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去掉执着心

台湾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5月18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在这次“吉林重点专案”拨打中,我发现自己去掉了顽固的争斗心和报复心,这种非常不好的心我早就发现了,只是一直去不掉。一直过不去的家庭关很大一部份也来自于我这种强烈的争斗心和报复心。

这次的专案拨打我跟往常一样,抱着一颗救人的心,也能排除杂念用纯净心来拨打,遇到众生骂人时我也能忍住,甚至会生出慈悲心为他们惋惜,可是针对别人的挑衅,争斗心、报复心一下就爆发出来了。这次拨打给一位派出所的员警,他一开始说:“你们不是说不再打过来了吗?你们怎么说话不算话!”我知道很多同修给他打过,就问:“我们为什么打电话,您知道吗?”他说:“都知道,别打了!”根据经验我知道他在推脱,就继续打给他,他每次都接,开始几通不耐烦地说不要再打了,后来开始骂人,还说他有没有参与迫害关我什么事!我见他承认参与迫害就说:“你们一天不停止迫害我们就一天不停止打电话!”他听到我这样讲就撂出狠话:“好!你再打,我现在就去抓你们法轮功。那个住在**区的老太太我现在就去把她抓来迫害……”我一听又急又恨,心想你已经被国际关注,姓名电话都曝光了还敢如此,我一定要把你的猖狂言语录下来给大陆同修,把录音在当地大曝光。所以赶快打开嘴巴(专案拨打一般是关耳闭嘴的),一边录音一边大声重复他的名字,大声重复他说的要去抓谁迫害谁的话,大声地告诫他,迫害违法,国内国际很快就要清算他们了!他气愤地挂断了电话,我心里五味杂陈。一方面,我痛恨他迫害同修;另一方面,我痛恨自己没能劝善反而激怒他,竟说马上要去抓同修的话。我多希望此刻平台有同修再打过去劝他、阻止他、拯救他啊!此时,美国的小A同修叫我:**,我们去902房间。

在902房间里,小A确认我打电话的那位员警的名字,说之前好几位同修打给过他,他已明白很多真相,也承诺不参与迫害。我懵了!他刚才不是清清楚楚地说他现在就要去抓同修吗?小A很婉转地说有些众生是需要严厉的震慑的,有些可以比较委婉地告知真相劝善的。我一下子意识到是自己不善的争斗心激起了对方恶的因素!若对方真因为我的激怒而去迫害同修,那我该犯多大的罪呀!不仅害了同修也害了他!我惶恐又悔恨,马上拜托小A帮我打给那位众生。小A很贴心的说她还有很多事要忙,说我那么说过就说过了,不要放在心里,再打过去解释一下就好了,有时放下身段没关系,反正只要众生能得救就好。我知道小A是要我自己去面对自己的问题,处理好提高上来。

我马上静下心来抓出争斗心、报复心、依赖心、做错事让别人去善后的不负责任的心、侥幸心等很多不好的心,发正念去掉它们,并对着师父的法像敬礼,求师父加持。电话拨通对方马上不高兴地说:“你怎么还打?!”我马上轻柔地说:“**大哥您好!刚才是我不对,我向您道歉!”我诚恳地说看到迫害法轮功很快就要被清算了,他们还在执行迫害命令是要做替罪羊的,很为他们着急和焦虑……他马上换上柔和的声音跟我沟通了起来,我们聊了10多分钟。他讲了他一直都有枪口抬高一吋,现在总在想办法躲开迫害命令;他20年前看过《转法轮》,他真的很希望法轮功赶快被平反……我叫他除了在国内不参与迫害,用智慧保护和释放法轮功学员外,还要赶快三退,赶快向追查国际打电话。他早三退了,也明白为什么要打给追查国际了,并且答应会告诉家人、朋友及同仁们法轮功的真相,并促其三退。一个善良的生命得救了!像从来没有发生过扬言要去抓同修的事一样!师父在《法轮大法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说:“当你找到自己真正的原因的时候,你要敢正视它、承认它的时候,你发现马上那个事情就变了,矛盾也没了,对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跟你象没有发生事情一样,象什么矛盾也没发生一样。因为一个修炼的人,你没有任何偶然的机会存在,也不允许你有任何偶然的东西来破坏你修炼的这条路。”

