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环境下得法的经历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5月19日】

一、在看守所得法

我是在看守所得法的。二零零零年,正值邪恶迫害大法的高峰,许多大法弟子因上访、進京证实法被非法关入看守所。那时,我也被关押在看守所,因以前受共产邪党无神论的洗脑,和社会上“吹崇暴力 好勇斗狠”(《洪吟》 <世界十恶>)的影响,我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一天到晚就是打架劫色,在看守所里,也经常打骂犯人,不服狱警管理,警察拿我也没办法。

邪恶迫害大法后,看守所突然关進那么多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很多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给我讲大法的真相,甚至就连看守所的管教也对我说:“你好好跟法轮功学学吧,只要你不打人就行了。”我对这群修炼真善忍的民众产生了好奇,到底是什么力量使他们身处逆境仍能恪守真善忍的做人原则呢?于是我对一位将释放的大法弟子说:“你回去给我送一本《转法轮》来,我也了解了解。”

这位大法弟子回去后,不久便到看守所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我在看守所随时可接见,往里拿东西)。我一读《转法轮》,便被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折服,师父的每一句话都深深的触动着我,大法的洪大慈悲一下打到了我心底,我的泪水夺眶而出,真有浪子找到回家路的感觉,我当时心里默默的发誓:今生无论天塌地陷我都要一修到底。

第二天我就找其他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教会了我炼五套动作。看守所的管教看到我炼起法轮功了,便说:这下可好了,以后他不会打人了。

得法不久后的一天,我在解大便时“哗哗”的淌出的全是黑血,然后感觉肚子空空的非常舒服。我和大法弟子说了这一情况,他们说:“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呢,是好事。”我非常激动,过去造了那么多业,刚走入修炼的大门,师父就管我了,给我彻底净化了身体,真是奇迹。

接下来的岁月,每天学法、炼功便成了我的必修之课。看守所里无论那个号里有迫害大法弟子的,我都挨个找“号长”(号里的犯人头)或者管教,不允许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给有大法弟子的每个号都送去大法书,并告知各个号长,不允许他们干扰大法弟子炼功。

二、 不配合狱警的无理要求

刚進看守所时,我的日常生活起居都有专人伺候,包括打饭、洗衣服、铺被子等等。得法后,我意识到这些都是自己的事,不应该让别人来做,于是把伺候我的人都辞了,自己的事自己干,并处处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

看守所的风气非常不正,狱警经常从外边买一些次品再高价转卖给在押人员,包括吃的用的都有。被关押人员家里送来什么新物品,狱警也想法弄到自己手里。

一次,一个姓李的狱警问我监舍里有没有新袜子,给他找一些。如果在过去,我肯定让在押人员谁有新袜子都交出来。可是,我学了大法了,知道狱警的这种做法是完全错误的,我不能配合他们造业了。于是,我拒绝了狱警的要求,我和他说:这里只有旧袜子,如果要可以拿去,狱警无奈的走了。

三、 省检察院调查组眼中的模范人物

我以前在社会上得罪了一些人,我被抓到看守所后,这些人都高兴坏了,恨不得整死我,他们联合起来出钱找人做伪证陷害我,又到省高级人民检察院找人成立专案组到看守所调查我。

省高院把我在的监舍及周边几个监舍全部封闭式调查,把每个和我接触过的在押人员都提审了一遍,挨个问他们在关押期间有没有受我的欺负,我有没有克扣他们的东西,目地是罗织罪名给我打个“牢头狱霸”或在狱中从新犯罪的罪名。

调查的结果让他们很意外,每个在押人员都说我从来没欺负过他们,相反的,他们有了困难我还帮助他们,吃不饱饭的,我把接见时亲友给我带的吃的分给他们,没衣服穿的我也帮助他们。在那个迫害的高峰,省高院的调查人员亲眼见证了大法的威德,一个曾经非常不好的人在大法的指导下,变成了一个处处以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乐于帮助他人的人。

后来,看守所的干警对我说:省高院本来想好好查查你,结果一查,你还成活雷锋了,不但没有人说你欺负别人,还说你处处在帮助别人,法轮功真行!

我在监狱里度过了近十六个年头,在那个特殊的环境中,我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和师尊的慈悲呵护,一直努力的做好三件事,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讲真相,在狱中劝三退千余人。 出狱后,通过我讲真相、现身说法,一大批亲友纷纷退出了中共邪党的各种组织,有的还走入了大法中,成为坚定实修的正法弟子。

在这正法即将结束之日,让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做好三件事,以不负这万古不遇的法缘和师尊的慈悲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