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曹操有“善断大事”“谋胜于人”的卓越才能

吉光羽

【正见网2017年04月16日】

东汉末年,何进与袁绍,共同谋划诛杀太监,何太后不同意。何进于是想召董卓带兵进京,以兵力来胁迫太后。曹操听到后,笑着说: “宦官古今各朝都有,但当世之主不应该给他们权力和宠信,使他们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治他们罪,应当诛杀首恶,这只需要一个狱吏就足够了,何必纷纷召来外面的将领呢?那样做,想杀尽宦官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定会泄露出去。我已预见到他(何进)的失败。”果然,董卓还未到,何进已被宦官所杀。

袁尚、袁熙兄弟逃往辽东,这时还有几千人马。最初,辽东太守公孙康倚仗他的地盘远离京城,而不服朝廷管辖,等到曹操消灭乌桓之后,有人劝曹操征讨辽东,同时,擒拿袁氏兄弟。曹操说:“我正要使公孙康斩二袁的头送来,不需要我亲自用兵了。”九月,曹操带兵从柳城回来,公孙康果然斩了袁尚、袁熙,将首级送了来。众将问:这是什么原因?曹操说:“公孙康素来害怕袁尚等,我如果急于征讨他,他就会同袁尚等人,联合起来抵抗我们。我缓一段时间,他们就会自相残杀。”

曹操东征刘备时,人们议论担心出师后,袁绍从后方袭击,进不能战,退又失去了依据的地盘。曹说:“袁绍的性情迟钝而又多疑,不会迅速来袭击我们。刘备是新起来的,人心还未完全归附他,我们赶快攻打他,他必败。这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不可丢失战机。”于是,出师东征刘备。

田丰果然劝袁绍说: “虎正在捕鹿,熊进入虎窝而吃掉了虎子。老虎进不得鹿,退得不到虎子。现在曹操征伐刘备,国内空了,将军有步兵百万,骑兵千群,率军直指许昌,捣毁曹操的老窝,百万雄师,从天而降,好像举烈火去烧茅草,倾沧海之水浇漂浮的炭火,能消灭不了他吗?兵机的变化在须臾之间,军情的变化快于大将的决策。曹操听到我们攻下许昌,必然会丢掉刘备,而返回许昌。我们占据了城内,刘备在外面攻打,反贼曹操的脑袋, 一定会悬挂在将军的帅旗之下了。如果失去了这个机会,曹操归国之后休养生息,积存粮食,招揽人才,现在大汉国运衰败,纲纪松弛,曹操以他凶横的本性,用他飞扬拔扈的势力,放纵他虎狼的欲望,酿成篡逆的阴谋,那时,即使有百万大兵攻打他,也不会成功。”袁绍听后,以儿子有病,推辞此事,不肯发兵。田丰用拐杖敲着地叹道: “遇有这样好的机会,却因为婴儿的缘故而失去了,可惜呀!”

曹操明白要消灭刘备,但汉中之役,曾操志满意得地得到了陇西,放纵刘备得了蜀地。他不采用司马懿、刘晔的计策,这是为什么?也许是有天意吧?

曹操已经打败了张鲁,司马懿说: “刘备以欺诈的手段俘获了刘璋,蜀人没有归附他。现在攻下汉中,益州受到震动,趁势进攻,刘备必然瓦解。”刘晔也这么说,曹操不听。七天以后,蜀地投降的人说: “蜀中的人一天惊慌数十次,守将虽然杀掉他们,还是不能安定。”曹操问刘晔说:“现在可以攻打吗?”刘晔说: “现在已经安定,不可进攻了。”曹操退兵,刘备马上兼并了汉中。

安定这个地方,同羌胡离得很近,关系密切,太守毋丘兴(人名) 将到安定当官,曹操告诫他说: “胡人想和中国来往,应当自己派人来,你千万不要派人前往。好人不容易得到,你派去的人一定会教唆羌人,提出非分的要求,他自己从中得到好处。不顺从胡人,就会让外人不满,如果顺从,则对我们无益。”毋丘兴假意许诺,到了安定,却派遣了校尉范陵到羌,范陵果然教唆羌人,请求让他担任属国都尉。曹操笑着说: “我预知他一定这样做!我不是圣人,只是经历的事情太多了。”

曹操是个“处非常之世,运非常之术,建非常之勋”的一位毁誉分明的历史人物。曹操事业之成功,与他能审时度势、多谋善断的智慧和魄力,是密不可分的。

曹操的头号谋臣荀彧,曾将曹操与袁绍作了对比分析。他说:“古之成大事者,如诚有其才,则虽弱必强;苟非其人,虽强易弱,刘、项之存亡,足以观矣。今与公(指曹操,以下同此)争天下者,唯袁绍尔。袁绍貌外宽而内忌,任人而疑其心,公明达不拘,唯才所宜,所度胜也。绍迟重少决,失去后机;公能断大事,应变无方,此谋胜也。”荀彧从用人和谋断两个方面,阐述了曹操与袁绍的区别:曹操唯才是举,能断大事,所以能胜;而袁绍却任人而疑,多谋少决,所以处处受制于人,难成大事。

确实,曹操在一系列决断中,显示了其非凡的雄才大略。从“挟天子以令诸侯”,但“自身绝不称帝”;官渡之战,大败袁绍;征讨辽东,擒拿袁氏兄弟等,一系列事件的处置上,都非常果决、漂亮,充分显示出曹操“能断大事,应变有方”,“谋胜于人”的卓越才能。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