这次经历让我看到修炼的严肃性和同修间互相帮助的重要性,也让我体会到了“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喜悦。修炼者的一言一行哪怕是一思一念都可能拯救或毁掉一个众生!如果我一开始仔细倾听对方的心声,或对方虽然无礼,我也能平心静气地讲而并不是一味地往前冲,我就不可能激怒众生;如果同修小A看到我不在法上激起众生恶的因素后没有及时与我交流,没有及时让我去挽回自己所造成的损失,我可能真的将犯下难以弥补的大罪;如果我虽然做错但自己意识不到或觉得无所谓,或错了就错了,也不想改正、不想弥补的话,我不仅没有在师父安排我提高的这件事上得到提高,反而让自己往下掉,那我还算是在修炼吗?我不是在救众生、在证实法吗?我救了众生了吗?我是在证实法还是在破坏法?我发现了就是自己那个极度自私的自我,在修炼的路上一直羁绊着我。

我是在生活遇到瓶颈的时候得法的,先生是我一直过不去的关。他曾两次摔坏我的电脑和手机,后来还摔了师父法像。我曾无助地求过师父帮帮我,也曾幻想过没有先生的修炼和生活。我也知道先生其实对我很好。每次他发狂都是在我对他冷漠的时候,他会一次又一次地激怒我、诬衊我。我虽然修炼了之后不再像以前那样尖刻地回应他了,但我也会偶尔解释几句想证实自己的清白,其实就是那个重视自我的私被触动了,争斗心让我做不到一笑了之,最后就是悲剧收场。我过不了关还以自己是新学员、自己能力好被旧势力死死控制住为由来为自己开脱、为执着找藉口。所以,我的修炼环境一直没有很好的开创出来,修炼状态也一直不好,家庭的干扰也一直不断。

直到这次的专案拨打,我才发现:其实早就发现了自己有争斗心和报复心,这很不好的心一直去不掉,是因为没有认识到自身私的物质,不想去,一直有那么一点维护自身利益和感受的物质存在。也一直没有把是家人的先生、孩子当作我应该要救度的众生。师父在《洪吟二》<法正乾坤>中说:“慈悲能溶天地春”。我问自己:什么是慈悲?他对我好我就慈悲他,他惹到我我就不慈悲他?这是慈悲吗?这不是有选择性的慈悲吗?这只是小法小道中讲的,根本就谈不上慈悲,也没有救人的力量,更谈不上圆满了!何况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自身的执着造成了众生的不能被救度甚至走向反面!

我明白了师父为什么安排我有这样的家庭这样的先生,这一切都是为了去掉我的执着而安排的,而我一次又一次地错过了提高心性的机会!师父慈悲,再让我通过救别人来认识到这为私所引发的执着心不去掉是多么的危险!我再静下心来认认真真地学法,发现师父在法中将一切道理,一切可能遇到的事情及解决办法都讲得清清楚楚的,只是我一直没有悟到,也一直没有重视到修炼中任何一颗心都是我们不能圆满的关。

也许,只有在深深的痛悔中我才想要过去那些修炼中的本来可以过去的关。

之后先生又数次无理刁难我,我没有像以前那样怀着争斗心和报复心与他争辩或不理他,我只是告诉他:“如果不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我不可能与你生活到现在。如果说我在哪些方面不顺你的心,那是因为我修得不好而不是大法的问题。法轮大法让全世界一亿多人受益。你要知道:中国大陆的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可能被活摘的危险下依然不放弃修炼。所以,你不要想改变我,也改变不了我。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修炼的!”之后,我跟他说了释迦牟尼出家修炼的故事,也说了一些感谢他的话,盼他支持大法。他居然说:“那你就修炼吧,我若有钱就把那栋大楼给你们法轮功用,免得你们到处借地方学法。”

通过这些事,我深深的认识到:其实,就算是家人,也是我要救度的对像,也是需要用心去讲真相的。但是,没有用纯净的心态去讲,没有以一个真修弟子的姿态去讲真相,师父会给我加持吗?我告诫自己:静心学法,用心的讲真相吧。既然修炼的目地是为了圆满,那我还不赶快抓住这提高的机会去精進吗?

因个人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