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亲情 走出魔难

大陆大法弟子 琴

【正见网2017年05月16日】

伟大慈悲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在梦中:我和同修从一个大厅里往出走,路过一个房间,房间的门、窗都透着祥和的光,暖暖的,心里明白这是师父住的地方,我就使劲的往屋里看,想看看师父,这时师父从屋里走了出来,师父告诉我:要写心得体会,我就使劲的点头。

从梦中醒来,那个幸福啊!我看到师父了!

今天在学法组,一位老年同修讲她的那个学法点被干扰,讲她那个组的俩个老年同修放不下对儿子、孙子的情,阻碍了回归路。我就想尊师父命,把我这段刻骨铭心的去亲情的心路历程写下来,来唤醒还在执着于儿、孙情的老年同修。一同实修,不辜负师尊苦度。

我家姊妹八个,我是最小的,从小到大是在父、母、哥、姐的呵护下长大的,甚至连饭都没做过。自己成家以后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丈夫百依百顺,连女儿都让着我,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可想而知我对亲情的依赖和情重。

我九九年得法,刚开始去炼功点炼功,还没怎么学法,迫害就开始了,但是法轮大法的美好已在我心里扎了根。二零一二年三月底的一天,由于发真相小册子,讲大法的美好,被当地公安非法绑架,这对我的整个家族简直就是天塌下来一样。因我丈夫和家里亲人多是警察,亲眼目睹了这场迫害的邪恶、残酷,在他们的观念里胳膊拧不过大腿,于是为了让我放弃信仰,年近七十岁的大姐给我跪下了,哭诉着我要有个好歹,我们近九十岁的妈妈怎么办;(因老母亲平时多是我照顾)这时,二哥血压高,喊着、喊着就要过去了,二嫂哭着、喊着,丈夫说我不放弃信仰,他就跳楼不活了;更多的亲人哭着求我,快说吧,别炼了,渐渐的我的脑子里想不起师父、想不起法,满脑子是他们对我的好,满脑子是他们要死了,满屋子、整个空间都是,快说吧,别炼了……终于有个痛苦的声音说:“我不炼了”。然后我嚎啕大哭。

我被送到异地拘留所,丈夫、女儿、及亲人也到了异地,由于我对亲情放不下,尽管说“不炼了”,还是下了被劳教通知。家人得知找了所有的关系救我,但是,找到谁不是躲着不见,就说“法轮功”的事不行,别的事都好说。就在这时,我哥和侄女来看我,看见我,哥哥含着泪,侄女哭着说:“老姑,明天警察来,你骂师父,要不然就劳教了”。我当时听了,真的是心一横,“我死也不能骂师父”。后来明白就是因为我这一正念,情况有了转机,外甥看对救我没了希望,飞去广州办事,已到广州,我姐就打电话,哭着、喊着对他儿子说:“你老姨要被劳教,妈也不活了”。就这样我外甥只好又飞回来了,正好是清明节放假,这回找谁都在家。我们修炼人的事,真的是得靠信师信法,正念,我七天后平安回到家。

虽然回到家,因说了“不炼了”,那种懊悔,那种痛苦,离开法,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真的用语言无法描述。丈夫为了看着我不再炼功,休假带我出去旅游,并说要内退。出门的那几天到哪都是沙尘暴天气,天和我的心情一样灰蒙蒙的。我有强烈想回到大法中来的心,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就给了我机会,丈夫单位打电话让他回去上班,丈夫不放心,女儿就对他说:“你放心上班吧,我帮你看着。”就这样我在女儿家住下,女儿上班,我帮着接、送外孙女去幼儿园,白天家里就我自己,又开始炼功,同修还给我送来了一本手抄《转法轮》,我写了严正声明。后来同修告诉我“你写的严正声明怎么也上不去”,我明白一定是我心不够虔诚,于是我就买了最好供果,上香,给师父磕了一百个头,每个头磕下去都是对师尊的无数忏悔,然后虔诚地从新写了严正声明。我又成了幸福的师尊的弟子,当然走回来家庭魔难也是不小的,但是我还能是师尊弟子就足矣,我就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对待丈夫及亲人,善的力量感化他们。无限感恩师尊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的不放弃。

二零一五年十月的一天早晨,当地国保大队长及多个警察闯进家中,手里拿着我起诉江泽民的起诉书,非法抄家,并强行把我抬到警车里,到了派出所我就坐地上双盘发正念。不大一会,我外甥女抱着刚几个月大的孩子和我外甥就到了,让我签字说不炼了就回家,我平静的说:“你们快抱着孩子回家,孩子太小,老姨没事,我有师父。” 我被送到拘留所。刚到拘留所,姐姐、姐夫、外甥、女婿就来看我,姐夫说:“你丈夫太可怜了,警车刚走,心脏病就犯了,是我背着上车去医院的,住院了,没人照顾。” 说来说去还是让我签字回家,我什么都没说,心里非常平静,心里充满了对师父、对法的正信,也坚信丈夫什么事都不会有。

第二天,我女儿和外地的哥哥、姐姐都来了。女儿见到我就哭开了,边哭边说:说她爸没人管,她带孩子多不容易呀,越哭越伤心,把那里的警察都哭心软了说:“你出去吧,我替你在这关着”。这时我哥又喊上了,“你师父好怎么不来救你呢,你同修好怎么不来看你呀,不还是家里人关心你吗。我要给妈拉来见你,你还让不让咱妈活了!”。我一听他说对师父不敬的话,我就正念制止他,心里想不能让他造业,我就说:“你们回去吧,我没事,过几天就回去了,放心吧。”

他们走后,我长时间发正念,向内找,师父的法《论语》“在分辨出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在我脑中一遍一遍的想,亲人在我脑子里过,一个一个的想明白了,我要放下对他们的情,他们都是为法来的生命,今世和大法弟子是亲人也是和大法有大缘份的,也是要救的世人。更坚信师父在《转法轮》里多次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修好了,师父什么都能做,我只有修好自己,才是真正对亲人们的善,如果我签字出去了,不是对他们的好,是在毁他们。我坚定了对师父的正信,对大法的正信。我运用功能,调动在大法中修出来的最大的善、慈悲,求师尊加持,清除邪恶,解体迫害,唤醒警察的善,让那些警察也得到大法救度。每次发正念都泪流满面,同时对警察讲真相,对那里所有能接触的人讲真相,还一遍一遍的背《论语》《无存》等法,越背越明白,天地间我师父主宰,我师父说了算。

最后让我们一起学师父《精進要旨》中的<修者忌>:

“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
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
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
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