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语音与文字:从器官捐献报道看活摘的真实性

【正见网2017年04月04日】

从器官捐献报道看活摘的真实性

MP3语音文件

WORD压缩文件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朋友您好。最近国内媒体纷纷报导了中国社会“器官捐献”的新闻。2016年12月24日深圳媒体报道了罗一笑因白血病去世,家属主动捐献了她的遗体,但深圳市器官捐献协调员高敏透露,罗一笑是急性淋巴系统白血病,这种情况,角膜和各器官是不能捐献移植的,故捐献的遗体无用。

山东《半岛都市报》2016年12月19日报道称,自12月22日起,“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将在支付宝医疗服务平台上,完成‘器官捐赠登记’功能,支付宝实名用户可一键完成登记,整个过程不超过10秒。”

其实中共这一系列的举动,是对2016年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的“343号决议案”和欧洲议会通过的《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48号书面声明》的间接回应。

近半年,中共密集召开各种研讨会、学术交流会和利用中国各大媒体,有意报导“器官捐献”新闻,来掩盖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暴行。但这恰恰证实了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真实性。

首先,针对国际舆论的“活摘器官”指控,中共拿不出任何具体的数据来回应中国在过去16年来是如何做到“器官移植手术”平均等待时间仅有3天的。因为中国在2010年前,全国性的“器官捐赠登记”库根本没有。2010年之后建立起来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自成立至今仅有约8万器官自愿捐献者,这当中很多是大活人,并没有立即能捐献器官的可能。

其次,根据国际组织统计显示,中国过去16年每年器官移植数量超过了10万例以上,如此庞大的器官移植需求量已远远超过了系统所登记捐献自愿者的总和,这么多的供体器官从何而来?

支付宝开通了“器官捐赠登记”功能,即使有很多支付宝的用户主动去登记捐献器官,但这些登记者的器官也不能随时都能被医院使用,必须等到这些自愿捐献者因故死亡后才有被使用的可能。

即使支付宝中登记的器官捐献者本人死亡,如何能实现死者的器官在第一时间被医院利用也是一个难题。器官捐献登记者如何能在即将死亡的时刻把自己的死讯传达给支付宝?家属是否能按死者的意愿顺利进行器官捐献?死者捐献的器官,是否能满足被用作供体器官的各种要求与苛刻的匹配条件?可见,如何解决这一切实际问题,远比建立一个器官捐献登记系统困难的多。很难相信支付宝上线后,就能大幅缩短器官移植等待的平均时间。

中共拉上支付宝搞的在线“器官捐赠登记”,其目的还是掩盖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

当今世界,美国已经有非常完善的器官捐献与器官移植的系统,但每年器官移植手术案例比中国少很多,他们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平均是三年。 而中国原来基本上没有器官捐献系统,过去十几年,中国每年器官移植手术高达10万例以上,器官移植等待时间只有几天或几周。中美器官移植手术数量和器官等待时间的数据对比,说明了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真实性。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