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学法与实修的体会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3月19日】

有同修说到学好法才能真正实修,我想接着说, 真正实修后又能学好法。我们都说要学好法, 那么什么样是学好法,我体会学法看到的不总是一个意思才是学好法,而那又是实修后出现的,体会我们的实修在学法中是能反映出来的。

最初学法时,看到师父讲到的有些法理,曾有过‘谁能做到这点’的想法,时间长了有点学法就是学理论,在法理的认识与做到上相脱节;就是有的只是在理论上认识到了,行动跟不上。问题积攒多魔难大了,被动中我不得不精神起来了,开始实修,排除各种干扰后走出了一步。发现摔了很多跟头后悟到和达到的;正是以前自己认为做不到和不想去做到的,感觉有一种力量往前推着我,让我去明白其实能够做到,也必须做到。以前想逃避,但是都没有逃过去。我就想先前为什么不能主动去修呢,想往前走,那都是必须要过的关,要走的路,为什么只是想着往高处走,而行动上逃避,在那自欺欺人浪费时间,为什么非到无路可走才精神起来呢,那会儿应该是被迷住的,但陷在其中时不易察觉到。

魔难中,我知道只有用师父的法理才能闯过去,于是我认真学法,用法理对照着清理邪恶,就象上战场,一招一式都认真到位,感悟到不去真的按师父的要求做,就破解不了旧势力的安排,就好比在战场上放弃主动,处于被打的地位。当时的初衷是自救,在奋力拼搏闯过去之后,看到和感受到了另一番景色,我发现真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到位还给自己带来了提高,这对当时的我来讲真是意外的收获,我明白了什么是实修和实修的重要。另外从这开始我能主动实修了。

处在魔难中看到的只是眼前,都是旧势力又怎么样了,走出一步,能完整看问题,看到的不再是旧势力,我体悟到了师父的安排。我想起了师父法中讲的:“佛当然不管,那一难就是他设的,目地是提高你的心性,在矛盾中你好提高上来。他能给你解决吗?根本不会给你解决的,解决了你还怎么长功,怎么提高心性与层次?让你长功才是关键。” (《转法轮》)认识到在魔难中我曾有过的‘师父为什么不管我’这样的想法是对师父的不敬。透过魔难我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一直在看护着我;透过魔难感受到了师父对我的棒喝,我想:要是师父不用这种方式往前推我,我能主动修吗?觉的很难,自己迷的太深,惰性太强了,是师父的棒喝把迷中的我打醒了。从这开始,我能从正面看问题了,脑子里不再去想旧势力,不去看旧势力挖的坑多深,不看眼前吃多少苦,只想师父的安排中让我修出什么。

最初觉的突破都是象得了一百分那样兴高采烈的,在享受这个一百分的同时,再去得下一个一百分。实修中经历的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是感到在人中无路可走时,一咬牙豁出去了,什么也不想了,就跟着师父走吧。是在人的思维的绝望中, “一了百了”(《转法轮》)的状态下,出现了柳暗花明;在酷似濒死的体验,在脱胎换骨的感受中得到一次次提高。体会突破是要断开这一层的东西,才能上去,这层跟上一层的观念是不一样的,是要改变观念的。开始悟不到这点,总想去达到自己想象中的最好,阻碍达到这个目标的都视为干扰,思想僵化在那,等于紧紧抓住这层东西不放,在抓不住了,不得已的情况下放手了,以为抓不住是得不到那个最好了,可发现是在放手后才得到了那个最好,这时明白,当时看着过不去的巨难就像有人掰开我的手;是师父借用这让我悟道,让我放手这一层的东西,是师父在往上推我。

由于经济和身体方面受到干扰,一段时间我的思想僵化在我要有钱、我要身体好上,把这作为目标,因为身体好可以多做事,可以证实法,在这层看,没错,站在高处看,这是维护人的肉身;是维护人的表面这层的东西, 就因为抱着这层东西不放,所以脱离不了这个层次,蜕不了表面这层壳。师父《转法轮》中讲:“他就是为了让人最大限度的放弃执著心,什么都放弃,最后连身体都放弃了,所有的心都没有了。”在我自己层次从师父讲法中理悟:我们的修炼虽与释迦牟尼佛的方式不同,我们不放弃肉身 ,但要修这颗心,对肉身的执着得放下;不是放下肉身,是放下对肉身的执着,因为肉身也是表面物质中的东西,是这层壳中的东西。感悟想要得到时没有,彻底放下这个想法时,对身体好坏的概念都没有时,是提高上来了,提高了身体自然也就好,就能做很多事,就能更好的证实法。提高后心是稳定的,不再摇摆,相信没有老病死,就象以前相信有老病死那般天经地义,也不再有病魔卷土重来的担心。

