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真的什么也不是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5月18日】

写出来有些惭愧。本应该在邪恶干扰一冒头的时候就应该识破它,铲除它。但是由于人心,人为的滋养了邪魔。直到师父在梦里点化我看到空间场有一条两万五千里的大蟒蛇,我才震惊,才开始重视发正念清除它。这几天由于长时间发正念,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比较猛烈。邪恶已经从身体里消去很多,所剩无几。疼痛多天的牙也好了。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两侧身体有点不一样。左侧身体物质多。但是从表面上看不出来。而且右边脑子比较堵。觉得邪灵的争斗思想特别多。所以正念很不强。有时候说话都控制不了自己。所以那些年总喋喋不休的和丈夫吵架。而且左侧物质都是些不好的物质。这也许就是旧势力安排的。所以师父清理我身体我都感觉到。

我的修炼道路和外人接触比较少,一般都是在家庭环境和强大的思想业干扰下下走过来的。而且这么多年修的也不精進。但是师父始终都不放弃我。对师父洪大的慈悲我的感恩之情真是无法用人类语言描述。

由于几年前不精進很长时间没出去讲真相,从去年师父新经文下来我才震惊。急忙去救度众生。每天救人风雨无阻,那种感觉觉得自己真是拼命一样。什么也不管了。刚开始怕心大的无比,出门就看到警车。好几次碰到警车抓我。后来怕心也没有了。就是一心想救人,把那些年没救的众生补回来。回来下午就大量的看师父讲法。每天能看好几本经文。师父每天都在法理中点化我。而且长时间发正念。因为不精進时身体堆的败坏物质太多。不长时间发都不行。师父看我付出了,每天都给我清理身体,那些败坏的物质多的没法描述。师父又给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承受了多少痛苦。

这样精進的状态持续到今年三月份。就觉得众生救了不少了。没那种紧迫的状态了。这一放松就又看起了常人网站。空间场灌进了很多不好的物质。我明显感到那种情色的物质操控我说话。说话办事都不一样了。而且突然强烈的思念起丈夫。那种强烈劲年轻时都没有过。其实是邪恶造成的这种状态。后来清理了就没这种感觉了。师父在经文里用法理点化我。而我还觉得自己这么多年不精進,不可能达到那么高层次。师父的法不是点化我的。其实这种谦虚也是证实自我。我们到了哪个层次也不知道。只要是师父点化的按照那个层次的法老老实实去遵守就行了。由于不理智重视自己的修炼状态,所以我也是稀里糊涂了。师父法理点化我要修口。不要轻举妄动。但是我还是把握不住自己随便说话。和常人,和同修无不显示自己的口才滔滔不绝。直到有一天牙齿疼痛难忍。我实在受不了想去牙科拔掉。但是明知道不对。因为我感觉到这牙和我左侧身体的物质连着,那里有一团不好的物质,必须承受才行。但是我实在承受不了这疼痛。就让医生打了麻药,想拔掉。但是刚打了麻药我就天旋地转。马上要晕过去了。我一遍一遍喊着师父。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医生也不敢给我拔了。我只好回家来。但是那几天真的很难忍呀。好像疼的随时就要失去性命似的。我就在心里一遍一遍默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几天后,好多了。

我这时候就应该有强大的正念铲除邪恶,但是因为丈夫要回来了,心里很想念他,就想等他回来再去讲真相。而且一块结伴讲真相的同修去外地了。就正好给自己找个不出去讲真相的理由。牙疼出不去。所以就消极承受。也没太多的意识铲除。有的时候为了减轻身体难受睡觉长达八九个小时。真是拿修炼当儿戏呀。但是你儿戏。邪恶可虎视眈眈的。我的牙疼总不能彻底好起来。还想自己身体败坏物质太多。师父清理身体吧。但是如果你不好好发正念。邪恶不灭掉是清理不了的。直到师父点化我空间场的大蛇,我才重视发正念。刚开始发的时候,感觉到左侧身体有一大块东西,硬硬的,你都动不了它。我有些气馁。这时候,师父点化我:“有些人有病了,一修大法好了,真的好了,可是旧势力为了去你的心、要考验你行不行的时候,它还让你在你原来那个病灶的部位上有病痛的感觉,或者是有病的反应,连症状都一样,看你相不相信大法。那个时候怎么办?人神一念哪。你动的是正念,你说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你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念,马上什么都没有。可是这不是人说一说就能做的到的,那个坚定的正念发自于你的内在,不是形式,也不是嘴说的。比如有人说,哦,师父教我们这么说,那我也这么说。可是你心里不稳,或者做给师父看,并没有达到那个境界,真的那一念出来不能撼动它,不能够击破旧势力干的事,那不行。那是修炼中产生的正念才行。

