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全球营救平台整体作战

─重点专案中的修炼体会
加拿大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3月17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作为大法弟子,师父无时无刻的呵护着我们,我们每一步的过关和提升,师父都做了苦心且周密的安排。我理解如果我们没做好,关没过去就打乱了师父的苦心安排,同时也加重了师父对我们自身难的承受。

一、师父点化我上营救平台

我于2010年移居加拿大后,居住在一座小城市,刚来的时候也没看到什么华人,由于生活的圈子缩小了,面对面讲真相的机会也不多。联系到当地的同修后,参加当地的集体学法、炼功和交流;使自己意识到了跟上正法进程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当地的同修不多,也没有什么讲真相的正式项目,当地也没有神韵演出,每年都是协助邻近的城市做一些神韵的推广和卖票,还有就是反“活摘”征签。来加国三年后,才听说有上平台打电话这个项目。所以那几年在做三件事上完全没达到师父所要的。

有一天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里说:“你应该上营救平台。”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叫我加入全球营救平台。开始我抱着试听营救平台同修怎么打电话的心态进入了901(明慧当日迫害案件真相组)房间。当时同修们正在交流,我被同修的交流所触动,就心生一念:“就在这个平台了。”后来又听到营救平台协调人讲打重点专案的事,这更激起了我上营救平台的兴趣和冲劲。上营救平台拨打真相电话,我有一个先决的优势条件就是:我对任何人都没有畏惧心,无论对方是省级官员还是国级官员,在我的心目中他们都只是一个人,只是做的工作不一样而已。上营救平台拨打公检法司、政府部门官员的真相电话对我来说没有一点障碍。

二、在拨打大型重点专案中修心

每次一收到全球营救平台有大型重点专案的通知,就知道又要大打正邪之战了,所以打电话救众生的责任感就更强了。自从加入营救平台后,每次的重点专案行动我都不落下。但由于与国内的时差问题,每次专案只能拨打3~6包电话。在重点专案拨打中都会暴露出自己许多没修好的人心,比如:急躁心、显示心、欢喜心、不耐烦的心、争斗心等。我从打电话中发现自己的不足,在对照法和同修的交流中找出自己的差距,达到实际的“比学比修事事对照”(《洪吟》<实修>)在救人的同时真正的提升自己的层次。

每次上营救平台打电话时,无论是重点专案还是平常的营救案例,我都会全神贯注地投入,不走神,不走动,坐在电脑前认真地拨打每一个号码。我明白领到这些号码都不是偶然的,我就应该对这些生命负责。无论对方是否接听,无论接听的众生持什么态度,恶劣的、还是善意的,我都会慈悲地、善意地对待;我知道我拿到这些号码之前已经有很多同修做了前期的铺垫。如果我不能认真地、严肃地、负责任地拨打这些号码,那就是对不起众生、对不起同修的努力付出,更对不起的是师父的苦心安排。拨号前我就会正念地提醒自己:只要正念,不要人心,并默念《洪吟》中的(正念)。如果对方的电话长响铃不接时,我就正念强地对电话号码说:“这个手机号码呀,你听着,我知道你们都是有生命的,现在与我一起救你的主人吧,快去叫你的主人来接电话,你主人得救了你也会有一个美好的去处。”有几次我这样一说,对方就真的来接电话了;但有时不起作用,这与自己当天的修为和当时的正念是否强大有关。所以我悟到:只有在修好自己的同时并本着慈悲的善念和强大的正念讲真相时,才能起到救人的作用。

