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拨打大型专案中对正念的再认识

泰国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5月18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来到全球营救平台将近半年,在经历大大小小的拨打专案中,体会到了实修的概念。在实修中体会到三件事的重要性和关联性。

这里再次与同修交流关于发正念的一点认识。从自己认识到发正念的重要性的那次开始,那次专案只是在拨打第一个电话时坚持了正念,到拨打第二个电话号的时候就感觉正念没有了,接下来的一次专案中又能坚持到从拨打一包电话有正念;到拨打一天的电话有正念;到这次,在三天专案中,我起码有两天是有正念的。我体会到的有正念,体现在拨打过程中不走神,一直思想中想的都是解体对方空间场的邪恶,不为对方的表现带动,不为眼前的事或困倦左右。可能对于其他同修来说这些已经修过去了,但是对于我来说,是刚刚体会到的。

之前自己曾多次没有注意修口,认为谁修的不好,那么简单的事他都过不去。但是在营救电话平台这半年中,真切的体会到了自己的肤浅。我还体会到,修炼中的每一点进步与提高都是自己亲自去经历、去感受、去付出、去努力才得到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付出多少,得到多少,就是这个道理。”。我悟到,都是在明明白白的修炼,没有哪一关是睡一觉就能过去的,若要得到提高都将是自己真正得付出,真正的去吃苦,才能过的去。

看似比较外向的自己,遇到苦难或者魔难,不想承受,最常见的选择是倒下睡觉,甚至睡上几天。在打电话的过程中,因为在专案期间同修们整体形成的强大的正念环境,再加之救度众生的责任感,再加上隐藏很深的求名和怕人瞧不起的心,一起或主动或被动的让我跌跌撞撞的坚持了这半年。

专案后的同修大组整体交流,让硬着头皮硬挺的自己也有了些思路,遇到问题,学会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不再是倒下睡觉,取而代之的是向内找。此次专案中遇到一个不停的在讲话的有些不理智的人,我用自己最大的耐心和他讲,一边讲一边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但是没有让他停止不理智的讲话。晚间大组总结交流时,同修讲出当自己遇到类似的情况时,她向内找,找到了强调自我。同修的提示让我有了思路,我检视自己,除了应有的慈悲与正念之外,发现自己最近被别人认同的求名的心,大法展现的法理明白后想与人显示的心比较突出了。同修的提示让我找到了这个问题。修炼的严肃性,让我意识到不应该给自己任何藉口放纵和滋长执着心。

再有一个感受就是,实修,踏实。一次和同修交流时,同修说觉得我在修炼中比较轻浮。打电话时,几乎与每个人讲真相的内容都会大同小异,但是经常听同修讲,在给对方讲真相时,自己会掉眼泪。我那个时候不太能感受到,心想难道是同修有什么秘方我没有看到吗,同修在讲什么才能感动的自己在落泪呢?此次专案,在给一位众生讲真相的时候,我讲到我给您打一通电话很容易,但是若您遇到在街上跟您讲真相的大法弟子,请您一定善待他们,因为他们是以生命为代价走出这一步的,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走出来告诉大家真相。吉林长春的法轮功学员为了让乡亲们了解真相,做电视插播,最后被酷刑迫害致死。说话间我的声音颤抖的掉下了眼泪,那个时候我感受到了大法弟子不畏生死的艰辛。有一次讲到师尊为了慈悲于众生,让大法弟子给公检法司、610人员讲真相。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师尊的宽容与慈悲,自己也泣不成声。

实修后头脑中装进更多的法理后,同样的一句话,讲出来却已经有不一样的内涵与力量所在了。而自己的轻浮来自于在法中实修的成份所占的比例还是很小,更多的只是明白了道理,却没有实际对照法去做。

我悟到:修炼没有捷径,每一点的提高,都将是自己清清楚楚的忍受、付出、吃苦中明明白白做到的,没有任何侥幸的成份。对于发正念我有了一些自己能控制住的部份了。前五分钟先清理自己,自己空间场范围内的一切不正的因素都将归正,自己空间场广阔无比。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时,感受到的是自己层层微观细胞和粒子的层层归正与净化,而微观与宏观又是对应的,那是一个很广阔的宇宙空间的净化,但是这如此广阔空间的净化与不净化,主动权却在我的手里。我理智清醒的选择要净化这一切,守住自己的思想,这5分钟我清醒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不迷糊、清醒、理智。

第二个和第三个五分钟,我让没有了杂念的自己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和干扰,同样清醒理智。不再觉得发正念是一个坐下来熬时间的昏昏欲睡的事情,而是目地明确的让自己的主意识做主,在完成师尊的要求。可能我对发正念的法理认识有些粗浅,很多同修都已经走过了这一阶段,但是对于我来说,这是刚刚做到的并且是自己主动去做的,每一点进步,与正确的选择都是自己做主,或进或退,或守或攻,都要用在法中学到的法理去衡量。我悟到:明明白白的修自己,也是正念的一部份。最近最大的魔难就是躺着不想爬起来,学法炼功跟不上,我似乎理解了人神一念间,生活在旧势力精心细致造就的这个环境中,想要把我牵住,走出这个不正确的状态就是靠正念和修炼。

最近学法时,对师父的一段法印象深刻,与同修共勉: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人世间今天的这种繁荣是历史上从来没有的。第一方面是为了让那些个众生,在这个繁华的、带动人各种各样执着的这种情况下,不叫你得法。就这样式的,都在吸引你的执着心,看你还能不能得法。你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得法,那就承认你。你得不了法是你自己不行。第二方面,本来宇宙就应该毁灭的,那些生命本来就应该淘汰了,就应该是这样的,你能走出来天上才承认。那谁能走出来呀?能啊!不是有大法、宇宙大法在传了吗?别人得,你为什么不能得?!别人能修的好,你为什么修不好?!这不就是个人问题吗?天上认为这是公平的。”

以上是自己最近的一点修炼体会,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请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