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预言中的国共两党宿命和“大灾难”(十五):预言中“大灾难”可能的变数

壬静思

【正见网2017年05月04日】

(四)预言中灾难的可能变数

《五公经》、《太上洞渊神咒经》和《圣经.启示录》都描述了大灾难造成“十不剩一”的惨烈后果。然而,与此同时,这些预言却都留下了一个重要伏笔:也就是说,信者和善良之人在大灾难中将受到神的保护。

这一伏笔则预示了可能的历史变数。

其实,如果我们把历史现实同预言做个比较:这一期历史在2000年以前所发生的事件同所有预言相比,几乎是大同小异;但是,历史从2000年开始,一些灾难事件同预言描述的末劫时期所要发生的灾难情形相比,似乎已有较大不同。其中最为明显的此类事件之一是2003年的“萨斯病”疫情,以及紧接着发生的2004年大水。

《太上洞渊神咒经》在卷二中对“萨斯病”疫情有如下描述:“自庚辰(2000)、辛巳(2001)、壬午(2002)、癸未(2003)年,近于甲申(2004)之岁,天下乃有九十二种疫病,病杀恶人。自非有道之者,难兔(免)此疫”。对于“此疫”症状的描述是:“此疫令人寒热,头痛目眩”(高烧,发冷,头痛),“鼻口咽喉,警咳腹满,气上刺心,手足拘急”(呼吸急促困难),“身体赤黑,五种下痢”(出疹,腹泻),“悲思恍惚”,“口语无端”(精神紊乱),等等。这些描述同现代医学对于“萨斯病”(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症状描述完全吻合。

《太上洞渊神咒经》还描述:“甲申(2004)垂至,洪水不久”。

在《太上洞渊神咒经》的描述中,“萨斯病”疫情以及紧接下来的大水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灾害和生命损失:比如,(卷三)“辛巳(2001 )、壬午(2002年初-2003年初)年,人民横死,天下不安,死者众多。…‭ ‬人多瘟病,病者门门,十有三四死矣”;“大水来矣,国王不治,民多暴死,甲申(2004)之灾死绝矣”。

然而,在描述这些灾难的同时,《太上洞渊神咒经》又留下了如何避免灾难的伏笔‭ ‬──‭ ‬其卷二在描述完“萨斯病”症状之后写到:
“如此之徒,悉是疫鬼来杀恶人。汝等若能佩奉三洞经法,吾遣天丁力士,令逐此鬼,不挠子等。水来不久,汝等众生,速修善心,受传经法,方免洪灾矣。”
注解:“萨斯病”全是来淘汰“恶人”。如果人们能够尊重、接受或信仰圣人所传之法,神将给予保护,不受疫鬼搅扰。大洪水即将来临,接受、传播(三洞)经法(或接受被传播的经法)的世人,可以免除洪灾。

其实,《太上洞渊神咒经》在许多地方也都作出了类似的描述。比如在卷三中:

“(自今戊寅岁癸未(2003)之年,大劫之运,恶人不信道法,天遣疫鬼行七十二种病,病杀恶人。世间浩浩,鬼兵流毒。奈何,奈何。)若有奉持三洞之人,吾当遣力士四十九万人,为此法师缚枉横之鬼,若道士救人经行之处,魔王等当助道士,缚此鬼兵等矣。”
注解:“鬼兵流毒”之时,神派遣众多“力士”和“魔王”来约束限制“疫鬼”,保护那些尊重、接受或信仰圣人所传之法的人,并且帮助其人解救其他人。

“(大水来矣,国王不治,民多暴死,甲申(2004)之灾死绝矣。奈何,奈何也。)道士化愚人,令受三洞,可得脱免九厄之中耳。 ”
注解:信仰圣人所传之法的人们(“道士”)教化不信之人(“愚人”),转变人心,如果(“令”)他们接受圣人之言(“三洞”),‭ ‬他们便可以解脱在大水中丧命的厄运。

所有这些同《金陵塔碑文》中“能逢木兔方为寿”的描述完全一致‭ ‬——‭ ‬即能够接受相信“木兔”圣人的人们才能够平安度过这场大难。

那么,这些如何避免灾难的伏笔,在这一期历史中产生任何变数了吗?

如果拿这一期历史的现实同《太上洞渊神咒经》关于“萨斯病”和大水的预言相比较,会发现这比较结果有两个不同点,以及一个相同点‭ ‬─ ─‭ ‬
比较结果的两个不同点是:
(1)“萨斯病”造成的生命损失没有达到预言中的“十有三四死矣”;
(2)2004年(甲申)在中国多地确实发生了洪灾,然而生命损失并非十分惨重。 2004年的确发生了一场能导致“甲申之灾死绝矣”的大水‭ ‬──‭ ‬2004年大海啸,却发生在了南亚,而没有发生在中国。
也就是说,预言中的灾难已经产生了变数。
而比较结果相同的一点是:
(3)中国确有“大法”在传。而且,尊重、接受或信仰者众多,遍布全国各地。按照三部预言的伏笔之言,这是使得预言中灾难的可能变数成为了历史现实的根本原因。

总而言之,预言表明:生命的不同选择,尤其对于“大法”的态度,可能改变其未来的命运。

尾声

从各种中外历史预言来看,人类的历史似乎已经走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 ‬这场历史大戏的最高潮即将到来,也就是大戏的最终主题即将展示于人间。

然而,在所有预言者所能够认识到的历史安排中,这场历史大戏的最高潮却是无比的惨烈和刻骨铭心的悔憾:人类因为受到“猛虎”(《金陵塔碑文》)或者“撒旦” (《圣经.启示录》)的迷惑而不信、作恶,从而遭受到毁灭性大灾难,其对于人类生命的毁灭程度达“十不剩一”。

但是,历史预言中这个安排只是旧宇宙中的安排。如同在序文中所述,不同层次的历史剧本的安排会有差异;尤其重要的是,一个生命的选择也可能改变自己的未来。

那么,这场历史大戏最终的安排又是什么呢?一个生命能够有机会来作出改变自己命运的选择吗?

其实,作为这场大戏中的一个局部角色,我们也许无法知道自己在剧本中被安排的命运‭ ‬——‭ ‬是受到“猛虎”或者“撒旦”的迷惑而随波逝去,还是向往光明而得到圣人的拯救? (按照佛教中的认识,每个生命被安排的命运是其“业报”的结果。)

然而,无论怎样,作为一个生命来到人世时,我们却一定曾经有过自己下世时的终极宿愿‭ ‬——‭ ‬这宿愿一定是美好的,向往光明的。这个向往光明的宿愿就使得一个生命,无论被历史安排的命运如何,在人类历史走到最为关键的时刻,被赋予了选择和决定自己未来的机会‭ ‬──‭ ‬从所有相关中外预言来看,人类预言中的“救世圣人”,也就是《圣经.启示录》中的“创世主神”,赐予了这一期历史中的所有生命一个能够进入崭新历史的万古不遇的机缘。

这或许也就是为何刘伯温《金陵塔碑文》中道出了如下天机的原因吧:“有人识得其中意,富贵荣华百世昌”。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