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韩休坚持:先惩巨猾!(二文)

慧勉

【正见网2017年05月15日】

一、赵绰执法一心

隋文帝时,有个人名字叫赵绰,字士倬,老家在河东。性格朴实、直率、刚毅。

有一次,刑部侍郎辛亶(读丹),穿着红色的裤子上朝。俗语说:这样可以有利于升官。皇上(隋文帝)认为:这是巫蛊之术,要将他斩杀。赵绰说:“依据法律,辛亶不应该定为死罪,我不敢执行诏令。”

皇上大怒,对赵绰说:“你是只顾怜惜辛亹,而不怜惜自己吗?”下令让左仆射高颍,将赵绰处斩。

赵绰说:“宁可陛下杀了我,也不能杀辛亶。”

皇帝命令:把赵绰押下,脱了他的官服,将处以斩刑。 稍后,皇上又派人,去问赵绰说:“你究竟如何打算?”

赵绰回答说:“我一心一意执法,不敢顾惜自己的生命。”

皇上大怒,拂袖而去。过了一会儿,又下令释放了赵绰。

第二天,皇上向赵绰道歉,慰劳、鼓励了他,并赏赐绸缎三百匹。

后来,又遇到一件事。当时,皇上严禁使用劣质铜钱。有两个人,在市场上用劣质铜钱换优质铜钱。巡逻的将士,逮住了他们,并向皇上报告,皇上下令将他们二人,处以斩刑。赵绰进谏说:“这两个人,只该判处杖刑。处死他们,不符合法律。”

皇上说:“这不关你的事。你走开!”赵绰说:“陛下以前不认为我愚昧糊涂,任命我为法官。现在,皇上想要随意杀人,怎么能不关我的事呢?”

皇上说:“一个人想撼动大树,却撼动不了,就应该退下。”

赵绰说:“我希望感动皇上的心,哪里想要撼动大树呢!”

皇上又说:“喝汤的人,如果汤太热,就会放下不喝。天子的权威,你竟也想要触犯吗?”

赵绰一边跪拜,一边更加向前爬过来。皇上呵斥他退下,他也不肯退下。皇上气得自己进入了后殿。

治书侍御史 柳彧(读玉),又上奏极力劝谏,皇上这才接受了赵绰的意见。

渐渐的,皇上认识到赵绰有诚实正直之心,便常常主动请他到内阁去议事。有时遇到皇上和皇后同坐,皇上就叫赵绰也坐下,和他共同评议朝政的得失。
(事据《隋书》)

【解析】

赵绰身为司法长官,一心严格执法,谏阻皇帝滥施重刑、枉杀无辜;置个人生死于不顾,不惧皇帝威势,反对皇帝独断专行,敢逆龙鳞,确实有一种大无畏的精神。他的至诚之心,终于打动了皇帝,对于警戒隋文帝守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本文刻画精当,两个案例,通过赵绰和隋文帝的语言、动作、神态的叙写,将他们的形象,刻画得活灵活现。像这样的作品,不仅有史学价值,而且有文学价值!

二、韩休坚持:先惩巨猾!

韩休,京兆长安人。他擅长写文章,被举荐为贤良。唐玄宗为太子时,让他逐条回答有关国政的询问,和校书郎赵冬曦 同时中乙科进士,提升为左补阙,为主爵员外郎通判的职务。后来提升到礼部侍郎,掌管诏书的起草。后离开朝廷,做了虢州刺史。虢州是离东京、西京较近的一个州,皇帝乘车到虢州,常常收取草料税,韩休请求与其他郡均摊。中书令张说讲:“免除虢州的草料税而给予其他的州郡,这是守臣谋取私利。”韩休坚持争辩,属下害怕违背宰相的意思,韩休说:“刺史了解百姓的疾苦,却不去解救,这难道是为政之道吗?即使得罪宰相,我也是心甘情愿的。”最后,收取草料税的情况,就像韩休所请求的一样。

后来,韩休因为母亲去世,解除官职,守孝期满,脱去丧服,做了工部侍郎,掌管诏书起草。后提升为尚书右丞相。侍中裴光庭去世后,皇帝命令萧嵩,举荐能够替代的人,萧嵩认为韩休志行高远,于是提拔韩休为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韩休直率、方正,不追求官位,当上了宰相后,天下一致称颂:说他十分合适当宰相。万年尉李美玉有罪,皇帝将要把他流放到岭南。韩休说:“太尉是小官,犯的不是大的恶行。如今朝廷有大奸雄,请允许我来先治理。金吾大将军程伯献,倚仗您的恩宠,贪污受贿,住宅、车马,僭越法度,我请求先处置巨猾程伯献,然后处置小官李美玉。”

皇帝不允许,韩休坚持争辩说:“罪行小,况且不能容忍,特别奸猾的,却置之不理!陛下不罢免程伯献,我不敢领承旨意(不当这个宰相)。”皇帝未能说服韩休,只好同意了先惩巨猾(古人讲的“老奸巨猾”:即大奸佞)。韩休的坚决、正直,大致如此。

开始,萧嵩认为韩休软弱,好控制,所以推荐了他(当宰相)。韩休面临事情,有时会指正萧嵩,萧嵩也不能说服他。宋璟听说后,讲:“没有想到韩休能这样正直,这是仁者的勇气啊!”萧嵩宽容、博爱、随和,而韩休却严正刚直,对时政得失,没有不论说彻底的。

皇帝曾经在后花园,有时奏乐逸乐,行为稍微放纵,有差错,必定看着左右问:“韩休知道吗?”一会儿,就会有韩休的奏章送到,提出不妥之处。

唐玄宗曾经对着镜子,闷闷不乐。旁边的人说:“从韩休入朝后,陛下没有一天是欢乐的。为何这样悲伤,却不撤换掉他的宰相,让他离开?”

皇帝说:“虽然我瘦了,但国家却富裕了。况且萧嵩每次启奏事情,必定顺着我的意思,我退朝后,总是睡不安稳。韩休大量陈说治理国家的道理.大多责备我,但是我退朝后想想天下,睡眠却必定安稳。我重用韩休,是为了国家社稷啊!”后来,韩休在工部尚书的职位上被罢免。后提升为太子少师,封宜阳县县令。死时六十八岁,赠扬州大都督的称号,谥号为文忠。宝应元年,追赠太子太师。

(事据《旧唐书》)

【解析】

韩休为人正直,不追求功名利禄。他了解关心百姓的疾苦,为了国家大计,坚守为政之道,不惧得罪宰相与同僚,不惜违逆推荐自己的恩人萧嵩,敢于与皇上(唐玄宗)争执,一心为公,是个有良好声誉的官员。本文从多角度,来刻画韩休的形象,非常饱满,真实。而通过唐玄宗的一段言辞(坚持瘦己而肥国),也可知道他曾经是一位富有自省精神的好皇帝。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