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人民

吴侃

【正见网2017年07月09日】

“人民”是一个经常用的词,但“人民”是什么,很多人并没有去思考。

记得当年与朋友们聊天,其中一个做律师的说,所有打着“人民”名义的,都是反人民的。他举了一系列例子,“人民军队”是镇压人民的,“人民公安”是抓人民的,“人民检察院”起诉人民,“人民法院”给人民定罪。当时朋友酒喝多了,胆子壮了讲出了这些话。但确实,古今中外所有讲代表人民的,都不太遭人待见。

这也让人去思考“人民”,这个长期被挂在嘴边却又没有被人们深想的词汇。“人民”是什么?我与人民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它能这么大言不惭的代表了“人民”。

在中共控制下,这个社会所受的教育中一直讲的是:这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这个政权自己说它是人民的政权,这个国家是人民共和国。几十年来大陆都在传那句让亿万中国人为之兴奋、热血沸腾话,“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而且,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中共,一直在宣扬它是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中共前党魁毫不吝啬的以人民的大救星自居,还有一个标榜成“人民的好总理”,长期被传唱。它总在为人民谋幸福,它为人民操碎了心。如此的关心,如此的无微不至,让人感动了好久。而且,它还总是代表人民。“一切想着人民”,“一切都为了人民”。“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关心人民疾苦”,等等等等。政府官员说他们要做人民满意的公仆。连钱都叫人民币,很贴心,不像英语把钱叫做“猫腻”(money),很俗。

代表人民、代表党是得势者的权力,也是地位的象征。军队就不说了,叫人民军队;公安是人民公安、检察院是人民检察院,法院是人民法院,被关在监狱中的人就是人民的敌人,要划清界限的。当然,前几年被取缔的劳教所称,被关押在劳教所的都只是人民内部矛盾的人,不是敌我矛盾的,当年很多人被打成右派关押在劳教所都被折磨成那样,被往死里整,可听说还算人民内部矛盾,都激动地哭了。那要是敌我矛盾不就太可怕。

在近代中国,就是这个词——“人民”,曾让很多人魂牵梦绕、也曾让好多人苦苦追求不得结果,当然也被那些在得势时的人随意代表。在那个年代,很多人曾想去找“人民”,想去投靠“人民”,因为,那是安全的保障。毕竟,在这个“人民共和国”,即使专政都是人民专政,被打倒,清算、镇压的都是人民的敌人,都不是人民;而处理人民的问题都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是不会被打到,更不存在被镇压。在这个社会里最安全的就是投靠人民,在人民中才能感受到温暖。因不想被迫害、不想被专政,就想成为人民,享受当家作主的滋味。

当人们为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家人,准备去投奔人民的时候,却发现人民不见了。你说你是公民,这也好确定,你是那个国家公民,你就有那个国家的身份证——公民的象征,法律上还可以“剥夺公民权”,不够年龄时可以叫“国民”更广泛,还有用“居民”的。你说你是居民,这个好确定,你要居住在哪,你就是哪里的居民, 你要是外来的,你也是居民,只是加上一个冠词“外来的”,以示与本地居民的区别;即使分成合法的和非法的居民,但还是居民。

但是“人民”这个词含义模糊,概念不清,以致被别有用心的人乱用。

你说你是人民,这个就不那么容易被确认了,当年就有人被问到“谁说你是人民”。因为这是一个概念模糊的、抽象的名词,其内涵和外延也是不确定的,判断的标准和由谁来裁定也是不确定的。在今天更成了一个带政治性的、不清晰的词汇。甚至还不能是一个法律词汇,因为太抽象。在法律条文中出现这个词,一定是别有用心的,这个法律中一旦出现了“人民”,就很麻烦,就像中共法律中的人民。因为你不知道它说的人民是谁。

为什么会这样?“人民”这个词在历史上早都有啊,英文里还有个people(人民)呢。在历史上,在今天的社会,很多语言中都在用这个词。

今天在中国大陆,中共宣传的“人民”这个词不是中共创造的,是一个外来的词汇,是从马列教义中泊来的,但这和历史上的“人民”已经不是一个涵义了。

在古代典籍中,就有“人民”这个词,那时“人民”就是百姓的另一称呼,虽然君主会说,“我的人民”。但其他的百姓还是人民,只是不是他的人民。没有敌我之分。

过去宗教经书中的“人民”是泛指“人”,那是神对世间的人的称谓,可以表示是指的所有人,因为在神的眼里,人是平等的,人格是平等的,没有人认为的高低贵贱的概念,在这里的“人民”也没有好坏的界限,更没有敌我的界限,是指一切世间的人。