最近参予的两次重点专案:“辽宁省沈阳市、锦州市、鞍山市的重点专案”和“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重点专案”感触很多,也是对自己修心的一个提升。这两次专案共领了7包电话。第一次重点专案接听率80%,接听时间有长有短,接听比较长的时间是13到18分钟。这4包电话都没有具体信息,只是电话号码。拨打第一次重点专案的第一天,接近打电话的时间时,小孩正在睡觉。我就想趁小孩睡觉时,抓紧时间领案拨打。结果发现我是第一位领案例的人,当时觉得自己领到第一案有一种强大的责任感,所以告诫自己一定要把这包电话打好、打透,带个好头。这包电话是锦州市的,8个号码中除一个空号和一个长响彩铃不接,其余都接了。但对方接听和互动的时间都不长,从几秒到几分钟的都有。第一个号码拨打20次接听8次,每次听4~5秒,对方一听到我的声音即挂;第二个号码空号,拨通第三个号码时,电话一接通,对方语气很凶地问:“你哪里?你叫什么名字?你知道这是哪里吗?这里是专门抓捕法轮功的。” 我义正言辞地说这正是我要拨打的部门。他说:“你敢报名吗?我现在还有30秒,给你定位。”他说什么我也不动心,他在讲时,我发正念铲除解体背后操控他的一切邪恶因素与生命,并默念《洪吟四》中的<正念>:“疾风电掣上九霄,雷霆万钧比天高。横扫穹宇无尽处,败类异物一并消。”和《洪吟二》中的<法正乾坤> :“慈悲能溶天地春,正念可救世中人。”他在那边不停地喊叫,喊叫中并夹杂着骂人的秽语:“你敢报名吗?不敢报名就挂电话。”我保持平和的语气对他说:“我叫啥名不重要,我关心的是你和你家人的平安与幸福。请你静静地听几分钟。人为什么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一张嘴,就是要多听,多看,才能了解事实真相,明辨是非。你也是老百姓的儿女,大家都不容易。”听到这,他语气缓和了,说话的语气没之前那么凶了。他说:“你这么好心,报个名留过联系方式吧,咱们当面谈。”我说:“如果你今天明白了真相,选择善良正义的一面,保护了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在真相大显那一天时,也许我们会见面。”听到这,对方就不再说什么,静静地听我讲真相。对方听了2分多钟的真相后挂断电话。对方挂断后我紧接着再拨打了6次,每次都接听1分多钟。这个电话前后接听8次差不多14分钟,讲了所有的基本真相及善恶报应的天理,特别是详细解析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和“活摘”真相、江魔派亲信谈条件、出卖国土。讲到江魔派亲信和海外的法轮功学员谈条件时,我以威严的语气说:“你知道吗?你们今天的生命都是法轮功学员用鲜血和生命换给你们的,法轮功学员为了你们今天的生命与平安,在沉受着巨难,为你们付出,甚至遭遇被“活摘”的大屠杀。古人云:'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们不仅不报恩,还在迫害你们的恩人,你们的天良何在。” 我在讲时,听到对方叹气的声音。我想对方是明白了一些真相才有此感叹。

这次沈阳市、锦州市、鞍山市专案中还有一位众生接听时间比较长,一位女士接的电话,她与我互动时表现的很不耐烦,说这里是社区,你要我们做什么。我说希望你了解法轮功真相。她就说我为什么要了解法轮功真相,不感兴趣。我说了解法轮功真相对你太重要了,每位中国人都需要做出正确的选择才能有一个平安美好的未来。然后她就不说话了。静静地听了13分多钟的真相,听完我讲的所有基本真相和一些辅助真相并接收了翻墙网址后才挂断。

拨打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重点专案时,我一共领了3包电话,这三包电话接听率70%,接听时间比上一次专案长,最长在半个小时以上。这三包电话中没有骂人的接听者,其中一位接听者在互动时,还很友善地说认同“真、善、忍”,说“真、善、忍”好,说他在外面出差,不方便详谈,叫我等10天他回单位后再打电话给他。

在这里我想与大家分享其中一位众生在接听真相明真相的一组电话。在这个电话拨打中使我感触很深,真正地体会到了众生真正明真相后的那种喜悦感与幸福感。这通电话的拨打中在师父慈悲地加持下正念强地让接听者完全地明白了大法真相。师父在《精进要旨》〈清醒〉中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这个电话是哈尔滨市香坊区某派出所的一位警员手机号,我拨打了5次他接听3次:57秒、3分57秒、21分27分,最后那次是对方明白真相后,在与对方友善地互动中挂断电话。对方第一次接听时,我说:“钟先生,晚上好,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搅你,这个电话对你非常重要,请你静心地听几分钟。”当我提起最近本市阿城区在2月25号200多名警员出动非法绑架了16名法轮功学员时,他挂断电话。第二次对方听了一些基本真相后挂断。第三次接听时,我说:“先生,听真相电话的机会真的不多了,今年为什么是鸡年,金鸡报晓,曙光很快就要到来了,也就是说法轮功真相很快就要大白于天下,一旦真相大白于天下,你就失去机会了,那等待你们的就是大审判台。难道你真的想被送上审判台做江魔的替罪羊吗?并且因你参予了这场迫害还会殃及你的家人、甚至你的子孙后代,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不要再做井底之蛙了,从井底跳出来吧,放开你的心扉听一下真相吧,人为什么两只耳朵,两只眼睛,一张嘴,就是要多听多看多了解,才能了解事实真相,明辨是非。你知道吗,去年习当权者为什么选择6月10日把江魔从家里强行带走,并且它两个儿子也被带走审查了。因为它当初发动迫害法轮功设立了一个610非法组织,高于法律之上,动用四分之一的国库金用于对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绝人寰,惨无人道地迫害和大屠杀。”我看他没挂,紧接着讲了所有的基本真相及善恶报应的天理;大法洪传以及5.13世界法轮大法日,世界各国政要庆祝这一盛大节日的盛况;当前形势,特别是详细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和“活摘”真相、武警举报录音、江魔派亲信谈条件、出卖国土、343和48号决议案、王立军出逃美领馆详情;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以及它卸磨杀驴的事例;贵州藏字石;给了翻墙网址和举报电话,并讲了如何给自己三退和帮家人三退。讲到江魔派亲信和海外的法轮功学员谈条件时,我以威严的语气说:“你知道吗?你们今天的生命都是法轮功学员用鲜血和生命换给你们的,法轮功学员为了你们今天的生命与平安,在承受着巨难,为你们付出,甚至遭遇被“活摘”的大屠杀。我相信你还是有天良的,赶快心动起来保护好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向追查国际大举报电话将功赎罪吧,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紧接着又讲韩广生保护法轮功得福报、张家成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例子;我看他还没挂电话,又讲了很多正义律师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的实例,并把律师给一位重庆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作无罪辩护的陈词念了一遍:“法轮功从传播以来,尤其是被非法打压后,真实的坚守着“真、善、忍”的理念,展现着超越守法之上的道德标准,十七年来,虽然面对侮辱嘲笑冤狱酷刑,他们坚持怀抱善意,承受着漫长而巨大的苦难。按照真,他们揭示讲述着真相,按照善,他们惨遭迫害而无怨无恨,希望唤醒世人的良知,拥有美好的未来,按照忍,他们忍受着苦难,割舍个人的所求所得,坚守着和平,理性,他们忍的坚强不屈,无所畏惧。