  为了叫大家能够处理好这些,我不断的叫大家真正的学法、实修,正念一强真的跟神一样力可劈山,一念就劈山,那你看它旧势力还敢不敢干什么。正念一上来什么都挡不住,所以被干扰最多的、被迫害的最厉害的多数是那些个不太精進的学员,或者是学法不经常的,学法思想在干别的事的,都会是这样。而真正那些个修的好的大法弟子真的是干扰不了,一点也干扰不了,而且正念很足,同时在帮助别人,真的是助师正法。” (《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我不管它的感觉,就一直发。这两天突然身体烧起来了。头疼,左侧身体有往下排的感觉了。难受中我说师父啊,我再也不看不好的东西了。还得往外排。真难受啊。后来就呕吐。昨天想急忙写篇文章。就在难受中完成了。但是其中吐了两回。我坚持写完。写完就好多了。

说起写文章。也有些神奇。本来三月份师父就点化我写心得体会。但是由于懒惰,又觉得自己写不好。就一直没写。但这次牙痛过后,师父一下子把我的智慧打开了,一下写出好几篇底稿。我原来根本没写心得体会的念头。虽然有点写作的底子。但是才思泉涌,写文章速度之快,有的文章思维逻辑写出来连我都惊讶。而且你需要什么经文的时候马上就让你找到。就觉得什么都是师父在做呀。那几天几乎每天师父都加持我写文章。但是师父不加持我就没灵感。我才知道同修的好文章都是师父加持的呀。没师父加持什么也做不了。但是由于我文化水平有限。层次有限,只能让我达到这样的智慧了。前几年也写过几篇文章,这几年不精進也没再写。这次当我把自己的第一篇文章投递的时候,正见网上“不负使命兑誓约”几个大字映入眼帘。我眼泪一下子模糊了我的眼睛。我才知道写文章也是兑现誓约呀。

其中关于文章发表不发表,我倒没有像别的同修那样大的波动。虽然有时候也泛人心,但是没太大起伏。因为我发了两篇,刚沾沾自喜的时候,师父的经文马上点化了我。“正法需要,你就应该把它做好,没有什么可说的。也不要以自己的身份自居,也不要自己觉的和别人不一样。你们都是一个粒子,在我的眼里,谁都不比谁强,因为你们都是我同时捞起来的。(鼓掌)有的在这方面强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强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说我有这么大本事啊,怎么怎么样,那是法赋予你的啊!你达不到还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达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觉的你自己怎么本事。有的学员想让我看他的本事,其实我想,这都是我给的,不用看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就冷静了,既然是师父给的,你还自喜什么。而且正见网上就那么些地方。你的发了别人就发不了啊。我们是个整体,谁圆容不好啊?同修们修那么好。这几年也是看同修文章走过来的。自己的文章发不发表也无所谓。但是我可能那几年不精進,现在写文章也得补上吧。也得兑现誓约吧。所以我就那几天几乎每天都写文章。其中也有起人心证实自己的时候,但是你投递就是发不出去,但是一些能对整体起作用的就能很快顺利投递。我才知道写文章不能乱投啊。修炼无小事。在另外空间都是大事呀。而且发了自己不好的文章也是件丢脸的事吧。但是自己目前就那样的层次,那样的水平,只好以后精進写出干净证实法的文章吧。

现在我的牙疼已经好了,师父也给我身体清理了太多败坏物质。脑子也清醒了许多。我也要去兑现我救度众生的誓约了。经历了这么多,我想说的是只要我们在法中修,按照师父的法做好三件事。邪恶真的啥也不是。我但愿有一天面对任何邪恶干扰都能平淡的说一句“你啥也不是”。

层次有限,写的不对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