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 救世人

辽宁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5月18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二十一年了,下面我把这些年的修炼情况向伟大的师尊汇报一下,同时和同修们交流。
 
一 得法

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开始修炼大法的。当时不到三十岁的我,身体很不好,走几里路都感到很吃力。我曾患有鼻炎、地方性甲状腺肿大、痔疮、腰疼等,通过学大法,不长时间这些病就消失了,我的身体就好了。干起活来有劲了,走路轻飘飘。

二 讲真相 救世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制造了一个个谎言,欺骗世人。使无数中国人受毒害,相信它的谎言,仇恨法轮功。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江氏流氓栽赃、陷害大法,我们面临着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他们的责任。  

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只局限在发真相资料、挂条幅、贴粘贴、写标语等,告诉熟人记住“法轮大法好,躲过大劫难”。随着“九评”的问世,开始劝世人“三退”保平安。因为自己性格比较内向,不爱说话,救人的数量很少。

由于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关押五年,直到二零一三年回来后,才开始走出来救人。开始时,我用语音电话和直接对打方式。后来,我知道面对面讲真相是我必须要闯过的一关,必须面对的。于是,我就随着母亲同修到集市上讲真相、救世人,看她是怎么讲的,因为母亲同修已经多年一直这样做。通过取经之后,我自己就开始面对面讲真相了。

万事开头难,面对众生,自己的怕心还很重。看看这个人,年轻人不能信,别讲了。看看那个人,好像是干部模样,别说了,说不定给我举报了。就这样,挑来挑去,讲的都是老头、老太,或者不着眼的,一次去了也没退几个。直到二零一五年五月,偶遇同修,她们向我介绍了经验,我终于突破这一关。我不再挑人了,不管年龄大小,见人就和他们搭话,救人效果比以前好多了。在讲真相过程中,同时带着发一些小册子、大册子、光盘等真相资料。

在救人的过程中,有不明真相的人,会说些难听或骂人的话,我基本能做到不动心。可有时和人争论时,争斗心还有,当自己知道时,就不去争了。这个心可不能要,一定得去。

讲真相、救世人的过程中,也出现过很神奇的事。比如我想到了某某,又不想去她们单位找她。结果有一天早上去集市的过程中,正巧遇上了她。还有,我的一位同学在集市旁开店,我想:今天他在门口多好。巧!当我从那里路过时,正好他从店里出来。这真是你想什么,师父都给安排好了。

随着师父讲法越来越明,我知道讲真相、救世人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的使命。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现在,我不局限在我们集市,有时也去周边集市去讲。有一次,我想到离我们这有四十里外集市。可当时天气阴的很厉害,我有点犹豫。查看了天气预报,说是小雨转多云。去不去?去,正念占了上风,哪怕退一个,也不白去。那天退了十九人。等我回来时,天气快要晴了。其实,师父什么都给我们铺垫好了,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

三 圆融师父所要的

今年 “5,13”征文快要结束时,正巧我去了一个同修那里。同修说有人写了征稿,但她打字慢。我说我能打。其实我也不怎么会打,只不过比这位同修能快一些。四月十一日晚上同修拿来六、七篇文章,让我帮助打字。当时我看到同修们写的文章,都需要修改。我是这么想的,是师父让我们做的,我要圆融师父所要的。

由于时间很紧,我就抓紧时间把这些稿件整理成文。第二天下午,我就把打好的文章送到同修那里,我们俩一起修改后,同修帮着上网发出去了。

最近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一个小组的学法,这几位同修从来没有写过交流稿,我就鼓励她们写自己的修炼体会,我说我帮你们打字。有两位把自己的这些年的修炼故事告诉我了,我帮着整理成文。要说写文章,对我来说实在太难了,可是为了完成同修的愿望,我得帮助她们。每次写时,我都求师父,我说师父给我智慧,帮同修写出来,结果写完后,自己觉得很满意。还有另外两名同修自己写的,我帮着打字、改一改,都发出去了。在这次写稿的过程中,每个人都得到了提高。我看到了同修——无私无我的境界,对法坚定的信心,证实法可贵...... 在这里我举个例子,有位同修阿姨,为了大法她付出的很多。就向大法捐钱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她这个人很细,买东西时,都买不怎么好的。可是对大法捐钱,从来没有吝啬过,尽管她家不是很富裕。家里卖地钱,她女儿应该有份。她把大法放首位,大法捐一份,女儿一份。她家曾有过去的银元几十块,她全部卖掉,都捐给大法了。她时时都把大法摆在第一位。通过这次和同修们的交流,同修在写稿上有了一定认识,不管我们会不会写,我们都应该向师父交一份答卷。 

随着正法时间的推進,我们救人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所以,我一定抓紧时机,救度更多的有缘人,兑现誓约,圆满随师还。

以上是我这些年的修炼心得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