他们相信正义真理必胜,十七年来,从来没有以暴抑暴、以怨报怨,全国没有发生过一起法轮功学员因遭受迫害与不公而采用暴力或非法手段鸣冤雪耻的事件,这是一种怎样的舍身救世精神,这是一种怎样的大慈大悲情怀?所展现出的境界甚至已被看作中华复兴、道德回升的希望。律师的这番陈词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法官们,他们都被感动的流下了眼泪.

我讲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对方都没出声,准备挂电话前我问他:“先生,你在听吗?你能回应我一声吗?哪怕是小声回应一下都行。我已经打了一个晚上的电话了,你也听得出我已经讲的口干舌燥了,却舍不得去喝一口水,就是不想耽误时间,希望你能真正地明白真相得救度。”此时,对方回应说:“喔。”我接着说:“我刚才讲的你全都听了吗?”他说:“是的。”我说:“你都听明白了吗?”他说:“听明白了”。我说:“争取这千古机缘将功赎罪,保护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好吗?” 他说:“好” 我说:“把你今天听到的真相告诉你所有的亲朋友好和同事,让他们也了解真相有一个平安美好的未来,好吗?”他说:“好。” 我说我讲的是有限的,你上到那个我给你的那个网址,上面内容非常详细,好好上去看吧,他说:“好的”。然后我说很晚了,你也要休息了,我说了些祝福他和他家人的话语后准备挂电话时,他说:“谢谢你告诉我那么多我以前不知道的真相。我现在什么都明白了。谢谢你!”我说:“祝福你选择了平安美好的未来。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记住了。”当我挂电话时,他一直在说感激的话。

打电话讲真相是一个魔炼人心、去人心的过程。打电话中会遇到形形色色不同的众生:有一接电话就狂骂的、有的甚至骂你祖祖辈辈的;有羞辱你的和说脏话的;还有说下流话的;也有明白真相说感激话的。面对形形色色不同众生的态度就看自己动不动心。每次遇到骂人的众生时,我就想到师父在《精进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着>中的法理:“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

我悟到不论是在打重点专案或平常的案例中,心时刻要在法上,要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师父赐予了我们无量的神通与法力。打电话时如果我们无任何私念地本着救众生的纯净心态,师父赐予我们的神通与法力,就会自然地帮助我们打破对方所有的电话设置假相,解体背后干扰众生得救的障碍,让对方静静地听真相,从而救了对方。

师父在《转法轮》第八讲的<周天>中说:“在很浅的层次中大周天运转就形成一个能量流了,它会逐渐的加大密度向更高层次中转化,会变成密度很大的一个能量带。这个能量带它在运转,在运转过程中,我们在很浅的层次中用天目去看,发现它可以使身体里面的气换位:心上的气跑到肠子上去了;肝上的气跑到胃上去了……如果在微观下可以看到它搬运的是很大的东西,如果把这个能量带打到体外来,它就是搬运功。功很强的人,可以搬运很大的东西,就是大搬运。功很弱的人,可以搬运很小的东西,就是小搬运。” 从这段法理我悟到:我们修的好的时候,我们的能量带非常强大,就像师父在《转法轮》法中讲的“功很强的人,可以搬运很大的东西,就是大搬运。”就可以解体背后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障碍。如果我们修的不好的时候,我们的能量带就很弱,就只能解体背后干扰众生得救的少部分障碍,这样就使众生接电话时听几十秒,甚至不听。

最后以师父的《洪吟二》中的<快讲>来结束我的交流:
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以上是自己最近的一点修炼体悟。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

添加新评论