在历史上,希腊语中的δήμος就是人民的意思。古希腊当年是有“人民”,那时的“人民”是与“公民”不同,古希腊实行的是民主制,公民有选举权、议事权,那时的“人民”是没有政治权利的,无选举权和议事权的,但又不是奴隶,是自由人。所以,按照古希腊的“人民”概念,中共建立的就是一个没有政治权利的共和国,是一个没有选举权和议事权的共和国——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不需要民众進行选举和议事的,中共的人大也不是公民选出的,准确的意思,是“人民代表大会”不是由人选,是“人民”选出的代表,一帮没有选举权和议事权的“人民”选出的代表。

在中共政权治理下的人不仅没有选举权,身处境遇连奴隶都不如的地位,丧失了一切自由。奴隶的思想是自由的,写寓言的伊索就是个古希腊的奴隶,他可以随意的歌唱和讥讽奴隶主,可是今天在中国大陆的人有几个敢自由的思想。今天的中国人甚至连生存权都得不到保障(而畜生是讲生存权的)。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你只要不做党的奴才,就让你连奴隶都不如,当然,党的奴才也没有思想自由,是要出卖灵魂的。在这里“人民”这个词已经被中共偷换了概念。

中共的“人民”是什么呢?它的“人民”是来自于它的教义――马恩列斯原著,看过这些书的人都知道,它的“人民” 是有界定的,但没有准确的定义,是从“无产阶级人民”简化过来的,有产者即使不是地主和资本家,你也不是“无产阶级人民”的那部分,因为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讲了,贵族、僧侣、教员、容克(“中共”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中的一个音译词,德语junker,原意指一类贵族)和官僚都不属于“无产阶级的人民”。

这样一来就让人迷惑,马克思声称它的标准是按生产资料来划分的“阶级”,那么“有产阶级”就不属于它的“无产阶级人民”范畴。可是“僧侣、教员”为什么也不是 “无产阶级人民”呢?这个划分标准改变了,它不是按照生产资料来划分了,也不仅仅按照财富来划分,而是按你的思想认识来划分,按照信仰来划分,你认同过去社会体制,你不跟着我的信仰,你就不是“无产阶级人民”。

另外,“无产阶级人民”是有对立面的,那些不属于“无产阶级人民”的人,也就是它的对立面――敌人,按照教义,它最终要消灭阶级,包括从肉体上消灭,以便打击。

所以,就有了反动的军队、反动的法庭、反动的报刊宣传等一切反动的国家机器,这些也不是“无产阶级人民”的概念,而按照它的消灭“阶级”的理论,你不是“人民”,你就是敌人,它的“人民”是有对立面――敌人,那是要被消灭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中共以人民的名义镇压反革命要杀那些人的理论依据。

到了列宁那,就更进一步的扭曲,列宁说“农民、小手工业者、商人等等的上层分子”还有“黑帮分子”都不是它的“无产阶级人民”。“黑帮分子”这个概念更模糊的称谓群体,这是列宁从权力斗争需要,把跟自己意见不一致的,就是不是一伙的“同志”,即使你是信仰“共产主义”,也要把你划分为不是“无产阶级人民”。所以它的“人民”是由是不是一伙的来确定的,今天是一派的,你就是“无产阶级人民”,明天不是一伙的,就可以把你定为“无产阶级人民”的敌人,来消灭。

这也是为什么毛泽东把一个制毒犯子标榜为“为人民服务”,被毒害的人才能成为它的“人民”。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延安整风时,那些被整的人会向组织“认错”,向党和“人民”公开交代自己不纯净的思想认识。59年彭德怀“万言书”说出了饿死人的惨状和事实,却要向党认错。

甚至在党内都要采用恶斗,因为只有掌握了制高点,才能掌握话语权,才能使自己成为正统,才能打击对手,因为一旦斗败,就是“人民”的敌人,就可以被消灭。也就是为什么它把自己的一切都打上“人民”的标签,以人民的名义,如:人民军队,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人民公安,人民代表大法、人民币,以及人民共和国。

其实,它的“人民”是不存在的。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