。而世界范围内在其他国家相继进行的对江XX的起诉,也使得美国的此案具有举足轻重的示范效应。因此,我们必须克服懈怠麻木的状态,持续、坚决、一体地以强大坚定的正念支持直接参与该法律诉讼的同修。任何放松、分散、阻隔都会被邪恶放大和利用。

    许多学员谈到,起诉江XX的案子不是简简单单的人间的一个官司,是超常的,是天上人间共同进行的,也是操控邪恶之首的邪恶最怕的,最要拼死阻挡的;起诉江XX的过程中大法弟子不仅仅要在常人的法律上给大法讨公道,在人间与正法相关的一切程序是大法弟子是主角,是由大法弟子带动、掌握的,也是大法弟子的整体状态促成的,同时我们认识到,起诉首恶也是与师父的正法进程紧密联系的。那么,正法弟子就必须保持强大的正念,清醒地认识到这个起诉案在正法中的作用,真正以救度众生为己任,证实大法,助师世间行。

    同时我们也认识到,这场起诉案是正义和邪恶势力的针锋相对的较量,在过程中旧势力会制造方方面面的干扰,阻挡对邪恶之首的审判。对此,我们要做到坚韧、清醒地除恶不怠,进一步整体提高,齐发正念,同时,我们也要做好其他大法工作,揭露邪恶,让更多的国家、政府和民众了解邪恶之首的罪行,直到天上人间共审判的那一天。

    在此,我们芝加哥大法弟子也呼吁全球大法弟子一起加强发正念的力度,清除大量出动的邪恶,协助美国的同修为世界性的对江XX的起诉走出坚实的第一步!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