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预言中的国共两党宿命和“大灾难”(九):《圣经.启示录》中的“救世主”

壬静思

【正见网2017年04月28日】

(二)《圣经.启示录》中的“救世主”

《圣经.启示录》中描述了两位“救世圣人”:“主神”和“羔羊”。

“主神”又称“坐宝座的”、“父神”、“上帝”或“神”(God)。 “羔羊”又称“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神之子”、“人子”或“神之道”。

然而,在《圣经》中,“主神”有的称谓和“羔羊”有的称谓却是一样的,比如他们都自称为“首先的,末后的”。

其实,《圣经.启示录》的第五章中,在“羔羊”从“坐宝座的”右手里拿了用七印封严了的书卷时,描述到羔羊“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七灵,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即“羔羊”具有的就是“神”(God,即主神)的灵,奉差遣往普天下。换句话说,“羔羊”就象是“主神”在不同时空的分体或显像,从主神那里来到了“普天下”,而他们却具有同样的“灵”,是一体的神。

《圣经.启示录》在第二十二章中,描述了创世主神在“将一切都更新了”之后,“圣城”中的一个景象:“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他的仆人都要事奉他,也要见他的面”‭ ‬——‭ ‬这时“神”和羔羊已经合为一体,坐同一宝座,成为“他”。

简而言之,“羔羊”就是“主神”。

在《圣经.启示录》中,“羔羊”是大灾难中的“救世主”,即希伯来语中的“弥赛亚”。 “弥赛亚”与希腊语词“基督”意思相同,直译为“受膏者”。其实“基督”并不是基督教的专有词汇‭ ‬——‭ ‬基督徒认为耶稣是“基督”,而犹太教徒仍然等待着“弥赛亚”的到来。 ‭ ‬

《圣经》有关于“基督”或“弥赛亚”于历史末期再来救世的说法,而佛经有未来佛弥勒于末法时期再来救世的说法,道家经典《太上洞渊神咒经》也有关于末劫时期“木子弓口(真君),当复起焉(再来)”的说法。

从《圣经.启示录》中人类历史重复的时空观来看,“再来”的真实含义可能不是指同期历史之内神的再来,而是相对于以前那期历史,圣人从大灾难中救世,在这期历史的末期,圣人将“再来”从大灾难中救世。

《圣经.启示录》中描述羔羊“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羔羊也说“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这可能是指在以前那期历史结束时,为了使得当时的生命不遭到毁灭,而能够在这期历史真正大结局的时刻有机会得到真正的拯救,羔羊用自己的血和生命换来了所有那些生命的延续;而且,在这期历史的末期真正拯救生命时,羔羊再次用自己的血和生命换得了那些最终获得拯救的生命。

基督徒以“复活节”来纪念耶稣被钉死后第三天复活的神迹。其实,神安排一个历史事件可能不会只是一个孤立事件。因为如同序文所言,人类历史就像是一场大戏,其中的所有安排都是为了大戏的最高潮作铺垫。而所有中外预言都显示,这场历史大戏的最高潮是:大灾难中,圣人出世,拯救世界。 “复活节”可能是神在暗示世人关于圣人“再来”(复活)拯救世界的信息。

其实,如果将“复活节”在西方社会的一些特点同中国历史预言中关于救世圣人的描述相比较,会发现一些惊人的巧合:比如
(1)“复活节”Easter一词的来源至今仍然是谜。East是东方,-er是表示人的后缀,所以复活节有“东方人”的意思。而在所有中国预言关于圣人的描述中:圣人出生于中国。
(2)“复活节”的主要象征之一是复活节兔。而在所有中国预言关于圣人的描述中:圣人属兔。
(3)“复活节”的主要标志之一是百合花。在几乎所有的主要西方语言中‭ ‬──‭ ‬包括历史上对于西方语言影响最大的拉丁语和希腊语,以及使用人数最多的西方语言英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百合花的发音或拼写都以“Li”开始。而在所有中国预言关于圣人的描述中:圣人姓李。
(关于中国预言对于圣人描述的详细解析请见《中国历史预言中的“圣人”之解密》一文)
(4)“复活节”日期多在西元年历的四月,农历的三月。 《五公经》有关于圣人出世拯救世界时,展现神迹,显现于天空的描述:“辰年辰月圣人出,五龙托起上天台”,即圣人于某个辰年的辰月展现神迹,拯救世界。 “辰月”是农历三月,可能就是那个“辰年”的“复活节”所处之月。
还有其它巧合,恐怕不会尽是偶然。

(待续)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