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中州之蜗

慧淳

【正见网2017年03月17日】

一、黄公好谦卑
齐国有一位黄公,喜好自谦自卑,他的两个女儿,都是国内最美丽的女子。然而,黄公却常常谦逊地称她们长得很丑陋。这样一来,他女儿貌丑的恶名,就传得很远。以致两个女儿,都过了结婚的年龄,却没有一个国人来聘婚。

这时,卫国有一个老光棍汉,冒冒失失迎娶了黄公的大女儿,这才知道她是国色佳人!此后,他逢人就说:“黄公喜好谦卑,故意贬毁他女儿美丽的容貌。因此,我妻子的妹妹,也一定长得很美。”

于是,人们争着向黄公的小女儿求婚,果然,她也是也一位国色佳人。
(源自《尹文子•大道》)

【附言】
就名与实而言,不真实,不仅是徒有虚名、名过其实;倘若谦虚过份,为名害实,这也是一种不真实。而这后一种不真实,却常常被人们所忽视。

黄公好谦卑,竟至谦辞毁女,误女婚姻,而让卫之鳏夫,娶丑得美,违名得实,拣了个大便宜!这恐怕是黄公始料不及的。

谦虚本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但谦虚过了头,就会物极必反,成为一种虚伪。所以,在对待名与实的关系上,既不要刻意求名而自吹自擂,也不必特意避名(实则是避此名而求彼名)而贬低自己,糟踏自已。

总之,“实事求是”最好!

二、心不在马
赵襄主 向王子期学习驭马驾车,不久,他就和王子期驾车竞赛。赵襄主换了三匹马,三次都比输了。

赵襄主说:“你没有把驭马驾车的技巧,全部教给我,所以我三次都落后于你。”

王子期回答说:“我的技巧已全部教给您了,您运用却不恰当。大凡驾车最重要的,是要让马的身体安于驾车,人的注意力集中在马身上,然后才能加速快跑,到达远方。

然而,您驾车时,跑得落后一点,就心急火燎地想赶上我;您跑在我前面时,又怕我追上来,忧心忡忡。但驾车在一条路上赛跑,不是跑在前面,就是落在后头:这都是暂时现象,根本不要去理会它,只管专心地去驭马奔驰。但您却把心思全用在了是否能比赢上我了,还有什么心思去驭马呢?这就是您为什么三次都输掉的原因。”
(源自《韩非子•喻老》)

【附言】
赵襄主的落后,不是输在驭马驾车的技术上,不是输在车和马上,而是输在注意力不集中这一点上。

杂念太多.患得患失。结果必失!

人最难战胜的是自己的这颗心!要想战胜他人,先得战胜自己:管好用好:自己这颗心!

人生的失败,都是用心不当、不正、不善良的结果!

三、 中州之蜗
中州地方,有一只蜗牛,想振作起来,行动一番。它检讨了自己的长短以后,进行计划:它想东去泰山,估计走完这路程,需三千多年;想南到江汉平原,算了一下,也需要三千多年。而后自己算了一下寿命,却不过一天。

于是,它悲愤难忍,就枯死在蓬蒿的枝叶上了,被蝼蚁所耻笑。
(源自 陈仲子《於陵子•人间》)

【附言】
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要根据能力大小去做事,去确定目标,去树立志向。

如果客观条件确实不太好,那么,主观上就应该实事求是,给自己确定合适的发展方向。否则一味地追求高远,不考虑可行性,那就永远也不可能达到预期的目标。不仅自寻烦恼,还会被天下人所耻笑。

中州的那只蜗牛,寿命很短!却偏要想得长远,实在自不量力,贻笑大方!但现在还有人妄图:延邪党而长寿,靠恶帮以逞强;挽腐厦于即倒,垫蟆腿欲高扬!--岂可得乎?能不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