用写文章举例,最初的想法是我要写更多更好的文章,就是想把这件事做到最好,往前走发现摔很多跟头是为了磨去这个心,因为超常的理不是去争一百分,那是常人那层的想法,要突破往前走,就得放淡放下‘我’要怎么样这个想法,直到最后没有这个想法了,打破最初的想法的框框,才是突破。因为最初认为的最好是所在层次的,想要提高是要放下这个心,不是一味在自己所在层次中执着追求达到的,是改变原有想法的。

开始我对自己写的已发表的文章如数家珍,后来不断放下自我、不再去感受自我的东西。从最初的我要写很更多的文章,到最后把哪篇文章是我写的这个念头逐渐放到无,没有属于个人的概念了,在共享的大法资源中不再区分出属于‘我’的东西,把脑子里‘我’的东西放下、放空。体会每个人用什么形式去哪颗心是不同的,就是不在于形式是什么样,而是我们做任何事心纯净的成度,达到那个成度,就会出现师父讲到的各种状态。

我曾在房子这个问题上,摔的鼻青脸肿的,我一次次想还有什么没悟到的。从最初的有好房子好讲真相这样的想法,历经反复摔打,逐渐对房子好坏的概念没了,最后连房子的概念也不存在了,只有跟随师父正法这一念。很多问题上都这样,情的问题上也一样,回想起来有一个时期出现的麻烦事,都是针对去各种情的,父母情、同修情的各走了一遍,在摔了无数跟头后把各种情放下,思维中只剩孤身一人,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时,感受到突破了。随之打开了一层全新的、原先没见识过也想象不到的,学法也看到了又一层理。

师父讲:“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可是你跳出常人的层次,在稍微高一点的层次中,你就会发现,常人所认识的这层理,往往都是错的。” (《转法轮》)根据师父讲法,想问题时我就想现在的自己是错的,这样相当于站在更高一层看自己,感悟在自己所在这层看问题,只是刮皮,思想跳出去,不在自己所在这层里看问题,才容易剥下这层皮,这样提高的快。

在找自己的时候,我就想自己的念头是不是被限制,被念头后面隐形的框框,也就是被一层观念限制。用别的同修的事举个例子,一同修说:谁谁这么年轻就走了。我说:你的话里带有年龄大了就该走的因素,是被最表面的老病死的这层框框所限,高层是没有年龄概念的。体悟如果我们修到念头一出都不在表面这层框里,就不受这层框框所限,也就好比剥了分子粒子的最外一层皮。我在念头一出后再倒回来,看这个念头跳没跳出去,就是得下功夫,在经过长时间这样的一个基本功训练后,我在学法中看到《转法轮》中师父讲的:“假如当你進入到细胞与分子之间、分子与分子之间,你就会体验到已经進入另外的空间了。” “我们这个物质身体细胞蜕去之后,而在另外物质空间里存在的更小的分子成份却没有灭掉,他只不过蜕了一个壳。”有了跟以前不一样的理解和感受。另外象打开一层天目一样看到一层理,如: 理悟到师父中《转法轮》中讲的:“人穿不穿衣服都一样了”的一层意思,就是:打比方给我穿上这件衣服我也能看透;表面这层东西迷不住我了。也有师父讲的:“人在房间里,你在外面都看到了” (《转法轮》)的感受;象有透视功能,看原先自己或看有的同修的执着,就象在二楼看一楼那样一览无余。

我的体会就是想怎么脱去表面这件衣服,而不只是只掸掸衣服表面上的土,每遇到问题想我没穿这件衣服时的思想是什么样,每件事、每一念都站在这个角度去想,久而久之,就能脱下这件衣服,就会有突破的感受,学法看到的就不总是一个意思,就会体会到学法的美妙。

