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皆有灵:锅、铲教我做饭

真涵

【正见网2017年04月26日】

我不是一个擅长做饭的人,和婆婆在一起生活多年,婆婆做饭时不用我帮忙,说我帮不上忙,我也知道,我容易越帮越忙。

后来孩子大了,我们买了新房,和婆婆分开住,婆婆说:“这下你得自己做饭了。”我想:虽然我不会做,可是我可以学呀!把饭菜弄熟是第一要务,然后再考虑色、香、味的问题。

刚开始做菜时,我有一个感觉,厨房怎么有点象战场,我把油放進锅里,突然想起再切点菜,菜还没切完,我发现油冒烟了,我手忙脚乱的把菜扔进锅里,炒了又炒,发现有的青菜糊了,有的青菜还没熟,我还急出一身汗。逐渐的我学会把菜准备好,炒菜时就不那么着急了。

我做菜还容易把水放多了,有一次站在锅前,我正在想:放多少水呢?冷不丁看见锅说:“把水舀子(装水的大勺子)里的水放一半就可以了。”我就放了一半的水,菜做好了,我发现,水放的正好。我想:这个锅挺好,能提醒我。

有一次切好了菜,我想:炒时先放哪个呢?我看见锅说话,它告诉我如何如何放。还有一次,我炒粉皮,粉皮粘锅,我有点发蒙,心想:这菜怎么炒,我看见锅、铲都发蒙,它们一起说:“我们没炒过这个菜呀?”锅又说:“如果做过一次,我就知道怎么办。”

有一次我煮鸡蛋,水开了一会,我想:“煮没煮好呢?”锅说:“再等两分钟,要不溏心(蛋黄没熟)”有一次我做菜着急,在锅旁边说:“快点熟呀!快点熟呀!”锅说:“你着急也不行呀!盛出来也不熟。”

有时我蒸馒头或包子时,我发出一念:“好没好呀?”这个锅就告诉我:“还得一分钟。”或者说:“再等两分钟。”有时还说:“停火后,别开盖。焖一分钟。”我想:“焖一分钟,八成是热气在锅里窜,也是加温。”锅说:“你真聪明。”我眨一下眼睛,意念中说:“做饭我不聪明。我的聪明不在这上面。”结果,锅、铲、还有锅盖,一起说:“我们觉的你还可以。”

有一次同修A回来住一个月,同修B拿来一个电饭锅,我和同修A 觉这个电饭锅给人一种典雅的感觉,象个贵族少女。同修A要走时,我和同修B收拾厨房的用具,我把电饭锅装進纸箱里,刚要盖上,电饭锅说:“你要我呗!”我一下愣住了,我想:我家有电饭锅呀,再说向别人要东西也不好意思呀。可是,看见电饭锅那种渴望的表情,我犹豫了。我问同修B :“电饭锅装好了,拿回去你放哪?”同修B 说:“放仓房里。”我说:“你不用啊?”同修B说:“我家有电饭锅。”同修B用询问的表情看着我,我想了一下,说:“我想要你的电饭锅。”我和同修B说了这个电饭锅对我的请求,同修B乐了,说:“这个电饭锅送给你了。”我去看了一眼电饭锅,发现它很开心。我把它拿回家,打开包装时,看见它兴高采烈的说:“心情真好啊!来,我看看主人家的厨房。”很快,我发现厨房里的厨具都喜欢这个电饭锅。用这个电饭锅焖饭时,我用钢勺来衡量水的多少时,电饭锅经常提醒我:“水放多了。”或者说:“再拿出一些水。”

这个电饭锅在我家待了三年,煮饭很好吃,速度又快。有一天我不在家,丈夫用它焖饭,电饭锅坏了。我很惋惜,想:看看能不能修上,我先拆开看看,结果发现里面的线路已经烧的一塌糊涂,根本修不了,我白忙了一通,坐在椅子上歇着时,我发现厨房的好几个生命用手捂着脑袋,偷偷的用眼光在瞄我,象做了错事的感觉,我纳闷,心想:“什么情况?”锅盖和铲子放下手,看着锅,水龙头也抻着脖子,看着锅,我把目光转向锅,锅怯生生的说:“主人,别费劲了,电饭锅到寿了,它怕在你跟前坏,你自责,它挑个时间走的。它说,它还想回来。”我眼泪差点流出来,就转身出了厨房。

总得做饭呀,我把原来的电饭锅拿出来用,可是不知为什么,我不太喜欢这个电饭锅,总觉的这个电饭锅做饭不香,说不出来什么味道。我对丈夫说:“这个电饭锅做饭不香。”丈夫说:“没感觉呀。”孩子也说:“没感觉呀。”

有一天收拾屋子,我无意中看见一个马,马头正伸進一个桶里喝水,还打着响鼻,我知道了,我不喜欢的这个电饭锅的内胆前世是一个饮马的桶,怪不得我总觉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做饭也觉的不好吃。我和同修说了,同修说:“你买一个电饭煲,带预约的,很方便。”因为忙,我一直没时间去买,有一天,同事正在网上买东西,我对同事说:“帮我看看电饭煲,预约的那种。”同事说:“我家正在用的电饭煲就很好,我给你看看。”很快,同事说:“姐姐,你看看,这个好不好?正在打特价,229元。”我看了一眼,说:“可以,就这个。”

过了一周,电饭煲送来了,回家后,我打开包装一看,觉的很好,这个电饭煲同样给我一种很典雅的感觉,再一看,这个电饭煲怎么哭的稀里哗啦的,我愣住了,细打量这个电饭煲,尽管它已经哭的泣不成声,我还是认出了它,它就是离开我八个月的那个电饭锅,这下轮到我惊讶了,这个生命经过怎样的请求和等待,被安排着又重新出现在我的家里,我真的很感慨,心里暖暖的,眼睛有些湿润。

第二天我把它拿進厨房,我看见电饭煲高声喊:“伙伴们,我回来了。”天哪,厨房里的生命都沸腾了,水龙头、锅、铲、水舀子、调料盒、装油的罐都和电饭煲打招呼,锅说:“咦,换了新行头,挺漂亮。”只有我买了五个月的烧水壶有些摸不着头脑,铲子忙介绍说:“它原来在这三年,后来脚底下的线烧坏了,我们以为它死了,再也见不到了,没想到,它换身行头又回来了。”壶说:“还有这样的事,太有意思了。”电饭煲对壶说:“你好漂亮呀!”壶说:“你也很漂亮呀!”看着它们在热情的寒暄,我觉的很有意思。

当周日丈夫和孩子睡懒觉时,我就在厨房里看《转法轮》,偶尔一抬头,看见它们都在看我。当我看完一讲,把书合上时,它们伸着脑袋,赶紧问我:“不看啦?”

有时厨房看起来静静无语,说不定谁在那里说话呢,这些可爱的生命,真是我生活中的花絮。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