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见轮回 生生为等法

大陆大法学员

【正见网2017年04月30日】

师尊说过:“人生来世为等法 善者回天把家归 轮回辗转千百年 来世就为这一回”(《洪吟四》)。有一天我做了一个印象十分深刻的梦,在梦中亲自体悟了师尊这段法的含义。

一般来讲,人做梦都不会有太久的记忆,而且逻辑性也不强,总是一会儿东一会儿西,因此醒来后都不怎么记得。但我做过这样一个梦,其实已经不能叫做梦了,因为它太清晰,且逻辑性很强,仿佛是我身临其境,还在梦中有自我的思想和情感。梦醒之后,我还能回忆起每个细节,至今也过去两三个月了,可梦境还是深深的存在于我心中。所以我知道,那是师尊在用梦点化我,让我的主元神去了另外一个时空。

梦中的我就像一个旁观者,去到了一个大广场。在那个大广场上,我看到很多个我穿着不同的服装、有着不同的打扮,而且都拧着一个行李箱,在那个广场中心集合后,就要各自奔向各方,似乎要去开始一场旅行,又像是要完成一个任务。看得出他们之间的不舍和对彼此的担忧。

之后他们就分散了,我又随着分散的人走,仿佛是想看看他们要干什么,于是就看到有的就变成普通人过上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当这个人生活中遭遇了诸多的艰辛与不易时,我竟然会跟着难过,也觉得人生好艰难;还有一个变成了一只流浪猫,跟着它的哥哥一起流浪,但不幸的是,这个“我”才活了十五天就死了,死的时候还祈求它的猫哥哥能好好活下去,当看到那个小猫死去时,这个旁观的我也同时感受了生命脆弱的悲哀;还有一个变成了一块饼干,虽然是饼干,但却能感受到它的思维,仿佛它就一直在等着什么……其他的也都扮演着各式各样的角色,虽然来不及细看,但都能感受到他们都过得十分不易,也不怎么快乐,似乎都在盼望着这一生这场戏赶快结束,好有机会开始自己真正的使命。

感觉到他们都在等……可是究竟在等什么呢?此时,一个思维打进我的脑中,告诉我那些都是我的生生世世,他们从同一个出发点去扮演不同的角色,历尽了艰辛,就是为了成就今天的我能够得法。我恍然大悟,泪水夺眶而出。

师尊之所以会这样点悟我,是因为我那段时间太不精進,总觉得生活中的苦太多,被人世间的各种干扰、各种迷幻牵动得产生了很多执著心。师尊慈悲,不忍看我掉下去,于是就借此来点醒我,让我精進。师尊说:“珍惜你们走过的路!”(《致台湾法会的贺词》)还说:“我在中国对学员讲,我说许多人还不知道,你觉的你平平常常就進了这个学习班来听课,可能在你前几世,甚至于十几世、几十世中都在为了得这个法在吃苦,(鼓掌)只是你不知道。有人为了得这个法掉过头。修炼中我苦口婆心的劝善、带你们,是因为我知道历史上的你们是谁,也知道你们为了今天得到他付出了很多,我不这样教你也对不起你自己呀。”(《各地讲法一》<美国第一次讲法>)确实如此,这次我身临其境的看到了我的过去,才发现当下我所谓的这些“苦”算个什么呀!怎么能被这些琐事牵动而不好好修炼呢?法都得了,如果修不好,对得起师尊的苦度吗?对得起生生世世的自己吗?以往经历的魔难不都成了枉然了吗?

同时,那个梦境是如此的真实,因为它是我真切走过的路。那么反过来看,我当下所经历的种种,无论是矛盾也好、魔难也好、现实世界中的各种诱惑也好,它们其实不也如梦境一般吗?我为何要如此在意?为何要被这些东西牵动着迟迟走不出去呢?都说人在世间就等于掉到迷中来了,如果我太执著于世间的种种,那不等于是被梦困住了吗?何时才能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呀!

师尊讲:“这个世界上的什么东西都在吸引你,都不让你得法。”“什么事情都是在勾引人。这个社会就在勾引人!勾引人目地不止是不让你得法,是要毁了人类社会。”(《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我个人所悟,目前人世间牵着我们那颗人心的种种诱惑与干扰:琳琅满目的物质、娱乐方式、各种网络信息、手机游戏,以及工作生活中的困难与人之间的情,或许都是旧势力精心设计的陷阱,就为了把我们困在里面为之喜怒哀乐,还能麻痹人的思想,使修炼人无法精進、使普通人听不進真相。

古话说: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我们好不容易历尽轮回之苦赶上了这天时地利人和之大幸,还得法了,切不要被这迷中的梦幻挡住自己回归的大愿。最后,借用师尊的教诲与各位同修共勉:“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洪吟二》-去执)。

个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敬请师尊原谅,请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