最初看到法的内涵,我的感受是超常的,不是常人所能认识的宇宙飞船飞的多高;而是一下被卷入了百慕大那样,以前学法的感受是平面的,原以为那样就将走完修炼全过程了,有些像师父《转法轮》中讲的:“就是因为他不相信,才会造成他认为自己看到的是绝对的,认为就这些了。那还差远去了,因为他的层次就是在这儿。”现在突然打开了一层立体的,明白了自己也就是刚刚起步,明白以前看不到法的内涵,是之前自己没走到这步,没走到这一步;对师父《转法轮》中讲到的很多状态还没有真实的体会。在有了真实体会后,我明白了师父法中讲的世间法与出世间法修炼中的每一步都是要扎扎实实的去做到、去同化完成的。这会儿真的知道了时间的紧迫。

再说点儿学法的体会。

有同修可能说:讲真相的事做的挺好的,还出现这麻烦,意思就是我走出来了,怎么还遇到这些麻烦事,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有多少人是抱着正确的想法去练功的?炼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为善,处处事事都这样要求自己。在公园里练也好,在家里练也好,有几个人这样想的?”我对师父所讲的一层体会是:走出来和没走出来的都要修心, 走出来光做事不修心不行,得按法的要求去做到才行,得“处处事事都这样要求自己。”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人家都知道这个人练功,办公室的人知道,街道也知道,邻居之间都知道他练功。”诉江后有的同修受到骚扰,可能觉的以前没人知道自己,现在暴露了,因此产生这样那样的想法。自己层次理悟:在修炼路上有可能发生和出现的一些现象,师父在法中都讲了,也就是说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和掌握中,表面上看着不好的事,不一定是坏事,正确对待,也能变成好事,感悟不管出现和没出现被干扰状况,能正确认识,都是同化了表面这层理;走过了这一步。感悟师父承认的,我们去做了,肯定在正法中和未来有我们现在体会不到的作用,就是好事坏事不是我们眼前所能看到认识到的这样和这点儿。

有的同修已认识到这点:就是在源头上怎么不让迫害发生,而不是重点在迫害之后怎么营救上。我们都说用法理指导修炼,我就想师父表面法理中有没有讲怎么样做就能避免迫害发生这层理呢,学法中在看到师父讲的:“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 (《转法轮》)之后我理悟到了这句法的又一层意思,还有后面“也用不着你打抱不平了。”的又一层意思。前面师父讲的是:“我们还讲了,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有这样的前提,我在自己层次中理悟到这样一层理,就是我们按照师父所讲从私中走出来,修好自己,就能避免迫害的发生。对这点深有体会,我就是把想要解决什么的想法放下,只想着按师父的要求做,修自己,努力让自己从私中走出来,在当初看着摆脱不开的旧势力如影随形的干扰中走了出来,走在道中;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干扰自然就少了。另外前边这些对法的理解其实也是法点给我的,在想了这个问题后看到的。我在实修过程中出现这样的状态,就是有问题学法中能得到解答,还有:同化法有的就是同化师父表面法理中讲到的一些句、词,出现那样的状态。

师父《转法轮》中讲:“因为他们许多人不讲实修,许多东西也不知道。”感悟我们只有实修;真的去做到,才能体会到师父讲到的很多东西,没做到也就体会不到, 因为没实修到那个层次。师父在法中经常讲到的是:“真的做到”就能出现什么状态,如:“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转法轮》)想想我们有真的做到师父所讲;而没出现应有的状态吗?没有!是因为我们没有“真的做到”才没出现,你实实在在修到那,自然就那个状态,不是站在人中只是用高层空间的理感性的撑着自己。

还体会:不是做到一点儿,就:我实修了,怎么没出现师父讲到的那样?得修出功夫来,修出的功夫得达到那个高度,文章中写出的可能是一句话;我做到哪点出现了什么状态,可那是在长时间反复的在一个问题上摔倒又爬起,吃了很多苦后修出来的。还有个体会:就是看着同样的事,有的同修借这件事需要认识的高,有的就不需要多高,认识到就过去了,就是不看事本身,不看别人,就看借这件事,师父安排中自己要修出什么。

以上是自己学法和实修中的一些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